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4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眯眼凝视墙壁一角闪烁的灯光,他不知想到什么,忽然脸色一沉,抬手扫落了桌上所有陈设,他动作千脆 利落,又很迅猛,噼里啪啦的声响在寂静的书房里震荡,四面墙壁都是回音,烟灰缸破碎的霎那,乔苍起身踹翻了座 椅,韩北岿然不动立在狼藉之中,对砸落在身上的东西无动于衷。
  “我们现在有多少人”
  韩北说,“金三角损失了两百人,又调集过去五百人,留在广东可用势力不足两千。”
  乔苍听后闭上眼睛,“有叛变的吗。”
  “我们留在珠海的两支人马,投诚常老了,损失一百余人,消息收到这么晚,就是这个原因。”
  乔苍放在桌上的手倏而握成拳,我从他脸上看到一丝复杂的无力的震怒的狠意,几乎只是一晃,便消失无踪。
  常秉尧在南省是老牌的黑老大,叱咤江湖半个世纪,他的号召力非常惊人,是作为后生晚辈的乔苍比拟不了的 ,现在他们相差一千人,常秉尧如果不是年岁大了,又没有子嗣继承,他还真不会甘心把黑道的半壁江山让给乔苍
  我默不作声离开走廊,回到房间等了一会儿,我听见脚步声往楼下去,很长时间都很安静,我推开一道门缝, 书房灯火依然亮着,保姆送走韩北冲了一杯咖啡,我叫住她,让她交给我,打发她去休息。
  我用脚尖轻轻抵开门扉,乔苍背靠墙壁揉揑眉心,察觉门口人影晃动,透过手指看了一眼,“还没有睡”
  我装作不了解发生了什么,间他怎么把东西砸了。
  他落在鼻梁上的手放下,脸上恢复往日的温柔,将我拖入他怀里,“吓到了?”

  我眼眶酸视,不想让他看到,主动伸手抱住他,他感觉到我手臂用力圈住他的腰,微微一僵,我下巴抵住他肩 膀,此时玻璃外万家灯火,没有行人,没有车辆,只有点灯的湖泊,点灯的树,和湮没在星光里静谧的花圃。
  我没有忍住,在他怀里咯咯笑着说,“遇到你之后,这座城最好,最坏的样子,我都见过了。”
  他嗯了声,“然后。”
  这一刻太美,玻璃上是我和他纠缠的身影,像并蒂莲,盛开在阑珊的昏黄里。
  “不管以后怎样,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他将我抱得更紧,他说会。
  “只会是我恨你,你不会恨我,对吗。”
  他闷笑出来,“我也恨你恨你没心没肺,不论我怎样,都不肯将周容深从你心上剔除。”
  我将脸孔仰得更髙,我头顶的灯,依然投射出我和乔苍拥抱的影子,似乎这里的每一处,都是我们。
  “我要你说你一辈子都不会嫌弃我,不会厌倦我。”
  他非常顺从重复了这句话,我笑出来,笑着笑着霎气弥漫,我挣脱他的怀抱,撺着他的脸狠狠吻下去,像发 谢,又像是痛苦,更像是欢爱,他张开嘴迎接我的舌头,分不清谁的唾液,谁的唇,我们吻到天昏地暗,吻到时间 都停止。
  这是一场属于我们的世界末日,末日狂欢,在情欲里盛开,在情欲里裯零。
  我犹如一根柔轫的萆,一簇燃烧的火苗,一半痴狂,一半热烈,在乔苍身上肆意缠绕,我刚生产过他不能碰 我,又不敢伤到我,只能任由我主导,主导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吻。
  我就像妖娆的罂粟,把全部剧毒渗入他的皮肉与骨骼,他抗拒不了,挣扎不了,他被我麻丨醉丨,被我撩拨,被 我惹得心痒,更重要他被我遮住了眼睛,绑住了手,他在库上是我的俘虏,不能逃脱的我今夜唯一的俘虏。
  我发现我是如此炽热爱着他,爱着他的肉体,他的性感,他的嘶吼,他的津壮,他在我身下被我唇舌诱惑得不 断紧绷,起伏,汗水淋漓,我快乐于我取悦他满足他的时刻,看着他颤栗,因舒服而扭曲的脸孔,我也攀上了云端
  浓稠温热的液体像清冽的泉水,如数灌入我口中,终结了我一夜的燥热与饥渴,我趴在他胸膛,汗涔涔抱紧他
  他在余韵里急促喘息,我看到他骨节分明的手紧握良久才缓慢松开,我舔了舔有些黏腻的唇角,目光落在窗柩 下一盏闪烁的河灯。
  这座湖泊入夜后总有许多河灯漂浮在水面,直到天亮才熄灭,乔苍陪常锦舟不归的那些夜晚,我常常去湖边放灯 ,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我早该知道,在我盼着他,又抗拒着他,忍不住想他,想起了又恨自己的那些夜晚,黄昏,清晨。我就是爱着 他的。
  只有情爱才会让人魂不守舍,见不到他的脸低落入尘埃。
  我搂住乔苍的脖子,“乔先生有没有听过,喜欢是乍见之欢,爱是久处不厌。你是喜欢我还是爱我。”
  他笑说这是哪里的谬论,相处久了不会不厌倦。
  我仰起头看他的脸,“那你厌倦我吗。”
  “我对何小姐是例外。”
  我咧开嘴笑,“例外到什么时候。”

