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1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彬深吸一口气,眼睛瞪的大大的,他转身看着我身后的人,突然笑起来,说:“好,邵飞,我就赌一把,你别让我赢了,老天,你千万别让我赢了,如果我赢了,我会记住你们今天给我的。”
  我听着就点头了,我说:“我在这里等你,市场里有的是切割的师父,你赌赢了,我全部接盘,你赌输了,也可以来这里找我救济,但是我相信,你吴彬吴老板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吴彬没有说话,而是出去了,我看着他离开了,就笑了一下,梁英说:“我并不想弄出人命,但是,我又不希望他活在这个世界上。”
  梁英的话,冰冷而狠毒,我捏着手指上的戒指,田光说:“这件事,我来解决,柱子,找几个生人来做,要干净点。”
  柱子点了点头,就出去了,所有人都坐了下来,等着最后的结果,我没有去看吴彬赌那块料子,其实也是紧张,那块料子是我精挑细选的,可以说是美丽与风险并存的料子,那些裂,很大,如果涨进去了,他就死定了。
  但是,赌石嘛,输赢天定,就算是我再有本事,也无法窥探到里面的情况。

  吴彬啊吴彬,输赢,就看老天了,像你这样的人,无恶不作,又卑鄙无耻,相信老天一定会长眼的!
  等待的美好时光,在于等待的事物是美好的,如果等待的事物是一件可怕的,那么等待就成了一种折磨。
  我们坐在办公室里等着,我看着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但是这个时间,恰恰是珠宝街棚户区商户开张的时间,这个时候,他们的生意是最好的。
  瑞丽的天气很闷热,日照很长,往往七八点还有有太阳,所以,晚上十点,是出摊的最好时间,而晚上的光线,又是看料子的最好光线,所以,晚上很多人淘料子。
  李吉站起来,说:“师父,要不要我下去看看?”
  我摇头,我说:“不用,等着就行了,吴彬这种人,不用我们收,必须得天收。”
  李吉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我手机响了,我看了一眼,是缅甸那边的电话,我就接了电话,我说:“喂。。。”
  “邵老板,你好啊。”
  我听到是金丝眼镜男的声音,就笑了一下,我说:“谢谢,希望你不好,我也会让你不好过的。”
  “哼,邵先生,我还是一直抱着我们能合作的态度。”金丝眼说。
  我听着就叹了口气,捏着鼻梁,这种人真的可怕,死缠烂打,又他妈的有手段,被他缠上,真的就像是被阎王的小鬼给缠上了一样。

  我说:“有什么要说的,快点说,我很忙。”
  “刚才,我看到新闻,你办的公盘很成功,你赌赢了两百亿,真的是可喜可贺啊。”金丝眼说。
  我没有说话,准备挂电话,但是金丝眼很快就说:“邵老板,你赚了钱,一定要帮我们也赚一笔才行啊。”
  我苦笑了一下,我说:“凭什么?”
  “凭什么?邵先生,我想,你不想知道凭什么,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那么我们也不介意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但是这个惊喜,你能不能承受的起,那就另说了。”金丝眼笑着说。

  我听着他的笑声,就觉得可恶,我说:“你他妈的。。。”
  “帮我们安排一艘货轮,我们要以你的公司的名义,走一批货到泰国去,上次的生意,你让魏先生很不爽,这是你弥补错误的机会,不要错过,否则。。。”金丝眼冷笑着说着。
  我解开领口的扣子,这个混蛋,是吃定我了?妈的,我说:“你不要着急,你想死,我肯定会满足你的。”
  “噢,邵先生,看来,你选择了对抗啊,那对不起了,我只能在给你寄送一点东西了,希望你看到之后,不要伤心。”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有点恼怒,妈的,这个混蛋,我把电话拍在桌子上,内心很愤怒,真的,上次他给我寄送了一件东西,让我至今还觉得恐怖,他有多狠,我是知道的。
  “李吉,多派一点去家里,把家里的安保在提高一点。”我说。
  几个人看着我,都觉得有点不解,我说:“那个金丝眼打电话,让我帮他们走一批货还威胁我,我怕家里出什么事,所以。。。”

  田光点了点头,说:“有些人,对于死亡一无所知。”
  我苦笑了一下,田光要我把对付金丝眼的事交给他,他已经在办了,但是,似乎还没有到动手的时机,可见金丝眼是有多难对付。
  我坐在办公室里等着,等的有点心烦,我说:“还是下去看看吧。”
  我说着,就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几个人都跟着我,下了楼,我看着广场上有不少人都在忙碌,机器,吊机,都在,我看着吴彬,站在一边,很严肃,他是有点狼狈的,西装脏了,领带乱了,那胡子也显得有点扎心了,尤其是那规整的头发,变得有点乱糟糟的,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得意又贵气的吴彬了。

  我捏着戒指,站在一边,料子很大,有一吨多,天津人叫他大宝,这证明这块料子是有盼头的,就是裂,如果裂进去了,所有的盼头都没有了。
  我看着吴彬在忙活,他不停的指挥着工人,吊装,捆绑,料子很快上了切割机,一吨多的料子,也没有什么值得开窗的了,吴彬也没有开窗,因为他知道,他手里的料子,现在除了我买,没有人能买,也没有人会买。
  所以,他只有把料子给切了,这是一次倾家荡产的赌局,他赌上了一切,如果赢了,那么我就危险了,以吴彬的性格,他一定会利用所有的能力,资源,以及我的敌人来对付我,所以,我希望他输。
  我听着切割机的声音发动了,料子开始切割了,我们就站在一边,看着工人一边冲水,一边切割,整个现场很多人围观,那些棚户区的老板,有的都放下手里的活,来这里围观,虽然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这么大的料子切割,还是能吸引他们。
  沉默,大家都在沉默的看着那块料子,料子在理片,因为料子太大了,所以只能理片,我看着这块料子,一吨重,皮壳很好,很薄,灯光下,都能见水见色了,所以,这块料子的种水颜色,应该都是没问题的,要赌的,就是裂。
  切割机的声音,让我内心烦躁,我看着吴彬,他站在远处,死死的盯着,我不知道他内心现在是什么一种想法,但是我看到他猩红的眼睛,我知道,他已经红眼了,像是一头被逼入绝境的猛兽。
  我们之间的战争,是看不见的,但是很残酷,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是他吴彬自找的,如果当年,我坐牢的时候,他选择保留我,不,甚至是,我出来之后,他没有选择打压我,那么今天都不会是这个结果,所以,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