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下来就为阴阳守界人,阴兵过境家中三个鬼魂陪睡》
第20节

作者: 散人天天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10 22:45:10
  李岩和我们非亲非故,愿意为我们做这样的事,对我们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恩德了,爷爷想要给他跪下磕头。
  李岩将爷爷一下扶起, 口中温言道,“您这不是折我的寿么?”
  爷爷老眼含泪,说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他。
  李岩转头看了看我,“这孩子虽然莽点,但是有忠有孝,我挺喜欢的,你们那么远的找我来,我岂能不帮。再说,我本就一个道士,救人是应该的。”
  他说想要问地借寿,现在就要开始准备,谁也不知道爹的魂魄什么时候会散掉。
  我问李岩要怎么借,想着可能就是让我爹躺在地上,做一个什么仪式,就算是借寿完成,等李岩说出详细的内容,我才骇然惊叹,笑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李岩告诉我们想借寿,就要和大地之间有微妙的感觉,举头三尺有神明,地下又何尝没有神灵存在,就是用神灵之力留住我爹。
  首先要做的,就是找一个绝对宽阔、平整,且无人的旷野,这样在借寿的时候,才不会受到其他人气息的影响。
  想要在山村中找出这么一个区域,那简直是不可能。爷爷想了一下,说只有村外的打谷场,似乎可以满足李岩说的条件。
  他们两个去看了一遭,不一会回来,说那个地方可行。
  选定了地方之后,要在那儿布法坛,现在是白天,在那个地方布法坛太惹眼了,要等天晚一些再说。

  日期:2017-10-10 22:45:35
  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制一个可以感应脚下土地气息的替身。
  又是稻草人?
  我连忙毛遂自荐,说这个我熟悉,交给我就行。

  李岩摇头,“不是稻草人,这个被称为灵傀,比稻草人难做多了,要槐木为骨,鲜血为引、符篆为衣!”
  所谓槐木为骨,就是这个灵傀的内部完全要用槐木做成,而鲜血为引,是要取我爹的中指血,滴在这个灵傀的头顶处;为符篆为衣,则是指在这个灵傀的外面,要覆上符篆!
  没想到这个代表我爹的替身灵傀那么多讲究,看来就算有李岩这么大本事的人主持,寿命也不是这么容易借到的。
  槐木,就是鬼木,因为槐字拆开就是这样,李岩说这样的木头最通联鬼神。

  木头倒好找,爷爷家的屋后有一片槐木林。
  李岩却说只要一年四季背阴,终年没见过太阳的槐木。
  这条件就苛责多了,我和爷爷找了好久,才在一处山坳里找到了一小株槐木,因为终年得不到阳光的缘故,长的又瘦又小。
  那给李岩看,他说刚好,就让爷爷紧闭了大门,帮忙做一个人形的木骨架。
  山村中做木工活最拿手的是孙木匠,但我们不能去找他,只能自己慢慢做。
  忙活了几个时辰,一具槐木组装成的人骨头架做好,远看竟还有点瘆人。
  没想到李岩还是个心灵手巧的道人,想来那个纸鹤也是他自己折成的。
  灵傀的骨架做成,李岩又做了两盏白灯笼,说夜里用。说余下的就不用我们管了,符篆他自会准备,至于鲜血,现在还不到时间,放我爹的中指血还太早。
  他说等天黑,就可以让我爹跪地借寿了。

  日期:2017-10-10 22:46:05
  我疑惑地啊了一声,“我爹现在的这个情况,哪里还能跪啊?”
  李岩没觉得这是大的问题,轻轻哦了一声,“你爹听的见我们说话,到时候你和你爷爷在旁边搀着他跪就好,我会遮掩住你们气息的。”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李岩说要提前布置法坛,带着灵傀悄然走了出去。
  而那只魅,现在没时间管它,被李岩用中空的铃铛压在了爷爷的案桌下面。
  等天完全黑尽的时候,爷爷走到了我爹的床沿,对着我爹道,“远图,今天晚上我们出去,是为了救你的命,到时候你尽量配合我和奉天。”
  爷爷刚说完要抱爹起来的时候,爹紧闭的双眼流出了泪。

  看来他确实听得懂我们的话,只是现在身上火炎俱失,不能动弹。
  爷爷将爹轻轻地背了起来,我在后面托着往外走。
  还没出门,谁知道发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让我们措手不及。
  我的傻哥竟然要跟着!
  傻哥之所以傻,是因为他完全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比如说弄个泥巴、割点猪笼草、斗斗蚂蚁,这些他都可以孜孜不倦地玩上一整天,从来不管别人的事。
  但是他今天有些反常,觉得我们三个人做了一个木头人,很好玩,非闹着要跟我们一起去。

  无论爷爷怎么训斥,他就是不依。
  这引起了我的警觉,害怕他又被鬼附身了,若真是这样,引他到我爹借命的地方,那就是引过去一颗丨炸丨弹。
  我家两人都被鬼魂附身过,李岩便教给了我看鬼魂附身的方法,这个方法很简单,就是摸额头。
  鬼魂若控制了人的意识,此时额头就是冰凉的,我摸了一个我哥的额头。
  热乎乎的。
  只得转头问爷爷怎么办。
  日期:2017-10-10 22:47:02

  不带我哥去,他就会在这一直闹。
  爷爷和李岩都说,二伯这次害我爹只是一个巧合,想害我们家的另有其人,还要提防。
  若我哥大声的闹起来,有可能会把这事给搅黄了。
  爷爷咬了一下牙,“好吧,让承天也跟着,让李师傅安排吧。”
  听说让它去,哥很高兴,在后面帮忙拖着爹的屁股,往白天看过的打谷场而去。
  还没有走到打谷场,我就吓了一跳,远处影影瞳瞳地站着两个人。

  两个人并排而立,走近一看,其中一人动都不动,正是我们用槐木做成的灵傀,李岩已经帮它穿上了纸衣。
  看到我傻哥也跟了过来,李岩皱了皱眉头,问怎么回事。
  爷爷将刚才的情况说了。
  李岩皱眉道,“道家修行和做法时,神魂游于身外,最怕外物冲撞,一旦念头分散,容易走火入魔。我虽不怕走火入魔,可这次做法如果失败,你们应该知道结果是什么的。”
  爷爷说知道,“现在是没法子,承天今天的表现有点异常”
  李岩查看了下我哥,确定他没有被鬼魂附身,将一张符悄无声地按在了他的后背上,而这这符中心写的是一个“隐”字。
  这就算是摒弃了我哥的气息,害怕我哥将他撕扯下来,李岩并没有告诉他。
  日期:2017-10-10 22:47:23
  然后李岩又从身后拿出了来了木疙瘩一样的东西,仔细一看,是一个公鸡,这木公鸡的头和身子有弹簧一样的东西连着,不停的左顾右盼。
  看来这种东西像是小孩的玩具,我哥好奇无比,抓在手中不停的摆弄。
  这样我哥就不会过来捣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