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2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个人都不说话,因为此时无声胜有声。两个人也都不动,因为此情已动只需安静体会。
  良久。
  “是个女孩儿。”
  终于狄安娜先开口了。
  李牧野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接过这小小婴儿,仿佛手捧的世间最珍贵之物,也许比那还要珍贵不知几许倍。
  黑而浓密的头发,蓝色的眸子,高鼻梁,小巧的嘴巴,粉嘟嘟白嫩嫩的脸蛋儿。真是一个漂亮极了的小姑娘。李牧野看着她,唯恐自己的目光会吓到她。

  “还没有名字。”狄安娜说道:“伊莲娜给她起了个俄罗斯名字,我只接受了一个简称,正式的名字还要等你来起。”
  “就叫李安琪吧。”李牧野道:“她的俄罗斯名字叫什么?”
  “伊娃。”狄安娜道:“我喜欢安琪这个名字,安娜的安,这个琪是何晓琪的琪吗?”
  李牧野道:“是。”
  狄安娜抿起一丝微笑,道:“李牧野,安娜,晓琪,一家人。”
  李牧野道:“你这么说,让我感到惭愧又欣慰。”

  狄安娜道:“你不该感到惭愧,我已经从你这里得到了最好的一切,金钱,地位,信任,宝宝和生死不弃的爱,没有几个女人能在我这个年纪时就得到这一切,就算我是个贪心的女人,也不能再要求更多了。”
  鲁少芬站在十米之外看着狄安娜,她站在那里如标枪般笔挺,金色如瀑的长发从她肩头垂下,浑身充满了自信,仿佛散发着神一样的光辉。这世上竟有如此完美的女性,她看上去是那么的成熟,却又有着幼稚单纯的神韵。爱的光芒从她身上流淌开来,蔓延成无数情丝将小芬儿的李大哥牢牢捆住。
  这世上怎么会有男人舍得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九个月?
  古尔诺夫庄园已经更名为安娜庄园。
  老崔请假先回南郊的房子看看,李牧野带着看什么都新奇的鲁少芬乘车跟着狄安娜来到这里。一回来就赶上楚秦川闻讯过来见面。李牧野便让狄安娜带着鲁少芬随便转转。

  也许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缘故,楚秦川看上去竟似比离开的时候还年轻了一些。
  楚秦川也在仔细打量李牧野,道:“我真没想到你会突破年纪骨骼生长的自然规律,把体力锻炼到这个层次。”
  李牧野一笑,道:“人怕逼,马怕骑,我这也是被你们逼上梁山的。”
  楚秦川叹了口气,国内发生的事情他一清二楚,所以他很清楚陈淼有卸磨杀驴的打算。也知道李牧野在金源正何那件事上面摘了陈淼培育多年才成型的桃子。得到这个消息后,这个久经风雷的老特工也不禁有点钦佩这个年轻人的胆略。
  “你不要怪陈淼,她完全是出于国家战略需要考虑做出的决定。”楚秦川道:“你在这边大步后退,回到国内却在锐意进取,这些做法本身就已经跟陈淼对你的期待背道而驰,处在她的位置,你的行为叫脱离控制,是这一行的大忌。”
  李牧野道:“我承认有些事办得任性了,但你必须也得承认,我跟她之间从未建立起百分百的信任关系,虽然她是我最信任的朋友的亲姐姐,并且一手把我推到了今天这个位置上。”

  楚秦川道:“你的精明和胆略超过了我们的预估,从你在基辅跟基里琴科建立经贸合作关系开始,就已经在计划脱离我们的掌控,可惜我那时候被你谦虚求教的态度迷惑了,从未想过你有能力挣脱出我们的掌控,直到后来牧业集团在联邦境内建立起一个令我们也不得不依赖的商业圈,我才意识到你已经是尾大不掉。”
  李牧野道:“您知道,我一直都不是个野心勃勃的人。”顿了顿,又道:“尽管被你们架上梁山,可我一直想尽办法让自己游离在权利体系之外,我想每个人都有选择怎样生活的权利,你们可以试图操纵我,而我当然也可以选择摆脱。”
  楚秦川点点头,认可了李牧野的说法,道:“是的,你的确暂时赢得了胜利,而且,就目前的局势看,我们在这边的工作对你的依赖程度要超过了你对我们的依赖,如果没有提莫夫对你的信任,我们的很多工作都没办法顺利开展。”
  李牧野道:“如果不是这样,我也没可能虎口拔牙,在陈淼嘴里把金源正何捞出来。”
  楚秦川道:“陈淼这么多年还从没吃过这样的亏,作为你曾经的半个老师,我必须提醒你一句,激怒她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女人无论多聪明,总是会在某一点上失去自控力,她一旦疯起来,对你来说后果会很可怕。”
  李牧野道:“所以我才要不停的提升自我。”
  楚秦川道:“人力有尽时,你必须承认一个事实,就是你目前的实力还远不足以跟她抗衡。”
  李牧野道:“您是来劝我再接受她招安的?”

  楚秦川道:“我是来帮你好好活下去的!”
  李牧野把手一摊,道:“看来咱们没什么必要再谈下去了。”
  楚秦川叹了口气,道:“就算你不肯接受招安,也没必要一直这么跟她作对下去。”
  李牧野一乐,道:“看来这位陈二姐又有用得到我的地方了?”
  楚秦川点点头,道:“我们计划在乌克兰建一座油库转运码头,位置已经选好了,就在赫尔松。”
  李牧野会意道:“你们想进到车臣分一杯羹?”
  楚秦川道:“我们没有那么贪婪,只是想得到一个稳定的购买渠道,现在的问题是国际原油一直在涨价,联邦政府囤积居奇不肯出售给我们,这就直接导致我们那边新修油库计划搁浅,连带反应是许多前期准备工作都成了无用功。”
  李牧野何等精明,立即意识到这事儿给陈淼构成了极大困惑。转而往深处想,楚老师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白,就是希望自己动用在车臣的人脉,借着跟几大新贵家族的关系,帮她找到一条稳定的输油渠道,确保她的计划没有不当之处。
  “这事儿很难办,涉及到车臣地区的事情都非常敏感,我得考虑考虑。”李牧野沉吟着说道:“也不是说就不能办,但是凡事都得讲究代价。”
  楚秦川心中暗骂小混蛋,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老人家。嘴上却道:“这件事的确很难办,你提些条件也是应当的。”

  李牧野道:“不是提条件,而是要看陈淼的态度,这事儿不是我不给您面子,而是她在国内做的那些小动作让我没办法再给她盟友的待遇,再多的话我就不说了。”
  楚秦川道:“你不要把这件事想的有多严重,以陈淼过往的资历,这个黑锅她还是背得起的,在我看来,这事儿对你而言是个改善关系的机会,你不应该用这种强硬的方式跟她较劲。”
  李牧野一笑,忽然道:“酒逢知己千杯少,后面还有半句是什么来着?”
  话不投机半句多。楚秦川无奈的点点头,道:“看来我今天就不该来对你说这些话。”
  李牧野抱拳道:“我得谢谢您,无论我跟陈淼最后如何,您始终是我的良师益友,这边没有您撑起局面,我也不会走的那么安心,尽管在有些事情上你我略有差异,但在大方向上我们是一致的。”
  楚秦川有些感慨,道:“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你不会永远二十二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