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4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士脸色微变,瞪眼制止女人,“现在何小姐的势力,不是我们能抗衡的。当心祸从口出,被她料理的人还少 吗。”
  所有污言秽语,揣铡怀疑,都激不起我半点涟漪,我还记得这种感觉,无能为力的,天崩地裂的,在得知容深 牺牲噩耗,就是这样,现在它卷土童来。
  这是我最畏惧的,比贫穷,饥饿,凌辱,疼痛还畏惧的,失去的感觉。
  车在一通疾驰后驶入小区,还没有停稳我便迫不及待推门跳下去,我冲进客厅,每一处墙壁都灯火通明,保姆 看到我回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朝我哭着磕头,“夫人,您打骂我吧,是我没有照顾好小姐,傍晚她喝了乃, 我哄她睡了,就去做别的事,入夜又到了喂乃的时间,我进屋看到她脸色发青,已经没有呼吸了。我给您和先生打 电话都没有人回应,保镖半个小时前已经去酒店找您了。”

  我瞳孔猛烈收缩,铺天盖地的绝望将我侵袭,犹如_场发了狂的龙卷风,撞击在我身体每一寸,心脏不停淌 血,漏气,失掉所有支撑,只剩一副空壳,麻木,空荡。
  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想象那一刻,我被击垮的那一刻,我以为自己永远都站不起来,会彻底疯魔。
  我撕心裂肺大叫一声不!朝二楼踉跄飞奔,冲进乔慈的房间,身后是保姆的哭声,是无数紧随而来的脚步声, 他们都没有能力制止阻拦我,我垂下两条仿佛被剥光筋脉的手臂,在身侧括晃,嘴唇颤抖许久,竟连一声惜惜都喊 不出。
  这是我这辈子走过的最长的路,长到我每迈出一步便丧失一些力气,屋子里没有半点不同,只是躺在婴儿库上 的小人,再也不会哭,不会笑,不会吵闹。
  我双脚一轮瘫倒在地上,眼前水汽弥漫,似乎跳入冬季泛着白霎的湖泊,四周都是水,寒冷的水,甚至冰块, 那些冷水汇聚成眼泪,聚集在我痛不欲生的眼睛里。
  我一点点爬进去,颤抖手伸向粉色的小库,乔慈身体早已没有了热度,只剩最后浅浅的余温,那张可爱纯真的 脸孔,变得青紫,了无生气。

  我最后一丝侥幸和期待崩塌,闭上眼嚎啕大哭,我失去了她,失去了我的女儿,她是容深离去后我雜世界里 最美好的光明,她是我久旱的土壤一场春雨,驱散了我一半仇恨,把我的岁月变得生动温暖,她是我的弥补,是我 的延续,我并没有抱过她太久,我很怕,很怕自己脏了她的纯净,我那么担优她卷入大人世界的战乱,多想把她 藏起来,藏到永远不会被伤害的地方,我想把前半生没有得到过的全部给她。

  乔苍在我声嘶力竭的哭喊中踹飞了站在身侧的保镖,他周身散发出强烈的杀气、怒意、狂躁与愤懑,一张脸荫 狠至极,恐怖狰狞。
  “为什么不抢救,你们都他妈活腻了。”
  保镖趴在地上晬了 一口血,他艰难说杜大夫在隔壁,是他说不必了。
  他话音未落,一名穿着白色长袍的男人从门外进入,他看了一眼屋内的惨状,对乔苍说,“是我制止了,因为 没有用,根本不会抢救过来。何必让她这么小的身体再受折磨。”
  乔苍胸口剧烈起伏,他在压制,如果这口气没有压制下去,遭殃的会是什么谁也不敢预料。
  我已经疯了,他不能再陪我一起疯,他握拳闭上眼睛,身体有隐隐颤栗,房间陷入死寂,只剩我嘶哑的哭声, 漫长的时间后,我抱着乔慈跌倒在墙角,气息奄奄对乔苍说,“惜惜没了。”

