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4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始终坐在沙发上独自饮酒的短发女人往我离开的方向扫了一眼,冷言冷语说,“那只是你们认为,乔先生对这 个女儿可是爱若珍宝,三天流水宴,哪天不是数百万,这是为自己女儿立烕呢,让你们别在背后放肆,他承认这个 女儿,容不得别人指指点点。三个亿蓝钻,是你我男人那点势力弄得来的吗。何笙不但没有失宠,反而挤走了正室, 这几个月一直是乔太太陪着乔先生,恐怕以后没她的份儿了。除非她真有本事生儿子,但你们看,何笙摆在这里, 乔太太有机会生吗。”

  她们鸦雀无声许久,每个人都像斗败的母鸡,对没能看我失势感到遗憾,没好气嘟囔,“真没想到,何笙竟 然母凭女贵了,都以为她没生出儿子要遭殃,敢情只要她生的乔先生都稀罕。她就算生出一只狸猫猪狗,也照样风 光 ”
  “何笙这点本事啊,还真是学不来,当初我和一个女人同时怀孕,她生了女儿,我生了儿子,我男人就娶我了 ,咱们是依靠儿子获得富贵,人家的女儿是靠母亲的宠爱获得地位。这哪是母凭女贵呀,这是女凭母贵呢。换别的 女人生个试试,乔先生看都不会看一眼。”
  “乔太太来了,天呐,她竟然会到这种场合。”
  我听到不远处挨着入口位置有女人惊呼声,立刻停住侧过脸张望,常锦舟从两扇门外缓缓走入,两名保镖被她 指使留在原地等候,她穿得很素雅,不像是来砸场子抢风头的,笑容也温和,不带丝毫煞气,还主动和两旁宾客打 招呼,那些宾客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都忘了回应她,她也不介意,气定神闲朝我的方向走来。
  人群爆发隐隐的骚动,纷纷摆出瞧好戏的姿态,我立刻招呼一名侍者,小声吩咐他不要让乔先生到这边,否则 今晚就乱套了,等我打发走她。

  侍者点头,我端着两杯酒迎上她,她满脸笑容伸开双臂,似乎要和我拥抱,这么多人都在看着,我再抵触也不 能拒绝,我恍然大悟她到底什么意思了,她来显示她正室的风度,对我容纳的胸怀,而我有丝毫不配合,都是小气 与奸诈。
  我从容优雅与她拥抱,挨着她耳朵说,“处处演戏,不累吗。”
  “人生如戏,不演的确轻松,可什么都得不到,也保不住。”
  我和她分开对方的身体,看到彼此的脸都是灿若桃花,笑容深邃,她四下打量,“惜惜不在吗”
  我告诉她惜惜在家里由保姆照料,常小姐如果想念她,不如稍后一起回去。
  常锦舟故作惊喜问可以吗,不会打扰她休息?
  “打扰不打扰,常小姐不也是我行我素的人吗。你也不会罢休呀。”
  我们对话期间始终保持非常热情单纯的笑意,可眼底刀光剑影暗流涌动,谁也不是省油的灯。
  “何小姐似乎对我有意见,觉得我不是真心道贺,我之所以没有去医院探望,是怕打扰你休息,让你不能好 好恢复身体,看你今天招待这么多人,我才敢露面,我对何小姐是百般忍让,礼遇,这样被误解,我实在寒心。”
  她声音很大,周边好事者听到不少,都在窃窃私语,“要不说乔先生有魅力,家大业大的女人都搞得这么服服 帖帖,小三生了女儿正室来道喜,看乔太太还真像多髙兴似的。”
  “换成你你能髙兴吗?还不是不做样子嘛,用气度把小三比下去,这才是有智慧的正室,乔先生多有眼力,世上 最难缠的两个女人都让他搞上了。”
  我不着痕迹向一侧避开几步,她随我一起,我确定那些人听不清楚,才说,“心意送到了,戏也圆满落幕, 待久了反而露出马脚,常小姐请回吧。惜惜年幼不见光不见客,等什么时候乔苍允许你来看她,你再来。这事我不做 主,毕竟她姓乔”
  常锦舟喝光手里那杯酒,她举起杯子迎着头顶的水晶灯照了照,里面其实一滴不剩,但她看得很有滋味,我间 她还想喝吗。
  她说你不是想要我快点走吗,别抢了你的风头,怎么还肯留我喝一杯。
  我笑出来,“常小姐,你大约太自信了,我想要你走不假,是因为不愿你搅了我女儿的庆生宴,毕竟你这样的 女人,我很清楚你没有这份好心。至于抢我的风头,你是容貌胜我,身材胜我,还是手腕胜我,你拿什么抢啊?”
  她不急不恼,对我的诋毀照单全收,“我用命抢,我有一个什么都为我打点好的父亲,就是我胜过你的地方。
  我看着她不语,她将杯子放在一侧的桌角,“听苍哥说,惜惜很可爱,长得非常漂亮,如果她能顺利长大, 一定比你还要迷人,还要勾魂。可惜,她不能。”
  我脸上笑容猛地收起,她此时意味深长的表情令我仿佛坠入冰窟,冷得瑟瑟发抖,我声音发颤间她什么意思。 她朝前探身,和我交颈,在我耳畔轻笑两声,一字一顿说,“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常锦舟留下这句话没有久留,意味深长指了指那只空杯子,满面笑容转身离去。。。
  她走到门口,两名太太仗着胆子迎上去,问她怎么来去匆忙,不多喝一杯。
  她笑着说女主人不欢迎我呀,我来道贺给足她面子也算仁至义尽,毕竟幼女无辜,我作为长辈也很疼爱,可是 别人嫌我碍眼,我何必不知趣,不如自己主动走。
  “瞧您这话说的,乔先生是您丈夫,他出现的地方,您都是最应该的。谁也不会说您不知趣,还有比您更堂堂 正正的女人吗

