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2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显然曾经试图下水去追,此举简直就是拿生命在冒险。李牧野过去拍了拍老崔的肩膀,道:“兄弟,别自责,这老独眼龙跟山狐狸一样狡猾,当时那个情况,稍不留神就会掉下去,谁都是自顾不暇,没人能想到他敢那么干。”
  老崔懊恼道:“他肯定是有意的借水道走了。”
  老班长等人虽然困惑于尤里为什么忽然离开这件事,却谁都没问出来,老班长道:“他走了也没关系,我们已经完成任务,原路返回就是了,不需要他带路这座山也难不住咱们。”
  李牧野摇摇头,道:“不会这么简单的,这件事绝非偶然的意外,通知所有人,大家回程的时候多加小心。”

  其他人不明就里,老班长和七点六二见李牧野说的郑重,都纷纷凛然,下去把李牧野的话转达给每个人。
  天色暗淡,入夜后的丛林到处充满危险,既要防范猎手们留下的陷阱,又要当心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出现的天然陷阱,例如沼泽和终年不灭的地下火坑。
  李牧野一边下令众人清点装备,利用猎人们留下的简易房子原地休息。一边独自坐在河边盘算眼下的局势,如果尤里的落水并非意外,换做自己是柳辛斯基,此时此刻能打什么主意?
  莫斯科,尼古拉军用机场,十几位国家杜马成员正陪着新任主席马尔科夫先生登上飞机。安保人员紧锣密鼓的忙碌着,把随行的物品,包括几十条打猎使用的杜高猎犬运上飞机。

  作为安全委员会成员之一的提莫夫对身边过来陪同送行的狄安娜说:“柳辛斯基想坐上联邦央行的行长位置,马尔科夫先生的态度至关重要。”
  狄安娜黛眉微蹙,道:“一场围猎应该还不足以让马尔科夫先生改变主意吧?”
  提莫夫道:“我们这位前部长阁下是一位坚定不移的俄罗斯主义者,他不喜欢柳辛斯基国际主义的那一套,所以不管他怎么拍马屁都不会起作用的,尽管主席先生十分喜欢围猎游戏。”
  狄安娜深以为然,道:“除非现在立即换一位主席,否则他的打算休想得逞。”
  提莫夫道:“马尔科夫主席的安保工作是贝尔戈米负责的,他跟柳辛斯基不是一个系统的,而且一直面和心不合,最近又深得马尔科夫主席赏识,一定会不遗余力的确保安保工作不出问题的。”

  狄安娜忽然道:“我丈夫也去了乌拉尔山脉,他在那边跟柳辛斯基合作了一个训练营。”
  提莫夫道:“这件事我知道,柳辛斯基在安全委员会上报备过,安委会那些大佬们在那边跟搞了个铀矿项目,需要一支私人武装力量执行清场,那是绝密项目,秋明州的那些老猎手们一直盘踞在山里,非常碍手碍脚,马尔科夫主席这次就是以视察项目紧张为名过去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打他的电话也联络不上,要不是莫斯科这边有太多事情走不开,我真想跟着这架飞机一起过去看看他。”狄安娜有些担忧:“也许是因为联络不上吧,如果二十四小时内还联络不上,我打算带一支快反部队直接飞过去找他。”
  提莫夫道:“可以。”话锋一转忽然问道:“他这次过来还带了个小姑娘来?”
  狄安娜点点头,道:“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
  提莫夫道:“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狄安娜道:“我回答的非常明白了,她是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孩子两个字她刻意加重的读音。
  提莫夫道:“你很清楚,你们之间的关系对我们彼此合作关系的意义。”
  狄安娜自信的说道:“生一个你们还不放心,那就再生几个好了。”
  提莫夫满意的:“我就是这个意思,离婚不过是个形式,孩子才是家这个概念的基础,为了俄罗斯的利益,我亲爱的女儿,你要把这个人栓的牢牢的。”

