《一场各取所需的成年游戏》
第2节

作者: 渝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颚的剧痛让明姿画猛然惊醒过来。
  惊觉,刚刚的一切都不过是幻境。
  而她之所以落入幻境,一定是因为司绝琛的皮鞭上涂了什么药。

  难怪那些被他凌虐的女人,上了他的床后,就只能仍由他摆布。
  思绪间,司绝琛的一双魔抓已经撕开了她白色的睡裙。
  “你可真是诱人呢……”
  邪恶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一点点将她往下拽!

  明姿画急出一身冷汗,猛然推开他。
  司绝琛显然有些意外,以为中了他特制的迷药后的女人,都会乖乖听话,没想到这女人意志力惊人!
  “过来!”他的神色忽然阴沉了下去,看向她时,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明姿画眯着眸,强忍着药力对她大脑的冲击,冷笑道:“你是我的丈夫,想要得到我的身体,何必对我用那些女人一样的手段,只要你一句话,我还不是你的?”
  “哼,你知道就好!还不乖乖滚过来,伺候我!”司绝琛眸子里掠过嗜血的冷意,再次命令道。

  明姿画笑得更幽深了,她无畏的耸肩:“要我伺候你没问题,可问题是——你行吗?”
  最后三个字“你行吗”,她刻意加重了音调。
  瞬时就激起了司绝琛滔天的怒火!
  一个正常的男人,都非常忌讳女人质疑他们这方面的能力,更何况司绝琛还是残缺的!
  这些年他之所以在房事上越来越变态,还不是因为他压根就不行!
  因为得不到,所以就要毁掉!
  让那些爬上他床的女人,全都生不如死!
  “滚出去给我跪到天亮!”司绝琛的俊脸狠戾的抽搐,犀利如刀子一样的眼神刺过来,咬牙切齿的怒吼。
  整栋别墅似乎都被他的怒吼声震颤!
  明姿画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直到离开房间,她还感到一丝的后怕。
  不过这正是她期盼的!
  能在司绝琛的暴虐下逃脱的女人,至今为止,她还是第一个。

  罚跪一夜,跟被他凌虐致死,真的不算什么。
  明姿画很快下楼,推开大门出去,跪在院子的空地上。
  之前被司绝琛抽的那一鞭,伤口还在火辣辣的痛。
  不过这还能忍,最难受的要数那一鞭的药力,直到现在明姿画还是感觉到浑身燥热。
  这大概也是司绝琛这么轻易放她离开的原因吧。

  就算她逃得过他各种变态的凌虐,但身体里的药力,仍然会不断的折磨着她痛苦不堪。
  很快,药效开始发作了。
  身体里的热力越来越强烈,几乎是滚烫的,喉咙干涸得让她几乎抓狂。
  再也没有力气跪着,她软软地倒坐在地上,喉咙忍不住溢出了一声申吟,眼神也开始迷茫。

  不能这样!
  明姿画狠狠地咬住嘴唇,很快就咬破了唇上的皮,渗出一抹血液,血液看起来像一盛绽放的妖冶的花朵,美丽至极。
  痛楚让她清醒了些,不过坚持不了多久,很快热力再次席卷而来。
  明姿画浑身又痛又热,感觉自己就要炸裂了。
  就在这时候,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双程亮的高档手工男皮鞋。
  “难受吗?”

  司绝琛阴鸷如地狱般的嗓音传来。
  明姿画麻木的抬头,顺着那笔挺的高端西裤向上望去,看见那张英俊优雅的脸庞,在漆黑的夜幕下,唇边挂着嘲意,眼神幽沉。
  身后还跟着一个推着他轮椅的佣人,和四个身材高大的保镖。
  他,是来看她死了没有吧?
  司绝琛望着面前的人,深邃的眉眼看不到任何的表情,但是他看得很清楚的是她唇边那抹绽开的嘲意。

  他冷漠地对她说:“求我救你呀。”
  明姿画无力地微笑,他无非就是想看她求他而已。
  “就算我求你,你也救不了我!”她的眼神有意无意的扫向他那双残废了的双腿和早已不能人道的地方,暗示跟讽刺的意外明显。
  司绝琛果然再次被她激怒了。
  他的眼神顿时幽冷得可怕,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拎起来,残忍而冷酷地开口:“我虽然不行,不过我养的公狗,一样可以喂饱你!”

  “你!”明姿画被掐得很辛苦,却没有挣扎得力气,她只是用倔强的眼神望着他,美丽的眼眸涌起了层薄薄的雾水,倔强中带着脆弱。
  司绝琛的心仿佛有一根弦,突然柔软得快要断掉一般,力道松了一些,幽深的眸子,就如夜幕下的大海一般暗沉:“或者我身后的保镖,他们也可以帮你!”
  明姿画眼中涌起浓浓的嘲意,唇缓缓地泛起一抹苍白的笑意,然后眼帘垂下。
  “谢谢,我不需要!”

  司绝琛不语,目光像狼一般紧紧锁着她,半晌像扔掉一件废品一样甩开她:
  “那你就在这里等死吧!”
  语罢,命令身后的佣人将他推回别墅,背影一如既往的优雅,上天对他是独天得厚的,即使双腿伤残坐在轮椅上,他依然高贵的如同君王,似乎连黑夜都臣服他的气势。
  “轰——”
  司绝琛走后,很快夜空中就电闪雷鸣,紧接着下起了倾盆大雨。
  明姿画在暴雨中跪着,身体难受又僵硬,最后晕倒在地上。
  半夜的时候,轰隆的雷声,让她惊醒了过来,这才发现自己就倒在水荡里面,雨水还一直往她身上洒,浑身冰冷得厉害。
  不过身体不正常的热度已经消失,就连那莫名的燥火也没有了,看来是这场暴雨救了她。
  明姿画无力地爬起来,回到属于自己的房间里面,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就哆嗦着钻进被子里面,很快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听到门外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紧接着是佣人的敲门声:“少奶奶,你醒了吗?”
  “嗯。”明姿画无力的应了一声,虽然昨晚的暴雨冲散了她体内药效的热力,可毕竟淋了一夜的雨,此时她四肢无力,脑袋眩晕,应该是感冒了。

  “少奶奶,夫人来了,要您下去!”佣人在门口传话道。
  “嗯,我马上来!”明姿画抚了一下额头,掀开被子,下床去洗漱。
  到洗手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之前挨了司绝琛一鞭,受伤的肌肤上竟然已经被上了药,此时不但止了血,伤口愈合了,还一点都不疼了。
  奇怪,她自己明明没有上药啊?是谁趁她睡着了,给她上的药?
  正想着,门口又响起了佣人的催促声,说是夫人等急了,要她马上下去。
  明姿画赶紧收拾了一下,就下了楼。
  楼下客厅的高档意大利真皮沙发上,正坐着一名优雅高贵的美妇,发髻高高挽起,佩带着一套祖母绿的钻饰,保养得益的脸上看不出确切的年龄,五官轮廓却是极其的精致,可以窥见她年轻时一定是个大美人。
  “妈!”明姿画走下楼,低声叫道。
  李焉岚端坐着沙发上,并没有拿正眼看她,只是冷峻的眸光扫了她一眼,“我上次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还要再想想……”明姿画脸皮抽了抽,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婆婆上次的提议,实在是匪夷所思啊,居然要她去借种生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