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2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是赌徒,而且,赌的很疯狂,我看着他现在的模样,真的,很后怕,如果是我,那我会是怎么样?我看着那竹签插进手里,很疼,疼的我下意识握起手来。
  “还活着呢,还有心跳呢。。。”
  我听着有人说话,急忙蹲下来,我伸手摸了一下,确实还有心跳,我朝着楼上看了一眼,三十二楼啊,这跳下来还有心跳,不过也难怪,他掉进了垃圾桶里,里面都是垃圾,很软。

  我说:“叫救护车,快点叫救护车。。。”
  我说完,就看到有人打电话,我站在那里,看着吴彬,这个时候,我突然不想他死了,我想到了那句话,做人留一线,是的,要留一线。。。
  他现在这个样子,很惨,真的非常惨,那么牛逼的一个人,最后被逼的跳楼,虽然我赢了,但是现在我感觉到我的手段有点残忍。
  田光拉起来我,说:“邵飞,你又要犯错误了,现在,你应该转身,跟我们一起去喝酒,而不是在这里,做什么善良的死神,你要清楚的知道,他是为什么要跳楼的。”
  我看着田光,我说:“如果有一天,躺在地上的人是我,怎么办?”
  “那么你的敌人肯定会跟我们一样,先去庆祝。”田光说。
  我内心颤抖了一下,我说:“真的吗?真的就那么狠吗?他还可以救一下。”
  田光笑了一下,说:“你救活他的人,能救活他的心吗?这个样子,活了也是个废物,那样的你,反而显得更残忍,真的,你让他像一个废物一样活着,干什么呢?时时刻刻的提醒他是有多残废吗?邵飞,你狮子,狮子有时候会有同情心,这是作为领袖的恻隐之心,但是,你做不了什么。”
  他说着,就拦着我,一把将我搂着,要拉我走,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我看着救护人员从外面跑进来,看着他们抢救吴彬,我站在了当场,看着。
  “颅骨骨折,胸腔有异物,外伤严重。。。”
  “失血过多,必须立即手术。。。”
  我看着吴彬被抬上担架,我看着他跳动的眼皮,他很想睁开眼睛,那张曾经不可一世蔑视世界一切的眼睛想要睁开,但是却怎么也睁不开,浑身都是软绵绵的,像是骨头散架了一样,我看着他,很惨。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这句话在我心里扎根了,我清楚的知道,这就是我们赌石的人的下场,我也是赌客,超级赌客,赌石大王,翡翠皇帝,但是我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赌的越大,赢的越多,最后往往的下场就是越惨。”
  突然,我看到了他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那笑容像是解脱了一样,我手指颤抖的指着他,我说:“你们看到了没有,他,他笑了。”
  所有人都看着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田光搂着我,说:“兄弟,今天晚上,属于我们,不属于一个失败者,我们去喝酒,喝醉了,你就什么都不会多想了。”
  他说着,就强硬的把我拉走,我出了巷道,看着吴彬被抬上救护车,我不知道他会怎么样,但是,最好的结果,也是残废而已,我上了车,车子朝着瑞丽腾冲开,远离珠宝街,今天晚上,我包下了腾冲所有的温泉会所,一路,我都在沉默。
  又一个人死了,我的对手,强大的对手,但是,我感觉到了寂寞跟后怕,死去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都是曾经我的对手,很强的对手,我做梦都想他们死,但是现在真的看到他们死了以后,内心觉得很后怕。
  “光哥,是不是那些敌人也会做梦想着我们去死?”我问。

  田光笑了一下,说:“那是当然的,你以为你是好人吗?”
  我苦笑了一下,我不是,我从来都没有去感受过别人的感受,但是看到这么多惨烈的死亡之后,我突然对别人的感受有点感触了,我看着吴彬的手,那张手上都是竹签,一定很疼吧,我摸着手,如果是我,那该是多么凄惨的一场死亡啊。
  车子到了腾冲,我们下了车,我有点麻木,对于兄弟门的问好,我都没有答应,到了会所,我只有用酒精来麻丨醉丨我自己,我拼命的喝酒,拼命的想要灌醉自己,想要自己远离那种后怕。
  我一直喝,但是越喝越清醒,越喝身体越是灵敏,周围的一切,我似乎都能听的清楚了,看着也觉得越发的清晰了,所有人的脸面,都在我眼前呈现,都像是恶鬼一样,在酒精的刺激下,露出了狰狞的一面。
  我笑了一下,原来,我一直都生活在地狱里啊。

  深夜十二点,李吉走到我耳边,小声的说:“飞哥,他去了。”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心里一阵沸腾,突然,我忍不住了,站起来,朝着洗手间里冲,我趴在马桶上,疯狂的吐着,把所有的一切都吐出来。
  翻江倒海,所有的一切。
  李吉拍着我的后背,我并没有太舒服,我看着马桶里的自己,很恶心。
  他最终还是去了,意料之中的,他最后的笑容,让我觉得难受,他是解脱了吗?
  或许是吧。
  赌石成就了我们,但是我们同样因为这份成就而感到惶惶不可终日,我虽然现在风光无限,但是我知道,我是步步危机四伏。
  他是解脱了。
  我又什么时候呢?

  但愿,不会像他这么惨!
  台球在桌子上不停的旋转,我拿着球杆,看着没有进洞的球,觉得难受,就差这一杆,我就可以全灭了。
  李吉站在一边,说:“师父,你该去公司了。”
  我看了看时间,我说:“还早,在玩一局。”
  周瑶叹了口气,说:“师父,真的不早了,今天该开会了,需要做总结,做盈利分配,很多事情。。。”
  我听着,就拿着沙头在球杆上摩擦了几下,我说:“这么多事情吗?那我不去了。”
  听到我的话,两个人显得很无语,我笑了一下,我说:“你们两个去吧,这些事情,你们能搞定的。”
  我说着,又打了一杆,一杆进洞,我很高兴,很快就把球带里的球给拿出来,两个人看着我,真的有点无语。

  我不想在去公司做什么事情,很烦躁,公盘昨天结束,今天就要做总结,我是个无拘无束的人,虽然现在看上去我很自由,但是,我却被事业,工作,势力牵扯着,他们占据了我太多的时间。
  人,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才说自由,而是,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这才是自由,我现在就不想做这些事情。
  我看着他们两个不动,我说:“做不好是吗?如果你们没有能力,那么你们可以退下来,我找另外的人做。”
  两个人都觉得我挺不讲道理的,周瑶说:“我感觉你在逃避什么,你雄心勃勃的得到了一切,但是现在又显得,有点想要把他们推出门外一样。”
  “不要多想,快去工作吧,我是你们师傅,也是你们老板,我花钱请你们,总不能什么都要我去做吧?那要你们干什么?”我说。
  日期:2017-09-19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