  “放心吧,就算不是为了俄罗斯,我也会的。”狄安娜道:“我做好您让我做好的事情,也请您不要再安排伊莲娜去做那些尴尬的事情了,我不希望陪伴伊娃成长的人带给她太多不好的影响。”
  提莫夫点头同意。有些担忧的说道:“他去那边参与清场行动,就算没人要害他,也还是难保绝对安全,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太喜欢冒险了。”
  狄安娜道:“这个倒不必太担心,我在他身上放了几件保命的武器装备,如果不是遇到特别极端的情况,以他的机智和身手,自保肯定没问题。”
  山高林密,野狼的嚎叫声此起彼伏,篝火映照下是一张张跃跃欲试的年轻脸孔。此时此刻的境地根本没有引起任何恐慌,在这深山老林里,太岁村的这些年轻人个个都是能在这地方活到老的生存专家。大山对他们来说就是取之不尽的宝库。
  狼群对这支队伍而言就是肉食和皮毛,毫无威胁。
  篝火上烧烤着驯鹿肉,发出孜孜的声音和诱人的香味,老崔割下一大块肉递过来,道:“老板,吃点东西吧。”
  李牧野咬了一口,点头赞道:“徐哥的手艺还不错。”
  徐哥就是老班长,本名叫徐继伟。

  “如果可以,真想什么都不管,就在大山里住上一阵子。”本名张金亮的七点六二凑过来。看着李牧野问道:“老板,咱们这活儿干的干脆利落,您怎么好像心事重重的?”
  “没什么,就是向导官被水冲走了,有点遗憾,这老毛子虽然不讨喜,但毕竟同行一场。”李牧野有所保留的说道。
  徐继伟过来说道:“狼嚎的这么惨烈,肯定是捕猎过程中遇到厉害的对手了,要不咱们过去瞧瞧,只当是陪老板散心了。”
  乌拉尔山东麓是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夏季的,密布的针叶林遮天蔽日,即便是在最炎热的夏季,这里也有终年化不干净的冰洞地窟。稍不留神就可能一脚踏空跌落深坑。

  黑暗中,一行四人带着夜视设备小心行走在林间。循着狼嚎的方向,寻到一片小山谷中。
  “狼群!”老崔一指前方,提醒道:“别走了,这里就能看清楚了,再往前狼群受惊,会转而攻击咱们,那就没好戏看了。”说着,一马当先引领其他人来到一块相对平坦干净的巨石上。
  “那是什么东西?”李牧野汇聚目光往下看着,只见山谷里大约有十几匹大狼,靠近一片山崖脚下窝着一团巨大事物,依稀是一头成年母鹿,应该就是还没死透的猎物,偶尔还发出一声凄惨的悲鸣。在母鹿旁边守着一头小兽,一对儿圆溜溜的眼珠子冒着绿光,嘴里发出嘶嘶的低吼声,它背靠山崖,守在母鹿身边,只要有大狼靠近,便立即冲上去撕咬。
  李牧野注意到母鹿的肚子已经被撕开,内脏流淌了一地,那小野兽还时不时的去啃一口。不由啧啧称奇:“这么小的家伙,居然敢跟群狼叫板,这就是貂熊吗?”
  老崔点头道:“别看小,却非常厉害,皮糙肉厚,百毒不侵,上下颌骨的咬合力比狼和熊都厉害,因为主要以食腐为生,所以嘴巴里的唾液含有很强的致病菌,被它咬上一口后果不堪设想,一般情况下,即便是狼群这么强大的动物也不愿意招惹这玩意,而它不但敢抢狼群的食物,甚至敢去抢熊的猎物。”

  “很好!”李牧野点点头赞道。
  张金亮问道:“老板,好在哪儿了?”
  李牧野反问道:“你们猜猜,我说的好指的是什么?”
  老班长道:“这东西的皮脂特别厚,是最好的治疗烫伤的东西,老板是说这个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