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下来就为阴阳守界人,阴兵过境家中三个鬼魂陪睡》
第21节

作者: 散人天天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关重大,爷爷还是走到了我哥面前,用一本正经地语气对我哥道,“今天救你爹,你在一边玩,千万不要过来捣乱,不然你很可能就没爹了。”
  傻哥哦了一声,看了看爹,然后抓着那只木公鸡远远地走开,找到了一个地方坐下,拨弄起那只公鸡头来。
  见安定了我哥,李岩在爷爷和我的后背上同样贴了那种符篆,并且叮嘱我们,在他做法的时候不要出声。
  他领着走进这个硕大的打谷场,点燃了两侧悬挂的两盏白灯笼,这时候我吓了一跳,地面上竟然用血红的朱笔画着一个硕大的八卦,八卦的中心立的正是那只灵傀,灵傀纸衣的外面,贴了大概五张符篆,符篆中怪异的笔画我不能识,只看到最中间写了一个“召”字。
  后来才知道这是符胆,代表着一张符的属性,而这五张符,是通灵只用的。
  虽然后来我见过很多奇怪的符,没有符胆的符也很多,但是此时,我是靠看符胆处的字,来猜测这符是做什么用的。

  日期:2017-10-10 22:48:08
  至于为什么选用数字五,可能也有讲究,山村人都知道五为阴数,上供时候摆出来的数目,长长是上二下三的阴数五。
  而八卦的外侧,插着十二面颜色各异的旗子,我围着这些旗子走了一圈,只见每面旗子下面都写着一个朱红的大字,“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十二生肖!
  李岩让我们扶着爹走近了那个灵傀,此时用竹签刺了我爹左右手的中指,将指血滴入了灵傀的头顶。
  在接着他指着写着“午”字的方块道,“奉天爹属马,你们两个扶着他,站在那上面。”
  心中又奇怪有惊诧,想细细询问,但李岩已经下了禁口令,只能照做。

  待扶着我爹站好,李岩才道,“一会该叩拜的时候叩拜,若一炷香之后,灵傀身上的五张符仍有在的,眼中出现了黄火,那就说明施法成功,奉天的爹会在添上三至五年的寿元。”
  我虽然想反驳,怎么才添三至五年的寿元,我爹方当壮年啊。
  可李岩不让说话,再说要没有李岩,估计连几天的寿命都没有了,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那就知足吧。
  讲述清楚之后,李岩点燃了香火,从身后抽出了一把短短的成黑色的木剑,上面刺了一张黄符,脚步错落有致的迈动,口中道,“雨滴向阳草,花开有缘人,今刘姓子孙远图,方当壮年,敬天悯人,恪物行善,本该延寿先考,未料凶灾临身,愿浩浩母土以爱人之心养之,玉皇道李岩拜上!”

  这不像是咒语,而像是一篇祷告的文书。
  日期:2017-10-10 22:48:59
  话语未落,他手中的黑木剑晃动,上面的黄符自然起来,化作一团火落在了地上。
  周围的小旗子突然同时晃动,可我却没有看到一丝风。
  转头在一看,插在我们这的小旗子却纹丝不动。 
  按照李岩的说法,此时我们应该让爹扣头了。
  我和爷爷赶忙架起爹,让他朝灵傀所在的方向跪拜。
  爹失去了对他身体的控制能力,死沉死沉的。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了咯咯吱吱的声响传来,却是从灵傀那。
  灵傀有了反应?

  灵傀有感,对我们来说,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说他是好事,是李岩勾连地气之兆;而说它是坏事,我看见随着灵傀的晃动,有一张符飘落了下来。
  飘落过一张之后还没片刻,再接着又有一张符篆落了下来。
  刚才还贴的老老实实的符篆,此时就像是风中的黄叶,禁不住一点微微的晃动。
  第二张、第三张、落到第四张的时候,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因为灵傀的眼眶处根本没有出现黄火,而插在地上的香,才燃烧了不到三分之一。
  完了,虽然我想我爹好好的活着,但是我看到最后的一张符篆也晃动了起来,就要从灵傀身上剥落而下。
  不知道李岩通的是何处的神灵,看来这神灵也小气的很,连多供养一个人都不愿意。
  日期:2017-10-10 22:49:29
  我祈求有奇迹出现。
  但是没有,那张符已经掀了起来。
  我和爷爷同时感觉到无力,几乎要架不住爹,而让他栽倒在地上。
  可李岩却在此时动了。
  手指在那黑木剑上一划,大声道,“地生万物以养人,人怀慈悲以敬地!该收则收!当留则留!留!留!留!留!留!留!”
  李岩一连说了七个留字,抓着黑木剑朝着地面刺了过去。
  随着他的一刺,灵傀眼中猛然放出黄色的亮光来,好像一个沉睡的人突然醒了过来!
  而那张晃动的符篆,终于在还有一点粘连着的时候,停止了晃动。
  十二面小旗子也静了下来。
  我们又惊又喜。
  可这时,李岩手中的木剑却动的厉害,好像有一股极大的力要将其顶上来。
  本来单手攥着木剑的李岩,此时不得不弓下腰来,双手攥住了木剑,和这一股力量抗衡。
  木剑往上一窜一窜的,李岩却尽力往下压。

  看来他是想拖到香火熄灭,这样算是让着一片土地神灵强行供养我爹的性命。
  我希望他能成功。
  万籁俱寂。
  日期:2017-10-10 22:49:50

  在我们焦急的注视中,时间在一点一点的过去,终于,那支香火还有最后的一小截,在两三分钟之内绝对能燃完。
  就在我以为能成功为爹续命的时候,耳中突然传来了我哥说话的声音,他似乎喊住了什么人。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除了我们这,四周连人影都看不清。
  山村少有赶夜路的,就算有,也不会来这么荒凉的地方。
  不管是谁过来了,冲撞了阵法,我爹的借寿都会功亏一篑。
  我一边架着还跪在地上的爹,一边慢慢地回过头去。

  看到傻哥确实拦住了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孩子!
  一个浑身雪白,穿着红肚兜,扎着朝天辫的孩子!
  这个孩子要过来!
  我像突然是被电击中。
  鬼婴!这是那个出现在我家,和我哥玩耍过的鬼婴!
  日期:2017-10-10 22:50:51

  此时这个鬼婴非要过来,显然是要扰乱李岩做法,不想让爹成功借得寿命。
  李岩说借寿是逆天而行,当时我以为他只是说说,到现在我才知道问地借寿的艰难,能走到这一步极为不易,没想到此时却杀出一个鬼婴来,要将我们所有的努力化为泡影。
  只要李岩稍稍分心,这一切都完了。
  这个鬼婴和藏在暗中的人,必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见我哥挡路,它绕着从一边飘过。
  我带着愤怒的目光看向了那个鬼婴,心想那个人还在暗中窥视我们的一举一动,要不然怎么我们家做什么他都知道?
  可我没想到的是,鬼婴过不来。
  它从我哥身边绕了三次,三次都被我哥给拦住了。

  我哥不准他过来。
  我看的头发发麻,连爷爷都睁大了骇异的眼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