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8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问身边的工作人员,“下游的群众都撤离了没有?马上核实一下情况。”
  工作人员回答,“都撤离了。”
  顾秋冷着脸,“再确认一下!”
  通过多次反复确认,确保没有问题了,顾秋才下令,“开闸泄洪。”

  闸门缓缓打开,一股股洪水滚滚而来,咆哮着奔腾而下。
  与此同时,一辆辆装有沙袋的卡车,绵绵不断将沙袋倒下去,把缺口死死堵住。
  雨,终于停了。
  顾秋等人浑身上下,完全湿透了。
  有人劝道:“顾市长,去换套衣服吧!”
  “对,换套衣服吧,这样会感冒的。”
  啊巧,啊巧——顾秋打起了喷嚏,大家都在劝,顾秋说,“要保证大坝安全才行。”
  乡长劝道,“我们守在这里,随时观察险情。现在停雨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顾秋说:“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在仔细检查大坝,看看有没有其它的隐患存在。”
  顾秋正要离开,那边有人喊,“左书记过来了。”
  顾秋回头一看,远远一簇灯光,看到好大一群人,陪着左安邦过来了。
  颜学全远远看到顾秋等人站在那里,一个个湿透了,他就悄悄吩咐下去,叫人把雨伞撤了。反正现在又不下雨,都停了十几分钟,还打什么伞?
  旁边的人将雨伞撤了之后,他们走过来。
  左安邦看到大坝这情况,很高兴的说,“同志们都辛苦了!大坝能保住,全都是你们的功劳。这次,要好好表彰你们乡镇的同志,还有这些武警官兵,以及广大的人民群众。”
  有人说,“这都是顾市长领导有方,要不是他带着我们雨夜奋战,说不定还会出什么大漏子呢。”
  左安邦笑笑,“顾秋同志当然也有功劳,他能抢在最危险的前线,值得表彰,值得嘉奖。”
  看着左安邦谈笑风生,跟这些人打成一遍,顾秋悄悄地退下了。他要马上换衣服,在雨里呆了这么久,身体扛不住。
  刚才是在剧烈运动,所以不感觉到冷,现在停下来,就有些受不了了。
  乡长走过来,“市长,到我家里换套衣服吧!”
  这个时候了,商场肯定没有开门,这时,村支书过来了,“顾市长,我这里有套衣服,也是新买的,还没开穿呢,您试试看。”
  顾秋也顾不上这么多,拿了衣服,去一群众家里换上。
  穿出来,感觉还不错。

  这时,左安邦一行,又从水库回来了。
  看到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左安邦道,“留几位同志下来继续观察,其他的都回去吧!也累了一个晚上了,要好好休息。”
  看到顾秋换了衣服出来,左安邦说,“顾秋同志,你也回去吧。,一起走。”
  顾秋是和左安邦他们,一起回市里的。在竹昌市委宾馆住下,有人就安排下去,泡姜茶。
  左安邦今天兴致不错,对众人道,“大家马上回去洗个热水澡,半小时后开会。”
  都什么时候了?还开会?
  顾秋喝了姜茶,马上去洗澡。

  洗了个热水澡,感觉舒服多了。看看时间,都四点五十了,还要开会。
  顾秋摇了摇头,却又不得不去参加。
  左安邦就这次事情,做了几点讲话。他这次讲话,重点是表扬竹昌班子的同志,在事发之后采取措施得力,及时反映情况,没有隐瞒。
  然后组织抢险又非常及时,方法正确,确保了大坝的安全可靠。左安邦没有批评任何人,顾秋本来想说的,但想想,还是忍住了。
  自己下午的话,不是灵验了吗?
  但是左安邦避重就轻,八成是不想提及此事,顾秋心道,算了吧,不揭人家的短。
  散了会,已经五点半。
  大家都回去睡觉,顾秋接了一个电话,比这些人上楼慢了十向分钟。从彤打来电话,慰问老公,顾秋就多聊了几句。

  上楼时,他没有坐电梯,而是走楼梯。
  经过五楼的时候,看到一条人影,鬼鬼崇崇的闪过去。顾秋有些奇怪,这不是颜学全吗?这家伙搞什么鬼?
  他就走过去看了一眼,刚好那道门打开,颜学全挤进了一个房间。门还没关,听到方素芬的话,“不要,不要,不行!都几点了?”
  顾秋咳咳了几声,嗯!转身离开。
  。。。。。

  第二天,起床,顾秋去吃早餐。
  碰到颜学全,颜学全喊了句,“顾市长,早。”
  顾秋笑了下,“颜部长,昨天晚上休息得好吗?”
  颜学全的脸就有点红了,其实他过来打招呼,也是存心试探一下顾秋的反应,可没想到顾秋如此直白。

  所以他就有些不自然了,讪讪地一笑,“还行,还行。只是折腾了一宿,的确有些累。”
  顾秋意味深长地道,“这个年纪了,要注意保重。”
  随后他就站起来,拿了个包子走开。
  颜学全望着他的背影,在心里琢磨着,这个顾市长看来别有用意,唉,这把柄落到他手里,估计以后的日子不好过罗。
  整整一上午,都没有看到方素芬,顾秋知道,她是故意躲着不出来见人。昨天晚上,自己提醒他们,两人应该是心里有数。
  上午又开了会,这才回市委。
  对于竹昌跃进水库一事,顾秋表示,要追究责任。
  但是左安邦在会议上,只谈嘉奖,不谈责任。这一点,与顾秋是对立的。
  下午,市委会议上,顾秋就提到这一点,“左书记说得对,昨天晚上参与抢险救灾的同志,都应该受到嘉奖,但是,竹昌市委班子,必须对此事承担责任。嘉奖与责任,并不冲突。我们必须查出来,上面拨发下来的工程款,究竟去了哪里,这笔钱,必须有个说法。”
  对此,左安邦非常不满意。
  “顾秋同志,你何必这样较真,现在存在的事实,已经这样了,我们市委班子也不能只打板子,不给甜枣吃。竹昌班子的问题,不是已经查处了吗?再这样折腾下去,那不是成了重返文丨革丨时代?”

  顾秋也不生气,对左安邦说,“左书记,我不是针对个人,而是针对跃进水库一事,上面每个都有拨款,用来维护这些水利设施,如果我们不查清楚这笔钱的来龙去脉,怎么跟上级交待?再说,昨天晚上同志们的辛苦,这是值得表彰的。但是从某种角度来说,又是非常不值得的。你们看看其他的市县,如果每个市县都这样子搞,那我们岂不是成救火队了?我想说的是,我们的工作要做在前头,防患于未然,不要等到事情发生之后,再来亡羊补牢。”

  他就看着组织部长,“颜部长,你认为呢?”
  擦!
  这一招好毒,昨天才抓到人家的把柄,今天就派上用场上。颜部长这一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好恨啊,恨自己忍不住,昨天晚上跑到方素芳房间里去,还让顾市长给逮个正着。

  顾秋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他,这不是必他表态,公然与左安邦为敌么?
  颜学全知道,如果自己这个时候不表态,后果有多恶劣。顾秋很有可能,把他们之间的那种关系,捅出来。
  当然,他要做这事,未必需要亲自动手。
  颜学全有点欲哭无泪了。

  而此刻,方素芬脸上,火辣辣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