  我全身都在抽搐,听不到半点声音,只是不断淌泪,像怎么都淌不完,很快浸湿了领口,浸湿了大半旗袍。
  乔苍咬牙间男人到底怎么回事。
  “何小姐应该在孕期沾染了大量的滑胎物,深入血液,供给子宫,胎盘,被婴儿吸收,即使平安生出来也会夭 折,一旦毒发来势汹汹,几秒钟就窒息而亡,根本来不及救抬。”
  保姆哽咽说是不是被人下了蛊,他们不知小姐的生辰和姓名,对这间房子下蛊。
  她指了指窗外,“家里死了很多鱼,之前只是偶尔一条两条,最近几个月突然死了二十来条。”
  男人思考了下,“平时谁喂这些鱼。”

  保姆看了我一眼,“夫人喂居多,我清理水池
  男人走到我跟前,我嗅到空气中属于陌生人的味道,下意识抱紧乔慈,将她死死往我怀里按,生怕被人夺走 ,连这最后一点时光都不留给我。
  乔苍伸手拦住男人,他们交涉了两句,男人将想要了解的内容告诉他,让他复述给我,保姆和保镖让出一条路, 谁也不敢发出声响惊扰我,乔苍缓慢蹲在我旁边,他喊我名字,我抖一下,他触摸我的脸,我再抖一下。
  我哭着问他是要抢走惜惜吗,我只要最后一会儿行吗。
  他心疼得眼睛发红,咬牙咽回喉咙的酸涩,他沉默忍了许久,声音沙哑问我,“除了家里的东西,你还有没有 吃过什么。”
  男人说不一定食用,香水,熏香,甚至纤维发蜡都有可能。
  他说话时我目光不经意掠过乔苍停在我脸上的手,一瞬间我犹如万箭穿心,“血玉珠。”

  保姆听到这三个字,她说我知道。
  她冲出房间,很快拿回来那串珠子,交到男人手上,“夫人告诉我这是常小姐的父亲常老赠送她的。她觉得很像 佛珠,可以保胎儿平安,就戴上了,戴了两个多月。”
  男人接过闻了闻味道,立刻蹙眉,将东西从鼻下移开,“滑胎药长时间沾染觖碰,尤其是液体传播,鱼类死亡 很正常。何小姐佩戴的血玉南珠非常少见,很多人都不了解,它其中含有成分包括芭蕉,白附子,洋金花,桃红 这些全部是致使滑胎的,比麝香威力大不止几倍,胎儿沾染回天乏术,不能及时医抬,小姐能坚持六天很竒迹了。
  保姆焦急说可是小姐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看上去真的很健康。”

  “何小姐没有食用,只是近身佩戴,沾染了药物的气息,通过毛孔出汗,洗浴等途径侵入身体,不会反应在 胎儿的皮肤上,胎儿体内含有剧毒,经呼吸扩散,不到夭折的一天都不会被察觉。当然即使不佩戴,只要放在房间里 ,它香气怡人,长时间散播在空气中,也是一样的结果。”
  他说完深呼一口气,“这位常老要么是津通这些,要么一无所知,总之无外乎这两种,我只能言尽于此,乔先 生何小姐节哀。”
  乔苍立在原地良久没有说话,他眯着眼盯着那串珠子,像静止一般,只是他身上的杀气一分不碱,愈演愈烈,
  又不知因为什么,如数梢散,归于平静。

  他摆了下手,所有人无声从房间里退出,只剩下乔苍和我,他刚要开口,我打断他,“你也出去,我们都冷静 -夜。”
  他沉默不动,我狰狞嘶吼出去!
  我将脸埋入惜惜的襁褓内,嗅着属于她的乃香,快要梢失了,真的快要梢失了,我没有来得及留下什么,可我 再也留不下了。
  日期:2017-10-11 06: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