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9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听他这么说,心里就明白,他这是故意撇开话题,不跟自己谈奇宁高速的事。
  顾秋道,“关于医改,我有一个方案,不知道左书记觉得怎么样?”
  左安邦说,“你说说看!”
  顾秋就把自己的方案说出来,事实上,他在达州任职的时候,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于是顾秋说了,“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做到医药分家,切断医生从药上面做文章,开贵药,乱开药拿回扣的现象。另外,从采购上查根源,对于那种靠医药拿回扣的现象,要坚决禁止。把医院里的架构,分成三大块。一是只管医,不管药。二是只管药,不管医。三是纪检不定期巡查,做医人回访。”
  左安邦听顾秋说得这么全面,心里就明白,这家伙早就在做准备工作了,就算是自己今天不提,他也要搞起来的。
  左安邦说,“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度不小。好好调查一下这个行业,争取在全国率先做好医疗改革工作。”
  顾秋道,“这个应该可以实现,只要我们把心思放在工作上,深入调查,认真总结。”

  左安邦说,“那就抓紧点,不要等人家搞出来了,我们再跟在人家屁股后面。今天就谈到这里吧,我还有事。”
  左安邦说完,马上就站起来,好象要出门一样。
  根本就不给顾秋机会,看来宁德高速一事,又要黄了。
  左安邦出了办公室,对司机说,去富贵山庄。
  他今天约了邵博远打高尔夫。

  顾秋回到办公室,琢磨着这事,必须想办法。幸好他做了准备,跟交通厅姜厅多次打交通。关于宁德高速一事,他决定从上面入手,让交通厅来介入。
  至于医改,顾秋就决定亲手抓,大张旗鼓的搞。要让左安邦知道,自己的心思,都在医改上。
  再说这事,他早有准备,只差火候。今天是左安邦提出来的,顾秋顺手解决一下医改的事,对宁德来说,绝对是一桩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只是医改问题多多,困难重重,需要做好多方面的工作,才有可能顺利解决这个老大难的问题。
  有人说,政府可以给群众报销一定的医药费,提供援助,但顾秋觉得这解不了根本问题。
  以前几块钱,甚至几毛钱能治好的感冒病,现在动不动就得几百上千。几年前还一颗西药,解决这个感冒病,现在的医院动不动就吊盐水,一吊就是一个星期。
  你为他们报销额度是多少?一半?还是六成,七成?
  就算是报销了一半,对普通群众来说,还是一个天文数字。因此,顾秋的决定是坚决打击医院黑幕,让这潭水彻底清澈下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才是正道。
  但奇宁高速的事,也不能忽视,顾秋就决定,来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左安邦提出要搞医改,顾秋觉得这个问题,是迟早必须解决的事。因此,他义无反顾投入医改当中。
  首先,他深入调查,了解。
  关于医改,顾秋成立了一个工作组,全面了解这个行业的本质。一些工作人员说,关于医疗改革,把卫生部门等单位的人召集过来,开几天会就可以了。
  顾秋严肃地指出,改革工作,不是你坐在办公室里,听取一下汇报,开几天会就可以做到的,一定要深入群众,了解民众疾苦。我们的工作,是要让广大群众看得起病,所以才进行改革。如果光从卫生部门了解情况,永远解决不了根本性的问题。
  因此,顾秋自己,也去医院进行调查。
  这天上午,顾秋在罗汉武,以及分管卫生口的副市长,卫生局局长陪同下,来到宁德市中心医院。

  这次下去深入调查,并不是预先通知的。
  顾秋有个惯例,一般下去了解情况,他绝对不会事先通知,以免他们弄虚作假。
  因此顾秋来到市中心医院门口,第一印象就是乱。
  门里门外,停着许多车辆。
  从小汽车到自行车,摩托车,多得没地方停。虽然有划线,但是一个字,乱。
  看到上面有个牌子:停车收费!”

  顾秋就不高兴了,对卫生局局长说,“为什么要收费?人家过来看病,你们应该给予病人一些方便,你们还有理由收费?”顾秋指了指医院门口的几个大字:为人民服务。
  你们就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吗?
  院长,早就跑过来了,卫生局局长冲着他吼,“乱七八糟的,也不好好管管,还有,你们为什么要收费?把停车费给免了。”
  院长诉苦,“市长,我们收费只是为了规范停车场。这里每天的车子太多了,让我们没有办法管制,还有附近的车辆,如果不收费的话,他们就乱停,一停就是几天,有时把路都挡了。”
  顾秋一听这话,脾气就来了。
  “除了收费,就没有别的办法?”

  院长不说话,心里嘀咕着,今天市长过来,怎么就没有人通知。而且,他根本不知道,市长过来是干嘛的。
  顾秋道:“看来你们还没有真正走向市场经济,不懂得什么叫客户就是上帝。医院是服务性行业,你们应该把病人当成你们的上帝,用最好的服务态度,接待你们的病人。而不是用一种高傲的态度,对病人无礼。”
  顾秋指示:关于这个停车收费的事情,你们必须马上解决,如果下次再碰到,在医院看病停车收费,处以十倍以上罚款。
  这话说得极重,院长马上头冒冷汗了。
  至于怎么管理这个停车场的事,还真令人头痛。
  院长就看着卫生局局长,一时没有了主意。
  随后,他们以为市长要去办公室喝茶,开会,听大家的意见。可顾秋只是在门诊大楼,住院部,几个地方走了走。听了一些患者的意见。
  门诊大楼那里,病人排起了长队。
  医院里,一些混在人群中的可疑人物,看到有领导来了,马上悄悄开溜。

  这些人,大都是小偷小摸的人。还有些是医托,他们看到这架势,哪里还敢停留?
  顾秋问一名抱着孩子的妇女,小孩这是怎么了?
  妇女说,感冒一段时间了,在村里的诊所没有治好,拖成了肺炎,就跑到市里来。
  可这都三天了,还是没有床位。
  院长说,“马上解决,马上解决。”
  顾秋要了解的,并不是这些。
  他就问一名老退休干部,退休干部听说是市长来了,就说了很多话。
  “我虽然是退休干部,但是对于现在的医疗状况,极为不满。太贵了,医乱开药,什么药贵,他们就开什么,激素药滥用,顾市长,这种现象,你们可要禁止啊!”
  这时,一边患者走过来,拿着单子在交费。
  “什么?一千六百三,怎么要这么多?”
  里面的工作人员,就把单子扔出来,“等人有了钱再来买药吧!”

  “那你把单子给我啊!”
  他要的单子,是药方。
  工作人员不理他,大喊了一句,“下一位。”
  顾秋见状,把那人叫过来。
  对方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听叶世林说,市长叫过他去问话,他就跟过来了。

  顾秋问,他这是什么病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