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8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顾秋把这些人的资料背景说得这么清楚,方素芬有些惊讶了。
  颜学全心里也是一惊,他知道的比自己还多啊。
  而且顾秋如此鲜明的支持他,他心里又惊又喜又悲。
  惊讶的是,他不知道顾秋会支持他,而且如此直白,如此有说服力。喜的是,这事要成了,方素芬会感激他。
  悲的是,顾秋太直白了,如此态度鲜明,而且观点一致,左安邦听了,这是要杀人的节奏啊!
  左书记肯定认为,他跟顾市长通过气了,否则两人的意见怎么会如此惊人的一致?

  颜学全呆了呆,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果然,左安邦脸色非常不好,因为他发现,这个常委会议,让顾秋占了主导地位。
  先是尚武魁的妥协,后又是颜学全的背叛,他心里在滴血。
  当他的目光投向颜学全的时候,偏偏颜学全有些心虚,目光闪烁,显然是做了亏心事。
  更要命的,颜学全提出来的名单,完全就是方素芬给自己的那份嘛。如此出来,方素芬,颜学全,还有尚武魁,他们都有嫌疑。

  十一大常委,除了自己和顾秋,还有九个。
  九个人中间,突然有三个出现叛节现象,这是左安邦的不能容忍的。
  他的脸色变了变,突然又咳了起来。
  会议室里很安静,只有左安邦咳嗽的声音,这声音可不是装出来的,听到他咳嗽之后,大家都看着他。

  左安邦过了好久,才道,“这事既然有争议,那就缓缓吧!”
  缓?还要缓?
  方素芬好失望,她看着左安邦,暗自摇头。
  他这是铁了心的要给自己一点颜色看看,唉!算了吧!胳膊扭不过大腿。方素芬什么也不说了。
  组织部长颜学全叹了口气,收起本子。
  自己答应方素芬的事又没办到,这个左书记太多疑了。人家顾市长说得很对,分析得这么透切,这还需要拖吗?直接就可以投票表决的事。
  颜学全看了方素芬一眼,见方素芬的脸色有些不好,他也变得神色黯然。
  散了会,顾秋就笑了。
  左安邦一时情急,把这事情给搁下,只会导致方素芬心里更加反感。其实,事到如今,他更应该顺水推舟,做个人情算了。
  可惜,当时他没有这么做。
  你想要笼络人心,就必须满足这些人的**,给他们一点甜头,否则谁会这么心甘情愿跟你?
  没有利益的事相关的事,终究维持不了多久。
  顾秋知道,通过这件事,左安邦变得有些被动。至少方素芬对他意见蛮大的。

  果然,散了会之后,方素芬虽然表面上没什么表现,但是她心里真的不服气了。
  颜学全呢,也觉得扫兴。这事,左安邦也太不给面子了,两个常委的份量,他都不放在心上。
  于是他就试探着去约方素芬,“素芬同志,不要这么心急嘛,这事我会继续想办法,放心吧,左书记这人我了解,他会同意的。”
  “那个,要不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方素芬没有同意。
  最近,她总感觉到颜学全有问题,太于过热心了,也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
  跟方素芬打过电话,颜学全又想了想,带了点补品,去左安邦家里。
  左安邦正和左定国在打电话,左定国这家伙看上了齐雨,死缠着不放,跟去奇州了。
  人家都回了京城,他一个人留下来,发誓要追到齐雨。
  左安邦正在骂他,可左定国说没事,一个女人嘛,我就不信搞不定。
  左定国这么固执,把左安邦气死了。

  颜学全来的时候,曹慧开了门,倒了杯茶就走了。
  左安邦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心里就明白他是为何事而来。其实说白了,这事跟颜学全没什么关系。
  所以,左安邦说,“你倒是挺热心的,看不出来嘛。”
  颜学全嘿嘿地笑,“书记,我也是为您着想。素芬同志没什么心机,也没太多主见,女同志嘛,跟我们男人不一样。今天这么冒昧回了她,她心里憋气。我也是怕她气馁,所以过来讨个人情。”

  左安邦道,“这事你应该跟顾市长沟通一下。”
  看,他还是在怪人家吧!
  跟顾市长沟通,感觉自己就象是跟人家沟通过了似的,可颜学全在心里叫苦,我真没有啊?
  颜学全道:“左书记,这事我还真没有。顾市长是什么人?你知道的,我跟他尿不到一个壶里。你说这事,他今天突然这么积极,会不会是那个意思?”
  左安邦回来之后,心里一直在琢磨,这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顾秋在使间离计,要么他们就私下串通一气,让自己出洋相。如果是前者,那么顾秋的话,不应该与颜学全完全一致,所以,左安邦才有些怀疑。

  颜学全又表明了心迹,左安邦半晌没有说话,颜学全道,“书记,素芬同志可是个好同志,上次的事情,她也是想做好的,您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说了半天,左安邦终于松口,“好吧!那就如你所愿。”
  颜学全乐死了,果然是如自己所愿,只不过他的愿望,并不是这个。
  而且另有所想。
  于是他就借机,请左安邦出去喝酒,也好跟方素芬谈谈。
  带着一丝喜悦,从左安邦家里出来,颜学全就给方素芬打电话,“你到市委宾馆里来吧,我和书记在这里等你,素芬同志,你可以好好表现一下,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动书记的。”
  听说书记同志了,还要出去喝酒,方素芬就换了衣服出来。她知道,左安邦肯定有话要说。

  颜学全安排好了一切,等方素芬赶到的时候,左安邦还没有出来。
  方素芬问,“书记呢?”
  “再等等,书记要去富贵山庄。”
  富贵山庄?那不是很远嘛?
  富贵山庄的确有点远,离市区有将近二十公里。
  不过车去车来,倒也挺快的。
  方素芬就问,“你不是说在这里吗?”
  颜学全看了眼方素芬,方素芬今天化了点淡妆,还是习惯性的喜欢穿大脚裤,花上衣。
  上衣是没扣子的那种,外面披开,里面是一件紧身的黑粉色贴身衣物。

  胸部很壮观,撑着衣服,将领口扯得更大了。一道深沟隐隐可见。
  颜学全在心里忍不住意Y起来,再看方素芬的屁股,他就恨不得跟她发生点什么。
  左安邦的车子到了,司机闪了一下灯光。
  两人立刻上车,三辆车子一起去了富贵山庄。
  山庄里,颜学全早打电话安排好了,所以除了他们之外,并没有其他人。

  富贵山庄不比得月山庄,那里是洗温泉的地方,而这里,只是打打牌,打打球,吃饭的地方。
  富贵山庄并不完全对外开放,只是有一些接待工作在这里进行。
  三人到了之后,直接进入小楼。
  颜学全安排了一桌饭菜,几个人在包厢里坐下。
  来了三个服务员倒酒端盘子的。于是,他们就在边吃,边谈话。当然,左安邦也想借这个机会,看看方素芬的诚意。

  没过几天,这事居然出奇的顺了。
  在第二次常委会上,大家都举手表决通过。顾秋当然不会再反对,因为这个时候,他这一票显得不是那么重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