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29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熊吃痛,更狂更猛,旋风似的回身去咬瓦西里。结果等待它的却是瓦西里硬塞给它的一嘴内脏。吭哧一口,咬的鲜血飞溅,弄得老熊满头满脸。瓦西里抓住机会一跃而起,跳到老熊的头上,双手并指如刀,残忍的将老熊的眼睛挖了出来。

  老熊的眼睛成了两个窟窿,鲜红的血混着白色的脑浆一古脑的冒出来,原来刚才那一瞬瓦西里已经通过眼眶挖到了它的大脑,这一下彻底要了它的命,这巨兽发出一声悲吼后终于一命呜呼。
  这老王八太他吗牲口了。李牧野简直不忍直视。但更重口味的还在后面呢。
  瓦西里弄死了老熊,立即拿出把刀子切开熊腹,从里边掏出新鲜的熊心脏来塞进口中大嚼特嚼起来。
  哎我去!小野哥自问对食物算比较不挑剔的了,刺身什么的没少吃,但似这般凶猛原始的食物却断然不敢尝试。
  瓦西里吃的满嘴是血,看着李牧野,问道:“要不要来一块尝尝?”
  李牧野摆手道:“算了吧,还是你自己慢慢享受吧。”

  瓦西里粗野放肆的大笑起来,道:“野兽的心脏藏着它们全部的勇气和力量,相信我,如果你吃一口就会爱上这滋味的。”
  李牧野没好气道:“我不需要从野兽身上获得勇气和力量,所以也不想尝试。”
  马尔科夫忽然说道:“瓦西里让你感到吃惊了吧?”
  李牧野点点头,道:“也亏的我还有几分胆色,不然非让他吓尿了。”

  瓦西里还在继续吃老熊的内脏,心脏吃完后轮到胆囊,跟喝酒似的一饮而尽。
  李牧野骇异的看着,舌头伸出去有点回不来:“这他吗还能算是人吗?”
  马尔科夫道:“瓦西里是老虎养大的孩子,他出生在远东,父亲是个伟大的猎手,他四岁那年父亲捉了一只小老虎卖给马戏团,结果雌虎找上门来把他给偷到丛林里哺育,所以他几乎是在丛林里长大的。”
  难怪他敏捷凶残的像一只猫科动物,原来还有这么传奇的经历。
  马尔科夫道:“他十几岁的时候被我发现并招募到军队,多年来一直跟在我身边,虽然已经适应了人类社会,但有些野性习惯却还是没有改过来。”
  这时候瓦西里已经享受完他的晚宴,李牧野拿出刀子过去割下两块熊肉,正准备生火烤了吃。瓦西里忽然阻止,语气十分不客气的说道:“不要点火,会把追兵引来的。”
  李牧野彻底被激怒了:“追兵,追兵,这一晚上你都没闲着的在说这个追兵,老子忍你也就罢了,还他吗要忍这个看不到听不见的什么追兵,如果一直有人在追踪我们,那我的兄弟们为我们打掩护带走的又是什么?”

  瓦西里神情严肃,道:“这个追兵跟那些军人不是一回事,据我判断应该只有一个人,从昨晚后半夜开始就跟上咱们了。”
  “一个人?”李牧野一愣,下意识问道:“一个人就敢来追踪你我?”
  瓦西里挖下一大块白雪搓去手上的血腥,道:“柳辛斯基是知道我的,所以他就算派出千军万马来,也不会完全放心,所以这个追踪者正是他备用的杀手锏。”
  李牧野首先想到了尤里,那个追踪能力极强的老独眼龙。但随即又有些怀疑这个推测。那个人的追踪能力毋庸置疑,但战力水准却并不会比老崔或者自己强。做出这个判断是基于一种感觉,自从体力提升后就具备了某种直觉,一个人强还是弱,几乎是一眼便能瞧出端倪来。就比如这个瓦西里,李牧野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极强。而尤里不是这样。
  “究竟是什么人?连你也没把握对付?”李牧野被他说的有点没底,担忧的问道。
  瓦西里看着山洞的深处,目光像跳跃的火焰,闪烁着狂热的战意,缓缓说道:“这样的人就算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也不多见,据我所知的,能被柳辛斯基请过来的只有一个,如果真的是他……”他忽然顿住,说道:“我当然不希望是他,但如果真的是那个人,我希望你能替我把主席先生送回莫斯科。”
  这句话分明有交代后事的意思。
  李牧野吃了一惊,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以你的实力都毫无机会战胜这个追兵吗?”
  瓦西里道:“如果真是我所想的那个人,而他又追踪到了我们,那我也只好全力去阻挡或者拖住他。”
  李牧野仍有几分怀疑,道:“我这一路还真没看出来你老兄是一个肯牺牲自我成全别人的好同志。”
  “如果你可以阻挡他一下,我当然更愿意亲自护送主席先生回莫斯科。”瓦西里轻蔑的瞥了李牧野一眼,道:“虽然你也算比较出色了,但在那个人面前,却弱的跟一只鸡没多大区别。”
  李牧野有点不服气,这个瓦西里实在是太不会说话了,而且太有些夸大其词。心里不服气,嘴上却不好说什么,索性不说话,等着用事实说话。
  外面天光大亮,日光从东方照进山洞,马尔科夫躺在老熊皮里,吃了几口生肉,最后实在吃不下去,又全吐出来了。李牧野吃不下去内脏,但生撕下几块肉吃还是没问题的。瓦西里一直在洞口附近观察外面动静,似乎随时都在做着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就立即跑路的准备。
  “翻过这片山岭就到了乌拉尔山西麓,那边的气候环境要好些,有很多开发队伍,而且还没有磁矿干扰,只要能跑到那边去,就能跟外界取得联系。”瓦西里忽然从洞口走了回来,一指山洞深处,又道:“风从那边吹过来,这洞应该是通到西边的,你带着主席先生从洞里走,我挡着他!”
  “怎么?”李牧野吃惊问道:“那个人来了?”
  瓦西里沉重额首道:“就在山洞外,也许是因为我昨晚故意留下的痕迹没能误导他,也许是因为那头熊临死前的嚎叫让他听到了,总之他现在已经找到这里了。”
  李牧野从他沉重的口气中听出一股子风萧萧兮的悲壮意味,虽然不大喜欢这厮,但总归是同仇敌忾唇亡齿寒,眼见他斗志虽盛却毫无自信,忍不住喝问道:“你倒说说看外面那人究竟是谁,他就算是三头六臂的妖怪,也得有个名字吧?”
  一个苍老的声音:“年轻人,我已经进来了,你当面问不是更好?”
  李牧野大吃一惊的是,这个人竟然说的是汉语!
  瓦西里的勇武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而那个人却完全看不出深浅,一眼看过去就像个普通老人,前进帽,蓝色工作服,白手套,留着灰白相间的长胡子,一双眼闪烁着笑意。
  李牧野毫不犹豫的架起了枪,但老者的枪要更快!他用的是一把老式大口径黑星,一枪打在李牧野当胸,如果不是防弹衣立功,这一枪就直接要了李牧野的命。子丨弹丨打在胸膛上,巨大的撞击力作用下,李牧野顺势一倒,躺在了地上。
  这时候,瓦西里扑了上去,挡在老者身前,用俄语叫道:“霍先生,想不想跟我来一场勇者之间的较量?”
  原来这老头子姓霍。李牧野躺在地上忽然灵机一动,没有急着站起来。

  霍先生道:“我受人之托前来取两个人的性命,你本不在其列,但既然你提出来要跟我一决生死,身为同道中人,我应该成全你求道之心。”说着,把手枪收起,冲着瓦西里摊开双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