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9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安邦道:“这个构想,行得通吗?有几成把握?”
  顾秋摇头,“这要看奇州方面同不同意,如果人家不答应,我们也是无能为力。人家奇州的经济实力,并不弱于我们。”
  左安邦想了想,“资金上,存在多大的缺口?”
  顾秋说,这个要预算之后,才能知道结果。
  左安邦想了很久,“那就等方案出来后再说吧!”

  顾秋有些奇怪,左安邦看起来跟以前大不相同,听他今天的口气,是赞成还是不赞成?
  回到办公室,顾秋就给宁雪虹打电话。
  接电话的是齐雨,她说市长不在,问顾秋有什么事?
  顾秋就说了高速的事。齐雨道,回头我跟她说,让她打电话给你。
  顾秋说行,挂了电话。
  就让叶世林喊来秘书长,罗汉武匆匆而来,顾秋说,“你去一趟奇州吧,搞清楚对方的意图,看看他们究竟有多少诚意。”
  罗汉武问,“左书记答应了?”
  财政大权在左安邦手里,所以左安邦的意见很重要。顾秋点头,“左书记同意我们进行考察,然后拿出一个方案来。”
  罗汉武便说,“那行,我准备一下,马上跟奇州方面联系。”

  罗汉武刚走,叶世林道,“达州的王书记来了。”
  顾秋喊了句,“让他进来吧!”
  王为杰走进来,顾秋发现他面带笑容,就问王为杰,“你笑什么?”
  王为杰说,“高兴呗。人逢喜事精神爽。告诉你,我要结婚了。”
  噗——顾秋喷了,“你又要结婚了?”
  他看着王为杰,“注意影响,你是纪委书记。”
  王为杰道,“纪委书记又怎么啦?感情不好,离婚也不行吗?我也是国家公民,又不是罪犯,我有我的自由。”
  顾秋道:“那孩子归谁?”
  “归我!除了孩子,以前所有的家产都是她的。我可以说是净身出户。”
  顾秋点了支烟,“陆一丹怎么说?”

  “她当然高兴啊,我都为她这样了,她还能说什么。”
  顾秋抽了几口烟,“希望你这是最后一次婚姻。”
  王为杰瞪大了双眼,“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还有再婚的念头?算了,不跟你说这个,有空的话,跟从彤过来喝杯酒吧!”
  顾秋道:“你跟从彤去说吧,我这段时间没空。”
  王为杰郁闷了,“那行,我也不打扰你了。到时来接你们。”
  看着王为杰离开,顾秋叹了口气,“这笨蛋,为什么非得要离婚呢?”
  关于竹昌高速与奇州接轨一事,方案下来了,顾秋跟左安邦去商量。
  左安邦拿起方案仔细看着,看到这条路,将与奇州联接,成为奇州打通沿海的新干线,他心里就不怎么痛快了。
  如此贯通,对奇州的利益更大。于是他就有些怀疑。
  顾秋和宁雪虹之间,是不是已经达成了什么协议。
  顾秋见他半晌没有说话,就琢磨着,左安邦会不会同意。
  左安邦道:“这事先缓缓吧!等奇州那边确定了再议。”
  等奇州方案出来了再议?人家方案一旦出来,还有什么用?这个方案,是必须双方一起,坐下来把问题谈清楚的。
  所以顾秋提议,“要不让奇州那边来人,大家坐下来谈谈这个问题?”
  左安邦说,“那你们先接触一下嘛,差不多了我再出面。”
  顾秋说行,那我试着接触一下。
  离开左安邦办公室,顾秋在心里想,左安邦这次反对力度不大,这说明什么?难道他同意了?
  与奇州方面取得联系,宁雪虹答应过来协商一下。
  此次过来的,并非宁雪虹本人,而且一名副市长带着几名专家同志。
  顾秋一再交待,务必与自己选通过气,再去见左安邦。

  可对方来的时候,顾秋偏偏有事,去了竹昌一趟。他听说奇州的副市长要到了,就匆匆往回赶。
  刚到办公室,他就问接待的人。
  对方告诉他,已经去市委了,是左书记安排人将他们带过去的。
  顾秋暗叫不好,匆匆而来。

  副市长已经把奇州方面的意图,全部告诉了左安邦。左安邦看过他们的方案,竟然与宁德这边完全吻合。
  这意味着,顾秋和宁雪虹之间,应该是暗中达成协议,对他说这事,只是通个气,并不需要他决定什么/于是左安邦提出,修这条路可以,但是竹昌这边的资金,必须由奇州来付。也就是说,宁德同意他们修这条高速,也同意他们从宁德境内通过。但是宁德市,不承担任何费用。
  奇州副市长一听,当时就急了,怎么会这样呢?我们这个方案设计,完全是与你们合作,而不存在谁借道于谁的问题。再说这条路修通了,对你们也有利,怎么就变成了我们向你们求助,所有的资金都紧我们出了?这显然行不通。
  左安邦道,“你不必急着回答我,回去商量一下再说吧!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了。”
  说完,他就离开了会客室。
  顾秋匆匆而来,奇州的副市长正在那里埋怨,这哪叫合作?一点诚意都没有。
  看到顾秋来了,他就喊,“顾市长,你们怎么可以出尔反尔?这么大的工程,视为儿戏,这是什么逻辑?”
  顾秋也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就对奇州副市长说,“先去吃了饭再谈吧,刚才我接到宁市长的电话,她对你这次宁德之行,抱有很大的期望。”

  副市长道,“我看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样合作,八成要泡汤。”
  顾秋对对方的态度和心态,也是十分的不看好,典型的怨妇型,出了问题只会发牢骚。
  顾秋将他们请到餐厅,在吃饭的时候,他才了解到了直正的原因。左安邦提出,让奇州承担所有费用,宁德只是把地方腾出来。这样的合作,肯定不公平,为了修路,自己这部分资金,怎么可能由人家承担?
  难怪这位副市长如此埋怨,顾秋了解到了这事之后。就对奇州副市长说,“我再跟左书记沟通一下,你回头跟宁市长说说。这路,一定要修,必须得修。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达到双赢的效果。”
  奇州副市长道,“你这态度还是非常令人满意的,但是你们左书记,根本就没有这个心思跟我们合作,好吧,我看看再说。”
  左安邦得知,顾秋赶回来了,他就在心里冷笑。
  果然如自己猜测的一样,宁雪虹和顾秋早就通过气了。因为他看到对方的方案,跟自己这边完全吻合,两人联手打造奇宁高速。
  修路当然是好事,更利于交通发展和经济发展,但是他顾秋和宁雪虹搅在一起,准没什么好事。
  修路就修路,为什么非得跟奇州一起修?

  如果这样,自己挤走宁雪虹还有什么意义?
  对于顾秋决定和奇州联手修路一事,左安邦心里已经有了结论。
  奇州副市长走后,顾秋去见左安邦,提及了此事。
  左安邦道:“我正有一事跟你商量,我们是不是可以在医改上做做文章。现在社会上普遍存在的现象,老百姓已经到了看病难,看病不起的地步,我希望你们政府班子,能拿出一个有效的方案,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不起的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