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9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彤说,“什么时候我们去旅游吧!”
  顾秋说目前不行,走不开。
  从彤又想了一计,“那就让妈去旅游。”
  顾秋得意地笑了起来,估计从彤是憋坏了,太久没有放开。从彤见他笑得可恶,就瞪了他一眼,“不许笑。”
  方素芬从顾秋家里出来,没多久就接到颜学全的电话,“怎么样了?”
  方素芬说,“没怎么样,他睡了。我在那里坐了一会。”
  颜学全说,“那你过来吧,我们去富贵山庄。”

  方素芬有些犹豫,“不去了,省得别人见了闲话。”
  “我正是因为这事,要跟你好好商量一下。咱们以后何去何从,得想个办法。”
  方素芬犹豫了,“那好吧!”
  刚挂电话,她老公就打过来了,“素芬,我要出去一趟,对,估计三四天才能回来。”

  方素芬说,“随你,反正我也没有空。”
  等挂了电话,她才长吁了口气。
  叫司机送她到富贵山庄,方素芬对司机说,“你回去吧,不用来接我。”
  司机点点头,掉头离开。
  方素芬整理了一下衣服,进了小别楼。

  颜学全正在房间里抽烟,听到门铃响,他立刻去开门。
  方素芬进来了,颜学全就去抱她,被方素芬给打开。
  “别这样子!”
  看她心情不好,颜学全只得耐着性子。“顾市长什么反应?”
  “没什么反应,他就是那样,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不过我听出他话里有话的意思。”

  “他说什么了?”
  “还能说什么,说昨天晚上太累,折腾了半宿,熬不住。”
  “这有什么?你就往心里去了。”
  “你可以不在意,但我总感觉到,顾市长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你想想,有谁敢跟左书记对着干,他就敢!”
  方素芬分析道,“我听说,他也是有背景的人,而且不弱于左书记。”

  颜学全给她倒了杯水,“那也没办法,我们只能尽量不偏向谁,再说,我们两个可都是常委级别,他们不管怎么样,还得掂量一下。”
  方素芬没主意了,“你想得美,左书记这人,你是知道的,他能允许你这么做?”
  颜学全抽了口烟,“是啊,左书记为人,就是太小气了,放不开。他这人只能唱赞歌,不能说他的缺点错误。”
  “而且他还极要面子。竹昌的问题这么严重,他偏偏不许人家提。”
  颜学全道,“这怎么可以提?这是打人家的脸啊。你也不想想,当初他极力打造竹昌,就是为了给自己涨脸的。可没想到万先进这人,太不给力了,让他丢了这么的面子。谁说这事,他都会急的。”
  方素芬靠在沙发上,“现在我倒是觉得,这个顾市长比较离谱。至少他实干。就拿昨天晚上这事来说,你看他,哪把自己当一个市长,简直就是当一个普通百姓在搞。什么事都冲在前面,要不是他处理得当,估计麻烦更大。”
  “可左书记也不卖他的账,对他的功劳,只字不提。”
  颜学全试过靠过去,想搂住方素芬。
  方素芬有些不耐烦,“你怎么就只想到这事?现在在讨论我们两个的未来,你除了这个,还能做的点的吗?颜学全,你要记住,我方素芬可不是你的玩偶。别把我跟其他女人比。”
  颜学全一脸尴尬,“素芬,我可是真心喜欢你。干嘛这么拒绝。”
  方素芬就气了,“鬼才相信你的话,要不是你,怎么会被顾市长发现?还有,那天晚上跟你,只是我一时糊涂,你可不要认为我从此就成了你的地下情人。”
  “不会,不会!”颜学全讪讪地笑,“我怎么会这样认为呢。在常委班子里,我们是平起平坐的。我只是觉得,我们联手,对彼此更好一些。”
  方素芬道,“那你倒是拿个方案出来啊?”
  看到方素芬较真了,颜学全道,“好吧,我们好好想想。今天晚上就在顾市长和左书记之间,做个选择。”
  顾秋和从彤躺在床上,刚刚小幅度的动作过了。两人正紧紧抱着休息,从彤抬头看着他,“你不要跟左安邦一直斗下去,该让的时候还得让,左家势力大,宁雪虹又不在,没人帮你。”
  顾秋道:“这事你就放心吧,就算是没有宁雪虹,我也不会输的。”
  从彤道,“可我有些担心,他们九大常委中,没几个站在你这一边的。”
  顾秋说,“哪怕没有一个常委站在我的立场上,我还是做我的市长。市长的职责,就是扎扎实实,为人民服务,做事实,做有利于人民群众的事,其他的我不管,他也奈何不了我。”
  “可财政大权在人家手里,你能扳得过他?”

  顾秋摸着老婆光洁的身子,“这个你不要担心,我迟早把财政大权要回来。”
  顾秋说,“别说这事了,他左安邦跟我没法比。”
  “吹牛,你拿什么跟人家比。人家左安邦可不比你差,人帅高大,还是个一把手。”
  顾秋笑道,“说这个,他就真输了。你看啊,他和曹慧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微妙。我知道他不喜欢曹慧,却又不得不拿着她充门面,这是两人的根本矛盾所有。而我不同,有一个象你这么好的老婆,温柔体贴,美丽大方,而且顾全大局。”

  夸了从彤几句,从彤就乐了,“你少给我戴高帽子。如果你真的在外面乱来,我也会生气的。”
  顾秋乐道,“乱来肯定不会。”
  “那你是有计划的来罗?”
  “哈哈哈哈——”
  两个人在卧室里笑了起来。丈母娘起来小解,听到这两口子在卧室里笑,她就摇了摇头。

  嘀咕着,希望小顾不要跟那个老混蛋一样,一把年纪了,还在外面乱搞。
  顾秋对从彤说,“哦,对了,你抽个时间去看看曹慧,你们毕竟是朋友嘛。”
  从彤看着他,“你这是要我去当奸细!”
  曹慧在家里,百般无聊。
  左安邦呢,一直坐在书房里,也不出来说话。还是上一次,他霸王硬上弓,把曹慧给征服了,之后,两人都很少说话。
  每次看到左安邦这脸色,曹慧就心痛。
  她苦苦追求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她已经发现,也明白过来,左安邦不会喜欢自己了。
  都说嫁入豪门,是女人最大的幸福。
  也是不少女孩子一生的追求与梦想,可谁又能想到,一入豪门深似海,再也难回头了。
  曹慧经常这样,一个人独自坐到天明。
  左安邦呢,回来之后,少有好脸色看。今天又让他生气了,组织部长颜学全这家伙,在会议上都说了些什么?
  他感觉到自己被欺骗了一样,被人耍了,所以,他心情非常不好。再加上,回家之后,看到曹慧那张脸,阴郁得要哭了,他心里更烦闷。

  周末,从彤和老妈带着儿子去公司玩的时候,老妈说她要回去一下,要从彤找个保姆带带若安。
  从彤立刻就意识到,老妈还是想家了。
  出来这么久,她的心思怎么样,从彤还是知道的。
  尽管她多次劝慰,让老妈不要跟爸爸生气,老妈每次都假装很强势,不接受这样的条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