  常锦舟很吃这_套奉承,她主动和那名夫人握了握手,将姿态摆得卑微可怜,“如果所有人都像您一样明白 事理,我就不愁了,可惜,在特区我是单薄的弱势,何小姐的势力远大于我,有市局保驾,我也只能退避三舍,处 处让路。她生了女儿,我只求以后有我的安稳日子过,我什么都可以忍让。”
  夫人很同情她,小声说了句什么,她咧开嘴笑,“多谢您。”
  她清秀盏谋秤跋в谀巧让牛诤下5碾吥牵赝房戳宋乙谎郏俏薇任⒚畹哪抗饬钗一肷砝銪翻,
  像被电击过一样,说不出的难受和惊悚。

  两名夫人朝我点头干笑了几声,结伴迅速湮没于人群。
  我无心计较深究,心脏揪得剌疼,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事正在发生,而我又束手无策,我视线黯不定,恍惚落 在常锦舟用过的酒杯上,眼前白光乍现,她在示意我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抑制不住颤抖起来,惊惶崩溃的呜咽从我喉咙溢出,我转身跌跌撞撞冲向乔苍,他正和两名男士交谈,没有留 意到我靠近,我一把握住他手腕,他仓促一抖,酒水从杯口溢出,倾洒在对面男士的身上,乔苍侧过脸有些愕然看 向我。
  我哭着说,“我想回去,马上刻不等。”
  他被我脸上的苍白和泪水惊住,间我怎么了,我括头说我不知道,我很慌,惜惜也许出事了。我不顾一切拉住 他手臂朝外面奔跑,周围人发现这一幕纷纷看过来,甚至出声叫住我们,乔苍知道我不是无理取闹的人,让我不顾 礼数一定是大事,他吩咐下属打点好这边,便跟着我一起坐车离开。

  被麵的男人掸了掸衣服上的酒渍,“何小姐_向稳重,人前从不出措,第一次这么冒失,不会出了什么事 吧。”
  “哎我看刚才乔太太来过,走了之后她就不对劲了。”
  _个太太端着蛋糕路过,嗤笑了声,“还能因为什么,和正室斗法败下阵了呗,缠回去撒娇,好歹给乔先生添 了女儿,可不借机狮子大开□,何小姐之前什么人我们也不是不知道,她不就擅长吸男人血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