  他指尖在我嫣红的唇上掠过,停在中间位置,轻轻点了点,“例外到何小姐这些牙齿都掉光,说话漏气,吃饭 流口水,那一天再熬一熬,也许是厌倦的时候。”
  我哏前晃过那样一幅画面,我们都白发苍苍,脸上布满皱纹,没有了神釆,面容也不生动,他年轻时意气风 发的样子,淹没于滚滚岁月,我也不再美丽,甚至丑陋,我们仍旧能这样拥抱,这样相守酲来,他还是沉默,我还 是清冷,在黄昏里佝偻着背影。即使我不是他妻子,时间不曽诋毀风月。
  我忽然很想哭,仿佛心上一池柔轮的春水觖动,一枝柳叶拂过。
  我闭上眼将自己的鼻尖贴住他的唇,“等到我牙齿掉光,还能活很多年,你会不会厌弃我不要我,去找更好的女 人,比我年轻的女人”
  他若有所思问,“何小姐牙齿掉光的时候,这世上还有我吗。”
  这世上没有乔苍的那一天。
  从此寻不到他,天涯海角都不再有。
  如果那时我还活着,我会怎样。
  我会发疯吗,我会死于哀戚吗,我会发觉自己活着没有半点欢愉吗。
  我这辈子的真情,随容深死了大半,余下的都给了他,撐着欢爱的仇恨。一旦乔苍也离去,我只剩一Ju麻木冷淡 的枯槁,不再恋世分毫。
  我第一次闯入乔苍的世界,是他和周容深在会所包房见面那晚。在此之前,偶尔交错而过,我也不记得,他也 不留意。
  我还记得那样的震撼,怎么会有男人长了一双如此厚利深邃又冷冽的眼眸,他真恐怖,他看向门外的霎那,吓 得我惊惶无措。

  我怎么都想不到,我会和第一眼令我畏惧的男人,牵扯出这样漫长疯狂的时光。
  他就是平静海面乍起的风波,惊了沙滩无意漫步人的脚。
  “乔先生第一次看到我,你在想什么”
  他掌纹横乱的手心在我背上肌肤流连抚摸着,“我在想周容深的女人怎么这么可爱,我一定要千她。”
  他残暴的回答令我扑哧一声笑出来,手指将他两枚唇瓣撅起,拗成一个小小的山坡,“原来乔先生不是在美人 出浴那天看上我,而是在之前就动了不该动的念头,还装得温文尔雅不近女色,一点点诱我上套,其实你心里装 的都是花花肠子。”
  日期:2017-10-11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