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8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安邦黑着脸,“那就走吧!”
  左安邦出行,十几辆车子,浩浩荡荡朝竹昌赶过去。
  顾秋已经到了竹昌,竹昌班子的人早就在这里待命,水利厅和防汛指挥部的领导,陪一位副市长下去了。
  顾秋看着他们,“还等着干嘛,立刻组织人员抢险救灾。”
  新市委书记道,“左书记要来,我们还是等等他吧!”
  顾秋骂了一句,“迂腐!”
  骂完,大喊了一句,“愿意等的继续等,其他的人跟我走。”

  从宁德市武装部调来的官兵们,坐在一辆辆卡车上,纷纷赶赴现场。
  轰隆——劈——啪啪——天空中,闪过一道闪电,照亮了整个夜空。
  大家冒雨前进,朝跃进水库赶过去。
  跃进水库,故名思义,那是当初搞大跃进的时候,修建起来的一座大型水库。这里四季有水,常年不干。

  据说这里最大的鱼,有小船那么大。
  这次河堤决了个口子,那是多么的危险。
  顾秋一边走一边打电话,及时了解现场情况。“先把群众撤到安全地区,保证人员安全再说。还有,学校不能淹了,一定要想办法保住学校。”
  顾秋在电话里喊,叶世林都替他急。

  快到了跃进水库,公路的低尘地段,已经被水淹了。前面的车子进了水,熄火在路上。
  有人喊,“市长,前面的车抛锚,没办法走了。”
  顾秋推开门,“下车,跑步前进!”
  所有的人都跳下车,朝前方跑过去。
  顾秋下命,“分三组,一组保护学校,保证老师和学校财产的安全。一组去协助乡政府的同志保护群众撤退,剩下的,去水库堤坝。”
  安排好了分工,顾秋对旁边的几名同志道,“你们要想办法,把车子修好,一定要保证这条生命干线的贯通,绝对不允许有任何差错!”
  几名修理工看到顾市长冒着大雨,不顾自己安危,亲临现场指挥,他们就拍着胸膛应道,“保证完成任务!”
  村干部和乡政干部,正在组织群众撤离,水库那边,根本没有人管。
  顾秋看到水库里的水,翻着白浪,滚滚而来。水库下方的房子,农田,水塘,全都被淹没了。
  看到乡镇干部,他就问,“大坝那边怎么样了?”
  雨很大,乡镇干部听不清楚,他扯着喉咙喊,“听不见!”

  顾秋对叶世林道,“你跟他说!”
  轰隆——又是一阵阵雷声,哗啦啦,大雨倾盆。
  天空中,闪电劈哩啪啦作响。顾秋在乡,村干部带领下,来到河堤边上。
  看到河堤决口处,才不到二米多宽。这个时候去堵,很可能还有机会堵上,要是慢了一点,后果不堪设想。这么大一水库的水,一下子全泄出去,破坏力那是非常惊人的。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挡大自然的力量。这一点,顾秋深知肚明。
  他叫大家不要过于靠近,以免发生意外。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叫人拖沙子,木桩过来,赶快抢险。
  顾秋问乡长,“运沙土的车子什么时候到?”
  乡长大喊,“应该快到了!他们就在十里开外运过来,很快的。”
  可这个时候,有人打电话过来,“车子修好了,但是车子过不去。后面来了一支大车队,把路给堵死了。”

  顾秋一听,大骂了起来,“怎么搞的,谁在管制交通,没脑子吗?”
  那边有人说,“是宁德市委的车队,左书记他们来了!”
  顾秋骂了一句,“扯蛋!简直就是在添乱嘛!”
  刚才都是跑步过来的,顾秋刚叫他们修好抛锚的汽车,可没想到后面来了一个车队,前面过不去,后来车子还在增多,不堵死才怪了。
  现场管制人员很委屈,本来他要阻止,说前面有车子坏了,过不去。
  可司机吼了一句,“找死啊,市委书记的车子也敢拦。”
  结果,车队涌进来,好了。大家都动不了。

  没办法了,只好赶快找拖拉机拉来碎石和竹板,把那段烂路给填上。
  这一折腾,又是近二个小时。
  顾秋正在冒着大雨,指挥群众转移。转沙石的车,也只能从另一条路绕过来。
  如此折腾,速度就慢了许多。
  二小时后,群众全部转移到安全地方,学校那边的老师也安全转移。抢险的同志们,正在学校外围,推起一道很高的护堤。

  虽然这样,不能完全阻止洪水冲进来,至少可以保护一阵子。只要大坝不继续塌陷,学校应该可以保全。
  雨,渐渐的小了。
  顾秋在问,“群众都转移了没有?”
  “市长,都转移了。放心吧!”
  顾秋看着表,这都深夜了。
  “同志们,继续战斗,我们去支援护坝的队伍。一定要保住大坝。”
  顾秋刚喊了一声,就听到有人在喊,“左书记来了,左书记来了。”

  左安邦在一邦人的簇拥下,来到了这里。
  身后跟着秘书长,还有宣传部长,组织部长等人,电视台的记者,一个个跑过去,“书记,说几句话吧!”
  顾秋见了,对身边的同志喊了一句,“我们先过去支援。”
  左安邦看到,顾秋带着一部分人朝水库那边走,他就喊了一句,“顾秋同志,你等一下。”
  顾秋只得停下来,“你们先过去!”
  乡长带着一群人赶过去帮忙,顾秋走近左安邦。

  记者们举起摄相机,拍下两人谈话的镜头。
  顾秋浑身**的,头上还滴着水。左安邦站在他的对面,身上干干净净,旁边有人帮他打伞。
  宣传部和方素芬,省委秘书长,组织部长颜学全,都有人给他们打伞。
  左安邦问,“什么情况?”

  顾秋道:“情况不是太好,大坝那边要马上抢救,希望能保住大坝。其他的情况,你找乡丨党丨委书记了解吧!那边情况紧急,我得马上赶过去。”
  顾秋说走就走,急急朝大坝那边去了。
  左安邦皱着眉头,颜学全对左安邦说,“书记,我们还是去慰问一下受灾群众吧!”
  方素芬看了颜学全一眼,心里明白,去慰问受罪群众,比去大坝安全。颜学全这人,一肚子花花肠子。
  秘书长也这么认为,去大坝太危险了,他也劝,“既然顾市长去了,我们就分工合作,去慰问一下群众。安抚他们的情绪。”
  左安邦想想也是,于是他们一行人,就去慰问受灾群众。
  这些撤出来的群众,有亲戚的,去了亲戚家里。亲戚家里没有房子的,他们就聚集在大礼堂里。
  这还是早年的大礼堂,很陈旧,门窗都坏了,用雨布和木板钉住。
  十几户人家挤在这里,左安邦走进来,记者们开始忙碌,报道左书记慰问受灾群众的情节。
  旁边的秘书长,悄悄地把钱捏在手里,通过小谭,递给左安邦。每走过一户人家,他递上二百块钱,表示市委,市领导的关心。
  顾秋来到大坝,站在水库边上看着这处缺口。现在只有开闸泄洪,才能保证大坝的安全。
  村干部组织人手,把家里的门板,楼梯,树木,通通扛过来,模在缺口处,再用沙袋扔下去,慢慢堵上这个缺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