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4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松开握住我的手,掌心触摸我脸孔,有些若有所思的失神,“我很竒怪,怎么会有这么年轻,道行修炼这么 髙的女人,连我都被你迷惑住。”
  我仰起头,鼻尖挨着他下巴,“乔先生收了我吧,省得我为祸一方”
  他嗯了声,“早晚的事,不急,让你再嚣张一段日子”
  "你怎錄我,,
  他目光下视,落在我旗袍崩开的盘扣上,白嫩的半团肉若隐若现,十分吸引眼球,他间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故意的呀,这样才性感。
  他眉眼一冷,手指灵巧穿梭而过,将扣子按进了孔中,“知道怎么收你吗。就像上一次那样,把你按在沙发上 ,千到#求饶。,,
  我故意缩了缩,用深深的沟壑夹住他手指,他骂了声妖津,我脸埋进他衣领内嗅着清冽好闻的味道笑了许久。
  我们抵达唐古拉酒店,比宴会开始时间迟了二十分钟,乔苍长女的庆生宴谁也不敢怠慢,因此只有我们两人到 场最晚。
  进入宴厅我被眼前的人山人海震撼住,我没想到乔苍办得这么盛大,我原以为怎么也要等到百日宴,毕竟只是 女儿,又不是长子,实在配不上这样的规格。
  我冋他是不是太隆重了。
  他说我们的女儿就应该这样隆重。
  视线里每一处角落甚至每一块砖石上都站了人,他们非常喜悦,仿佛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喜事,推杯换盏间朝门 口探头张望着,当看到我挽着乔苍出现,便爆发出一阵掌声和惊呼,道喜的贺词从四面八方此起彼伏响起,我几乎 回应不过来,只能不断对所有人颔首微笑,一些更加懂应酬之道的男人夸赞我生了女儿后风姿更胜从前。
  一名穿着商务西装的男人走过来,他身旁是他夫人,后方跟着侍者,侍者托盘上摆放了许多杯颜色不同的酒, 乔苍为我选择了一杯葡萄酒,他自己拿了一杯香槟。
  “恭喜乔先生和周太太喜得千金,今日没有把女儿抱来真是可惜,郎才女貌的璧人会生出怎样漂亮津致的女儿 ,我们都想一睹风釆”
  夫人的话说完,气氛陷入莫名的僵滞中,男人一愣,朝她恶狠狠瞪眼,她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无比茫然错愕 ,乔苍沉吟片刻,语气冷飕飕间,“周太太是哪位。”
  夫人下意识看向我,与此同时幡然酲悟,她立刻讪笑拍了自己额头一下,“我记错了,是何小姐。”
  男人也跟着打圆场,“都是过去式了,一时没有改□,乔先生不要和内人计较。”
  乔苍无动于衷,他对我的过去丝毫不在意,可对于周太太这个身份和称呼,充满了剌,每当有人提及,他都想 要扎对方,因为他很清楚容深在我心上的分量,他想要征服我,却取代不了他。
  夫人端着酒杯避开,只留下男人自己,他千笑了两声问乔苍,“乔先生千金取名了吗?我认识一位很髙声望的 大师,凡是他取的名字,不缺功名利祿。不过他不是谁都管,广州世家大族武氏,出一百万为幼子求名,他死活不 肯,他说幼子不是龙凤相,取好了只会压他的福寿,让他短命。乔先生的女儿自然是福祿绵长的龙凤相,不如我为您 邀来。”
  乔苍说内人已经取过。
  男人分不清乔苍说的内人是常锦舟还是我,迟疑着不敢接话,直到我举起酒杯示意他,他才恍然大悟,“何小 姐爱女心切,没想到我搁在心上还是晚了一步。”
  “小女年幼福薄,承受不起这么多叔叔伯伯的记挂。”
  说他是叔叔伯伯,是极大的抬举,男人受宠若惊,将杯子压得很低,杯口几乎只能觖碰到我的底座,我没有喝 这杯酒,仅仅象征性挨了挨唇边。

  更多宾客汇集这边,我不失礼数打点应付了所有人,眼角余光忽然瞥到远处的餐桌,几抹身影吸引了我注意, 我扯了扯乔苍袖绾,小声告诉他我去休息下,便从人群内挤出,我不动声色逼近那团富太太泛滥的重灾区,停在不 远不近刚好能听到又不易被发现的地方。
  薛太太站在中央的焦点,她面前的女人间,“她不是代孕吧?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这才刚生了几天就穿上单 薄的裙子了 ”
  薛太太冷笑,“都别忘了她可流产过,她之前私生活那么乱,谁知道她还能不能怀上啊,怀上能不能生啊,搞 不好真是别人肚子里出来的,交给她养而已。”
  “乔先生这图什么呀,就为了给她颜面吗?”
  薛太太满口尖酸刻薄的语调,“她用别人给吗,她克死了自己男人,继承那么大笔遗产,她想要什么没有,要 个孩子算什么”

  她话音未落,我已经站在她身后,像一Ju面无表情的幽魂,直勾勾凝视她的背影,其余太太都看到了我,脸色 瞬息万变,薛太太间她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她面前的女人颤颤惊惊朝我努嘴,薛太太转身看见我的霎那,她也有些愕然,“何小姐…您不是和乔先生在招 待宾客吗。”
  我皮笑肉不笑说,“是呀,他招待男宾,我来负责诸位太太,吃好喝好玩好。”我顿了顿,“唱好。”
  她间我唱什么。

  “唱戏啊。多年不见您这样的好戏子了 ”
  她觉得难堪,梗着脖子没好气哼哼,我朝前走了几步,将她们包围起的圈子打乱,“我怀孕五六个月时,还与 薛太太碰过面,您是看到我肚子的。谁让我年轻嘛,生养了好恢复,不把坐月子这种习俗搁在心上。不过薛太太如果 还想追生可不能学我,您这把年纪坐月子怎么也要半年才行,身子骨禁不住折腾。”
  我这话逗得周边几位太太掩唇窃笑,薛太太脸面下不来,她仰起头质间我,“何小姐,我不就是背后议论了你 几句吗。又不是只有我这样说,特区所有人都这样认为,你至于处处针对我,过去这么久还不肯罢休吗。”
  我故作惊讶挑眉,“薛太太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从不记得,您还在背后议论我了呢。您这是不打自招呀。”
  她被我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我笑得从容得意,“薛太太,看您这张脸垮得够狠的,您还不到五十岁,和 自己结这么大的仇千什么呀。有空勤保养,多贴贴膜,少在背后嚼舌根,掀风浪,再长一层皱纹,您可就没法看了

  我留下这句话,在一阵压抑的笑声中转身扬长而去,薛太太怒不可遏朝我背影晬骂了一口,“神气什么,还不 是生个丫头片子!狗屁钱都不值。”
  旁边涂抹着橘色口红的年轻阔太撇嘴,“长子和长女一字之差,可是天壤地别,她福气那么好,也是时候走背 字了 昔通老百姓家儿女都一样,沾上了权贵的边儿,生个女儿还不如不生,倒给人添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