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8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注意到,方素芬的脸色,看起来很愉悦。
  再看颜学全,也是一脸微笑,顾秋当时冒出一个念头,怎么越看颜学全,越骚包的样子。难道他和方素芬之间有什么暧昧不成?
  哈哈,这倒是一个很好的题材。

  顾秋在心里想到这事,忍不住笑了。
  如果两大常委之间有这种事,这可是天载难逢的好机会。没想到他这一笑,落入了左安邦的眼里。
  左安邦就有些怀疑,他笑什么?
  该不会是个阴谋吧?

  多心的人,总会比人多一些怀疑,左安邦心里就掂记着这事。
  散会的时候,顾秋故意喊,“武魁同志,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尚武魁应了一声,猛回头一看,却见左安邦的目光,正盯着自己,他不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些人真难伺候。
  尚武魁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却又不得不去顾秋办公室。

  顾秋还是谈治安的事,要他把这个方案发下去,让整个地区都行动起来。
  现在一切以达州为标准,让他们跟着这个样板,抓好自己份内的工作。
  尚武魁这一去,又是一个多小时。
  秘书小谭,把这事告诉了左安邦。

  左安邦捏着笔,用力一握,手里的笔竟然断了。
  随后一段时间里,左安邦都不怎么搭理尚武魁,有时尚武魁喊他,他也不应。还借机会,狠狠的批评了尚武魁一次。
  尚武魁心里明白,自己肯定是被误会了。
  但偏偏他又无法解释,说不清道不明。
  回到家里,他就跟老婆说这事。
  老婆说,“你现在进退两难。既然已经得罪了左书记,你总不能再得罪顾市长吧!反正抓治安也好,管其他的也罢,这都是你的份内工作,你没办法拒绝。”
  尚武魁一想也是,自己还真不能拒绝。
  于是他就叹了口气,看来真没有退路了。想到顾市长跟自己说的那些话,他无语地摇头。

  左安邦书记还真是太小心眼了,人家顾市长只是轻描淡写几个小动作,就把自己给收拾了。
  其实从第一次去顾市长那里汇报工作,他就已经意识到,顾市长有意让他在那里留久一些,好让人家误会什么。
  果不其然,一切都被料中了。
  这事传到左安邦那里,他就往坏处想。

  看来他不会真正去相信一个人,这是左安邦最大的缺点。尚武魁这样评价左安邦,生性多疑!说他是曹草,连曹草还不如呢?人家曹草至少有雄才大略。
  琢磨了很久,尚武魁在心里道,既然都被边缘化了,那就如老婆所言,不要把顾市长也得罪了吧!给自己留条后路。
  初夏,汛期到来。
  08年雪灾过后,09年的洪水比较猛。
  与往年相比,讯期来得快,宁德地区三市二县,顾秋早的强调,要加强防汛期的准备工作,但是很多地方,还是没有做到位。
  早在达州之前,顾秋就针对这方面,做了万全的准备。
  而其他地方,尤其是竹昌,他们的水利设施最差劲,水库水库没有加固,渠道渠道没有修整。

  一到秋夏就干旱,一到汛期就涨水。
  以前不是顾秋当市长,他没管这方面的事,现在他沿途检查工作,来到竹昌之后,发现这样的情况,当时就发火了。
  上面每年拨下来这些钱都去了哪?
  有人私下里说,这些钱,都被万先进挪用了。
  因此,顾秋在会议上,就这事提出了质疑。

  “马上就要汛期来临,我走访了三市二县,竹昌方面的工作做得最差,水库和渠道,从来就没有疏通过。上面拨下去的钱,也不知道用到哪里去了。如果今年发生洪涝灾害,竹昌班子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顾秋提到竹昌班子,左安邦就咳了一声,“有这么严重?”
  要知道,竹昌可是左安邦心里的一道疤,任何人提及竹昌的不好,那就是在揭他的短。左安邦心里最恨别人说竹昌的不是,因为那是他打造的典型。
  你们指责竹昌,还不是打他的脸?
  顾秋则态度鲜明的说,“如果不信,大家可以去竹昌看一下。我认为,今天大家可以把防汛工作的重点放在竹昌。这不马上就要下雨了,大家就等着去救灾吧!”
  左安邦道,“你这样也太危言耸听了点吧,竹昌再怎么不是,还能严重到这种地步?”
  顾秋也不跟他争,反正他知道,左安邦心里的想法。
  现在顾秋基本掌握了一些材料,他也不跟以前那样,唯唯诺诺的,他认为这是自己该挺胸做人的时候到了。
  因此,他有什么说什么,大胆开炮。
  既然矛盾已经公开化,大家就不必藏着掖着,明刀明枪的来。
  左安邦对此,并不以为然。

  当天下午开会,还没下班的时候,就下大雨。
  哗啦哗啦的。
  雨势汹涌,来得很快,很急。
  顾秋看着窗外这场大雨,凝眉紧锁,这边叫叶世林,及时与下面保持联系。他又特意打了电话,通知竹昌班子,要做好防汛工作,注意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
  六点半的时候,顾秋下班回家。
  从彤正洗手,给他端了饭,问他要不要喝酒。
  顾秋说不要喝了,今天晚上说不定有事。
  话还没完,手机就响了。
  “市长,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竹昌跃进水库决堤,淹了十几户人家,而且大堤随时还有崩坍迹象。”

  跃进水库是竹昌河的发源地之一,下游不远还有一所学校。要是这水库继续塌陷,下面的学校就有危险。
  顾秋一听,扔了手里的饭碗,站起来就走。
  从彤追出来,“你穿件雨衣啊!”
  伸手把雨衣扔过去,顾秋接了,匆匆出门。
  他一边走一边打电话,“你们两个马上过来接我,对,我在办公室等你。”
  这边,左安邦也接到电话,听说竹昌跃进水库决堤了,淹了十几户人家。他就发火了,“这个顾秋简直就是乌鸦嘴。”

  下午开会,讲到的就是这个问题,现在居然灵验了。
  左安邦气得跳,背着手在那里指挥,“你们要不惜一切代价,保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还有,一定要保证学校的安全。”
  曹慧看着他只在电话里说,又不行动,不由说了一句,“你干嘛不亲自去现场指挥?你是市委书记,要做出表率。”
  左安邦瞪了她一眼,“你知道什么?我自有安排。”
  这时,谭秘书匆匆而来,“左书记,车子来了。”
  左安邦看了谭秘书一眼,也没说什么。他还在打电话。
  谭秘书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顾市长已经去了。电视台的记者也跑过去了。”
  “他倒是会表现!”

  这时,方素芬打电话过来,“书记,需要我们下去支援吗?”
  左安邦想了想,“去吧,一起去吧!”
  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领导亲临现场,指挥抗洪救灾/于是,左安邦,方素芬来到市委门口集合。
  组织部长颜学全听说,左安邦要亲自下去指挥防洪救灾,他马上赶过来,“书记,我也一起去。”

  左安邦要的就是人多,他就问,“武装部的人到了没有?”
  旁边有人说,“顾市长已经把他们调过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