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8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发生这件事,左安邦一怒之下,撤掉了电视台的台长,包括一名副台长。
  还有报社的社长,以及宣传部的一名副部长。
  这事,闹得挺大的。
  对于此事,顾秋冷眼旁观,也不吱声。
  看他怎么折腾。
  那天左安邦发火,顾秋是知道的,发生这种事,他不发火才怪。把他搞得象个神仙似的,一天之内,同一时间,居然出现在不同的地方,更要命的是,还被阳书记撞破,太尴尬了。
  降罪这些人的理由是,工作态度不严谨,弄虚作假。方素芬气死了,一肚子委屈。

  跟老公说,“左安邦也太过份了,这事怎么能全怪宣传部呢?处分了这么多人,搞得象个皇帝似的,非诛连九族不可。”
  方素芬老公说了,“就你这么傻,左安邦这人心眼小,你又不是不知道。跟他混,心情好的时候,给你一个笑脸,心情不好的时候,你们就是替死鬼。”
  “竹昌的事,大家都知道的,这就是左安邦政绩上的败笔。搞得他灰头土脸,今天你们做事,那可是为了帮他。当他的形象树立起来的时候,他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当你们犯了错误,他就重罚。因为他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这事与自己无关,他是局外人。他这么做,也太没担当了,你们还要捧他?”
  方素芬骂了起来,“都是颜学全那个拍马屁的家伙,如果不是他,宣传部也不会如此被动。”
  方素芬老公说,“不过这事说起来,你们也有责任,审核不严格,出这种低级错误,怎么也说不过去。”
  方素芬道,“算了,以后还是安安份份做人,也不参与他们之间的矛盾,以免惹火烧身。到现在还不知道,顾市长怎么看我呢?”
  左安邦这事,算是处理得没有水准。
  有点急于撇清关系的味道,可他这么做,并不能改变上面的看法。弄虚作假的帽子,就扣在他头上了。
  而这件事情,顾秋一直不吱声,装聋作哑,随便左安邦怎么处理。

  最近他借势而起的廉政之风,却已经愈演愈烈,在宁德地区很快就燃烧起来。
  晚上在家里吃饭的时候,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顾秋本来不想接,可看到对方打了几次,他这才接通了。
  接了电话,这才发现是陈大有。
  陈大有吱吱唔唔,“顾市长,我是大有。”

  顾秋奇怪了,还道是陈燕叫他找自己呢,他就问,“什么事?说你吧!”
  “我到宁德来了,能不能见见你?”
  考虑到与陈燕之间的关系,顾秋说,“那你到市政府门口来。”
  挂了电话,顾秋跟从彤打了个招呼,立刻出门了。
  开着车子出来,陈大有站在大门口。好长一段时间不见,陈大有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顾秋还记得当初,自己算是把陈大有培养出来了,后来听说他进了城管。
  现在看起来,他又回去了,四十来岁人,变得有些窝囊。顾秋把车靠过去,“上车吧!”
  陈大有犹豫着,“顾市长,我媳妇跑了!”
  什么啊?

  顾秋惊讶地看着他,良久,“上车再说吧!”
  陈大有还是上了车,顾秋将车开到迎宾馆。“怎么回事?”
  陈大有苦闷着脸,“她跟一个搞传销的跑了,听说是跑到宁德来了,我这才追过来的。”
  又是一个奇葩女人,以前结过婚,跟了陈大有。日子算是好过了,她也改变了许多。

  可能是陈燕的缘故,陈燕没有当副县长之后,陈大有也从城管队被踢出来。
  人啊,就是这么现实。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变得有些艰难,没想到这女人又跑了。
  顾秋扔了包烟给他,“具体是什么情况?”
  陈大有就把自己在安平的事说了一遍,王月香在网上认识一男的,他们见了多次面。
  那男的说是做什么生意,要王月香拿二万块钱跟他一起去做生意。说这生意挺轻松的,每天只要开开会,听听课,跑跑业务,就能年薪十万,百万,千万都不是梦。
  由于这段时间,陈燕下海了,陈大有在城管队里混不下去,听到对方说得这么好,陈大有也就动心了。
  当陈大有拿了二万多块钱出来后,王月香就跟人家跑了。说到这事,陈大有还在生气,“抓到这*夫Y妇,我非揍扁他们不可。睡老子的女人,还骗老子的钱。”
  顾秋叹了口气,这个陈大有啊,还是改变不了。
  翻开包,拿出三千块钱,“这钱你先拿着吧!”
  “我不能要你的钱,顾市长。”
  顾秋说,“你拿着吧,告诉我,打算怎么做?”
  陈大有老婆跟人跑了,自己总不能跟他去找老婆吧!
  陈大有说,“我要去找她,找到了,先揍一顿再说。我就是不服气,这女人也太烂了,什么货色,一个二婚女人,老子都不嫌弃她,她居然还在外面偷人。”
  顾秋道:“这样吧,你去找,找到之后也不要惊动他们。你打电话给我。”
  陈大有有些迟疑,“这样不好吧,这是我的私事。”
  顾秋说,“听明白没有?不要轻举妄动。”
  看他还没有理解,顾秋就说了,“传销是犯法的,你知道吗?如果你说的情况属实,发现他们的窝点,一定要马上通知我,或打电话报警。”
  陈大有点点头,“我知道了。”
  “那你先找个地方住下。”顾秋看看这里,“算了吧,你就住迎宾馆。我要找你也方便些。”
  陈大有也没有什么主意,就同意了。

  顾秋回去之后,从彤问,“发生什么事了?饭都没吃完就跑了。”
  顾秋说,“陈大有的老婆跟人跑了。”
  “不会吧?你说的是陈燕姐的哥哥?”
  “除了他还会有谁?”
  “他们不是有孩子了吗?”
  从彤觉得不可思议,王月香跟人家跑了?
  顾秋又回到桌子上吃饭,“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现在的女人,见义思迁。陈大有这几年没赚到钱,她就另觅高枝。”

  丈母娘道,“这个女的也太过分了吧,儿子都不要了?”
  四十多岁人了,还跟别人跑了,那个男的究竟有多大魅力啊?顾秋说,“那男的是一个搞传销的,听说是到宁德来了,陈大有这才找过来。”
  从彤道,“你怎么不叫他来家里住?”
  顾秋看了她一眼,“他住宾馆吧,进进出出也方便。”
  从彤在心里感概不已,现在这社会怎么啦?男人出轨,女人也出轨,婚姻没有安全感。

  唉!
  丈母娘说,“那女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以前就好吃懒做的,现在跑了就跑了吧!无所谓了。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
  顾秋说,“她卷走了陈大有二万多块钱,要不陈大有也算了。人跑了就跑了,还把家里的钱卷走,气人。”
  丈母娘又说了半天,说这女人的不是。
  从彤就给陈燕打电话,陈燕说,“我听说了。没办法,这女人就是这德性。以前一直表现出来那种好吃懒做的本性,现在跟人家跑了,这也很正常。只是苦了我哥和孩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