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8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此在玄学界内,有许多关于“大道无情”之类的解读,很多人将之理解为,欲求大道,便需无情。但在我看来,却是荒理谬论。
  道经的那句话,本意是为了解读“道”字真义。在这句话之前之后,还各有两句,一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二曰“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三句真言之后,道经又有总结,“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这是道家对天地万物的起源和万物本质的和解释。道家认为,道是宇宙之起源,天地之本始,万物之根蒂,造化之枢机。它无形无象,无色无臭,无所不在,无所不备,充塞宇宙,遍满十方,不增不减,永恒常存。它本无形而不可名,但却真实存在。所以,“无情”二字,并非灭情绝欲,而是说大道非人,无喜无悲罢了。

  当然,若将其理解为,修行之人欲修行至极致,乃至化身为道,势必要做到“太忘情”之非人境界的话,这种“灭情绝欲”之说,也似乎有几分道理。
  但于我来说,不管姽婳还是身边的蛇灵、瞳瞳,以及胖子、王励等人,与我都有情谊长存,无论如何,我也不可能做到这种境界。若大道之路最终的结局必然是这样,那我怕是难求大道。
  不过我如今只是印章天师,大道之路尚还满场,此时便谈论大道之终点,似是有些太早。
  正思索间,身后大殿入口处传来嘈杂声音,我转头一看,却是那些洞天福地之人陆续从里面走了出来,显然今晚的宴会已经结束。

  我在旁边等待片刻,等所有洞天福地的人都走完之后,王灿也最后走了出来。
  看见他,我便抬脚走了过去,跟他打了个招呼,王灿见到我,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忙开口道,“圣人,我刚才四处找不到你,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我笑着摇了摇头,扬了扬手断剑,笑道,“方才藏锋前辈唤我出来,赠我了一把剑……对了,你可知这‘卸甲剑’的使用之法吗?”
  听到我的话,王灿脸表情一下子凝滞了,老半天才瞠目结舌道,“您……您说什么?藏锋那个老妖怪,把卸甲剑……给您了?”
  得到我确定的答案之后,王灿一脸古怪的看着我,老半天之后,才苦笑道,“看来圣人自有天佑之,藏锋那老妖怪说不定能感应天道,所以才赠剑于圣人。”
  我摇摇头,“哪有什么天道,还记得我方才问你的那个花瓶吗?他送我这剑,是想换取那个花瓶。”

  王灿一听,愈发觉得不可思议,“那花瓶莫非真是什么我不知道的宝贝?可算是什么宝贝,也不能跟卸甲剑啊,怎么会这样?”
  他说的没错,那个阴阳如意瓶,即便是品质最高那种,与卸甲剑这种天生地养的绝世法器起来,还是颇为不如,藏锋此举,着实让人捉摸不透。
  思索片刻之后,我唯一能找到的解释是,他赠我剑,不止是因为那个瓶子,更多是因为其他原因,而这个原因,极有可能与我的圣人身份,或者说我的前世有关。
  我又询问了王灿是否知晓这剑的使用之法,王灿却摇了摇头,说这把剑在洞天福地之内,也只是个传说,他只听过名字而已。但大凡法器之物,自行摸索便知其用途,藏锋赠剑之时既然没说,那多半不会有什么隐秘之法,回头自己尝试使用便是。
  王灿这里也得不出什么有用情报,道别之后,我拿着卸甲剑,回到了临时下榻之处,也是王家先祖修行的那处小道宫。
  回去之后,胖子这厮居然还在睡觉,而且我进门的动静也没把他吵醒。这家伙,半点警惕性都没有,压根不像个修行之人。不过我心里对他倒挺羡慕,他修行路走的安稳,未经历过多少险恶风波,不像我,次安稳睡觉,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他睡的香甜,我也没叫醒他,而是在床榻旁盘膝坐下,手里凝聚出一丝道炁真元,缓缓注入卸甲剑内,准备探索其威力。
  谁知这一股真元注入之后,仿佛泥牛入海般,卸甲剑没有丝毫反应。我眉头微皱,略作思索之后,推测方才应该是因为注入真元太少。这卸甲剑不是凡物,想必驱驭之时,对修为也有要求,于是我调动更多道炁真元,一股脑儿涌入剑内。这一次,卸甲剑迅速有了反应,真元刚一灌入,剑刃之,便迅速出现一层暗黄光芒。
  这光芒极淡,但出现之后,便往旁边逸散而出,等脱离剑身之后,根本不等我做出反应,迅速化作星芒,疾射而出。

  此时我盘坐之处,面前正是那玄阴木制成的木椅,随着一声脆响,黄色星芒竟直接将一张木椅击成了碎片!
  玄阴木可不是凡俗之物,内有极阴极阳二气,最是坚固不过,号称万年不腐之木,以我如今修为,想将其击碎也需耗费一番心力。可这卸甲剑,我只是随意尝试,竟直接击碎了玄阴木椅!
  这威力……果真不凡!
  第一百二十八章 试剑
  我还沉浸在卸甲剑威力的震惊时,床的胖子却被玄阴木椅碎裂的声音吓醒了,一下子跳了起来,眼神茫然的四处张望半天,最后盯住坐在床边的我,一脸迷茫的问道,“三娃……什么声音?外面是不是打雷了?”
  这家伙……我苦笑的摇摇头,伸手指了指一地的碎木片,开玩笑道,“是啊,不光打雷了,雷还准备进来劈你,被我用这椅子挡住了。”
  “什么?”胖子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愣了半天之后,才撇嘴道,“打雷也是先劈你,你可是逆天的四字天师,要遭天谴的……这椅子是怎么回事?你给弄碎的?”
  我扬了扬手里的卸甲剑,“今天有人送我了件法器,刚才想试试威力,一下子没控制住,可惜了这把玄阴木椅。”
  “法器?”胖子看了一眼我手里的断剑,顿时便嗤笑出声,“这东西是法器?三娃,你确定不是被人骗了?”
  卸甲剑的卖相的确有些糟心,我摇摇头,也没跟胖子解释,只是对他道,“你散开修为,在自己身前布个屏障,我试试这剑的威力。”
  方才击碎玄阴木椅,的确证明了这卸甲剑的威力不凡,但玄阴木毕竟只是死物,而且我以前也只是听说过这东西十分坚固,但实际需要多大威力才能将其击碎,我自己也不清楚。而胖子的修为我很清楚,让他来帮我检测之后,我才能对卸甲剑的威力有更深的认识。
  胖子有些犹豫,开口道,“你可是天师,我这修为,你可别一个控制不好,连我一块给摧毁了。”
  这家伙是嘴巴贫,我瞪了他一眼,“少废话,我自然会控制好力量,你快布个屏障,尽量厚实一些。”
  胖子这才闭了嘴,脚下一踏,一个圆形的犹如花瓣一样的道炁屏障便笼在他身体四周。
  看着眼前的屏障,我默默催动道炁真元,涌入卸甲剑内,很快,剑刃暗黄色光芒便猛地显现。这一次,我小心控制,使得黄色光芒只分出了几丝,逸散出去,缠到了胖子的护身屏障,一圈一圈的转动。
  胖子大概是觉得这些黄光没什么威胁,笑呵呵的跟我说这法器的威力似乎太小了。
  日期:2017-09-19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