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9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她自己决定要回去了,从彤就拉着老妈的手,“妈,你没必要跟爸生气,我已经跟爸谈过了,你可能真的误会他了。”
  从彤妈说到这事,心里就不痛快,“误会?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我能误会他?”

  小若安说,“对,我才是三岁小孩,外婆都这么大人了,怎么会是小孩嘛。”
  从彤哄着小若安,“别闹,妈妈陪外婆说说话,你去那边玩玩,不要跑开了。”
  “我知道,跑开了就有坏人对不对?我不会跑开的,我会在妈妈和外婆看得见的地方玩。”
  从彤笑了起来,“若安乖。”
  小若安道,“妈妈,你怎么叫我的名字呢,你应该叫宝宝。我是你的宝宝。”
  外婆又笑了,“对,你是我们的小宝宝,宝宝乖,外婆亲一下。”

  “不行,妈妈说,男人不能随便让人家亲的。”
  外婆瞪着眼睛,“外婆也不行吗?”
  “不行,外婆是给外公亲的。妈妈说了,只能给自己喜欢的人亲。”
  从彤晕死了,“妈妈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这话?”
  “我听到的啊,妈妈跟爸爸在床上说的。”
  嗡——羞死了,羞死人了!
  那一刻,从彤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这孩子,什么时候学会偷听大人的话了?

  而且当着老妈的面说出来,尴尬啊!
  老妈看了女儿一眼,语重心长道,“你这么喜欢顾秋,你就要管好他,千万不要他象你老爸一样。”
  “妈!别这样说爸了,我相信他不会这么糊涂。”
  “跟你说你偏不信,他们这种官场上的男人,有时不是他们糊涂,他们清醒着呢?那些女孩子又不自重,喝了几杯酒,就勾引男人上床,你爸就是……”

  从彤一急,怕孩子听到这样的话不好,就哄着小若安,“若安,你过去玩一下。”
  “好的,妈妈,外婆再见!”
  小若安高高兴兴地跑了。
  从彤陪老妈在这边说话,其实从政军的事,的确只是一时把持不住,那天喝了酒,被一个很主动的女孩子钻了空子。

  后来,也没怎么来往。
  从政军自己也说,当时真的不是故意的,也没有这个心。后来到了那份上,发现对方还不错,就没忍住。
  小若安跑去玩,曹慧一个人在家里烦了,出来走走。
  来到公园里,就看到小若安在那里玩耍,曹慧便走了过来。小若安是个很有味的小孩,他喜欢跟大人聊天,说什么他都懂。真要是遇到他不懂的,他就一个劲地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小孩子就是为什么多,有时问得大人都无从回答。
  看到小若安,曹慧喊了句,“若安!”
  “咦,阿姨好!”
  小若安回答了一句。曹慧走过来,“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玩,妈妈呢?”
  小若安道,“妈妈和外婆在那里说话呢,叫我不要打扰她们。”

  曹慧指着他小小的手指头望过去,果然看到从彤和她老妈在说话。
  曹慧就坐下来,“你一个人跑过来玩,就不怕遇到坏人?”
  小若安说,“不会的,看到坏人,我会打110。”
  曹慧看他这么可爱,忍不住笑了,“你又没手机,怎么打110?”
  “你可以帮我打啊!”
  曹慧逗他,“要是阿姨也被坏人抓走了呢?那怎么办?”

  “他们抓你,你就喊吧!救命啊,救命啊——”
  从彤和老妈正聊着,突然听到儿子喊救命,两人立刻站起来,朝这边望去。
  看到曹慧和小若安在一起,从彤就摇了摇头,苦笑道,“这家伙。”
  两人边说,边走了过来。
  曹慧看着小若安,“你不要喊了,你看,别人都看着我们呢。”
  小若安的脑袋,象个雷达似的看过周围的人,然后煞有介事地道:“没关系的,这样坏人就不会来了!”
  “咦,阿姨你怎么不带你的小宝宝过来玩?如果他来了,我们就可以做朋友。我会带他一起玩。”
  曹慧正要说话,从彤他们已经到了,“曹慧,你怎么也来公园了。”
  曹慧道,“很无聊,我又不打牌,坐不住就出来了。刚好碰到小若安,没想到他这么机灵。”
  从彤笑道,“他就是问题多,没完没了。”
  曹慧说,“挺好的,我觉得他真的挺乖,懂得很多。”
  从彤看着小若安,就想起他那句话,这家伙会不会把刚才说的那话,也告诉曹慧了?

  遇到曹慧,从彤正想找她聊聊。可特意去找,又怕引起别人猜忌,这不碰上了,正好打听一下她和左安邦的关系。
  老妈带着小若安去玩了,从彤和曹慧坐在凳子上,从彤就问曹慧,好久没有看到你,你都去哪了?
  曹慧说回家了。
  从彤看着曹慧,“去了有差不多年把了吧,你的身体最近如何?”
  曹慧脸色不好,摇头道,“还是那样子。”
  本来左安邦告诉她,让她假怀孕,装作要生孩子的模样。可曹慧有些不配合。
  从彤就告诉曹慧,“蕾蕾在医院里,要不去看看吧!”

  济世医院目前的形势不错,生意很好,一些国外病人也纷纷赶过来治疗。
  可曹慧有些不太愿意,她已经绝望了。左安邦对她不好,自己又有这种问题,坚持下去实在没有必要。
  从彤说,“你去试试吧,不要轻言放弃。”
  曹慧咬着唇,“从彤姐,你是知道的,象我这样,根本没办法治疗,因为我这是先生性的,自幼身体不好,卵巢发育不良,纵使神仙也无可奈何。”
  这个道理,从彤当然懂。

  难道要移植一个卵巢给她?这种事情,好象还没有先例。
  从彤也在担心,她就问,“可左家这么大,他们肯定不愿意发生这种事情的。曹慧,我们是朋友,还真不希望你落个人财两空。”
  曹慧被触动了心思,她就叹息道,“无所谓了,反正我已经决定和他分手。从此以后,形同陌路。”
  从彤摇头道,“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分手呢!你这么爱他,你舍得了这一切吗?再说,你已经付出了这么多年,坚持下来不容易。”
  曹慧幽幽道,“你是不懂我的处境,他对我根本不屑一顾,连多看一眼都不想。我再勉强留下,又有什么意义?再说,既然付出了这么多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我还是早点下决心吧,免得后面害了他又害了自己。”
  “你真的舍得这一切?”
  “没什么舍不舍得的,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这样决定。”说到心事,曹慧又哭了。
  想到自己这几年以来的努力付出,到头来只是一场空,她能不伤心?怎么说,她也是县委书记的女儿,家里的掌上明珠,如果不是选择左安邦的话,随便哪一户人家,别人可不敢这样对她。
  曹慧说,“我现在已经明白了,勉强来终究不能幸福。再说,他当初原本就没有打算要我,只不过是形势必迫,不得己而为之。现在我什么都看明白了,决定放手。”
  从彤听她这么说,就有些伤感,“这样吧,还是去省城看看,我陪你去啊!看看吧,总归不会是坏事。再说,蕾蕾又不是外人,她会帮你的。”
  曹慧苦笑!

  去省城又有什么用?
  先天性的卵巢发育不良,神仙也难救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