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下来就为阴阳守界人,阴兵过境家中三个鬼魂陪睡》
第23节

作者: 散人天天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我的傻哥倒在了地上,步履阑珊地走了过去。
  我和爷爷只得在后面跟着。

  此时李岩已经查看了我哥的情况,冲着我们轻声地道,“那个鬼将他的魂魄给冲散掉了。”
  爷爷讷讷地说不出话来。
  李岩做法本来要救爹的命,谁知道爹的命没就过来,反而将我傻哥的命而丢了。
  他似乎感觉格外歉疚,站到了一旁。

  日期:2017-10-10 22:55:00
  可在这一刻,我哥格外清醒,见到我爹走了过来,竟然开口问道,“爹,我是不是要死了?”
  我从来没见过哥的这个样子,眼睛一酸,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爹赶忙颤声说,“胡说什么,你好好的,你只是病了,躺两天就好了。”
  我哥摇了摇头,“不…你别骗我,我要死了…我知道,我刚才还看到娘了,娘来接我了。”
  他这句话说的我们全家都落下了泪来。

  哥抬手想擦拭我爹的泪,却怎么也抬不起来,他又道,“我浑浑噩噩…到现在,走了也是一种解脱。”
  接着他突然想着李岩道,“求您…求您,将我头顶的…那什么火转给我爹。”
  我爹才明白他的借寿并没有成功。
  这一句话说我我们所有人一愣,我哥似乎记起了之前的事情。
  可我们谁也没想到,哥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他又艰难地望着李岩道,“可以么?”
  李岩也颇为震惊,嗯了一声,“只要有人愿意借,有人愿意接,原则上是可行的。”
  不料我爹却摇头不同意。

  哥脸露苦笑,咳咳了两声道,“爹,我要走了,你得活着,好好照顾我爷爷还有我弟弟,找出是谁要害咱们家。”
  日期:2017-10-10 22:55:21
  爹已经泣不成声,就是不答应。
  李岩在旁边道,“他身上的魂魄已散,但头顶的命火还在燃烧,不出一刻钟就会灭掉,你就满足他生前的最后一个愿望吧。”

  哥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露出祈求的眼神,那眼神如一个孩童,一动不动地望着爹。
  趴在地上的爹没有再反驳。
  李岩立时施为。
  他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画轴一样的东西,打开之后,却是一张空白的纸张。
  再次问了爹和我哥的生辰八字,竖着写在了两侧。
  然后刺破他们两个的中指,盖章一样的按在了各自的生辰八字下面。
  他用手按在白纸之上,嘴中不停的念诵,只见生辰八字上的血指纹渐渐消失,升腾起了淡红色的氤氲。

  再接着,李岩让爹冲着我哥磕头。
  我骇然,爹也骇然,哪有爹跟儿子磕头的?
  当长辈向晚辈行大礼的时候,晚辈通常会说,您这不是折我的寿么?
  现在我终于知道这话的出处了,这话肯定就是从道法中借寿而来的。
  现在就是要将我哥本不应绝的寿命,转嫁到我爹身上来。
  满含眼泪的爹抬头震惊的望了李岩一眼,李岩点了点头,“现在他已经不是你的儿子了,他魂魄散失,或将重聚去投胎,现在留下的只是一具驱壳。”
  日期:2017-10-10 22:55:46
  听了李岩的话,我爹仿佛顿悟了什么,慢慢地朝着我哥跪了三下。

  跪完之后,我哥脸露微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而纸张上那写的他的本辰八字,也渐渐模糊。
  李岩一把火将这张纸烧去,我抬头再看我爹的时候,他头顶不再有华彩,眼睛也没有那么亮了。
  我知道,哥的火炎肯定去了我爹的头顶。
  爹是救回来了,但我哥死了,我不知是高兴还是该哀伤。

  想了很久,觉得我哥说的对,这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醒来的爹第二天早早的起身,去找孙木匠,将上次棺材的钱结了,然后再买一口新棺材。
  看到爹突然醒转了过来,村里人议论纷纷,而知道昨夜我的傻哥死了,更是说什么的都有。
  我哥被放进了棺材里,传出去的消息是昨夜得了急症死的。
  在我们守灵的时候李岩出去了,他说事情已经有了些眉目,在两天之内,绝对能找到是谁在害人。
  可中午的时候,我发现我哥的棺材上贴了一张黄黄的纸条,下面写满了小字。
  我竟不知道是谁贴上去的。
  因为早上有很多人来我们家安慰我家,随上份子钱,这是山村的习俗。
  根本没人留意我哥的棺材。
  字是那种工工整整的字体,上面写着,“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二十年前,血溅陈窑。”
  日期:2017-10-10 22:59:36

  我赶紧拿去给爷爷看,爷爷看后皱眉不语,迅速地将那纸条点燃了,让我别跟任何人说这件事。
  我为他为什么,爷爷脸色吓人,“你要想全家人都好好的活着,就谁都别给说。”
  我本来要将这件事告诉李岩的,现在吓的也不敢给他说了。
  中午的时候,李岩回来了,他告诉我爹和我爷爷,村里的风水改变了。
  每一处人居住的地方,都有一个小的风水门,这个小的风水门,有从生到死的八门,这八门所在的方位对人的运势都有影响,而本应开在村外的死门,被人硬生生地挪到了我们家。
  所以才有之前的阴兵走夜,才有鬼魂不停的朝我们家涌。
  李岩道,“能做到这一步,绝不是一般人,不知暗中经营了多久才能改变这一村的风水,这人和你们家肯定有深仇大怨。”
  想起那张小纸条,我觉得我们家绝对有大仇人。

  爷爷对李岩说了声有劳,就没有再说什么。
  午饭后跪灵的间歇,李岩将我叫了出去,有些神秘的问我奶奶是怎么死的。
  我奶奶死的很早,当时我还不记事,听爹说好像是吊死的,就以为这事,爷爷才在山半坡另搭了一个屋,吃斋修佛的。
  李岩继续问道,那你娘呢?
  娘是在我五岁的时候死的,好像得了一场奇怪的病。

  李岩嗯了一声继续问,那你二伯的老婆呢?
  这个连我都说不清楚,听爹说过好像是疯了之后投井了。
  李岩越问,我越觉得不对劲,李岩自言自语地道,“小钰的死,是必然还是偶然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待续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