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下来就为阴阳守界人,阴兵过境家中三个鬼魂陪睡》
第19节

作者: 散人天天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怪不得素华说什么样的爹就什么样的儿子,这是在暗讽我和我哥一个媳妇。
  但是我们的情况和这完全不一样,我哥是个傻子,小钰其实就是嫁给我的。

  我恼怒的满脸通红,觉得这事又丢人又难以启齿,一时之间竟想不道好的话语来反驳,只能指责她胡说八道,明知道我爹不能醒来,在这毁我爹的名誉。
  素华只是冷笑,并不多做辩解。
  李岩没想到事会这么乱,向着我二伯问道,“你媳妇说的这些,你都信么?”
  二伯脸色极差,脖子上都是青筋,狠狠地道,“我,我之前好像,唉!”
  他狠狠地用拳头捶了一下地。
  二伯不想说,但从他现在的表现来看,应该是相信的,或者,他遇见过?
  如若我爹真的想他们说的这样,二伯一时冲动,是有可能不想让我爹醒来的。
  事关伦理,李岩不想再多问,将话题引到手中的夜伏子上来。
  二伯开始不愿回答,后来被问的急了,站起身来,说要单独告诉他。
  日期:2017-10-08 07:41:54
  他似乎连素华都不愿意让知道。
  两个人在房间说了一会话,李岩走了出来,手中依然抓着那只夜伏子,对着二伯道,“放心吧,我会将它好好超度的。”
  二伯伸手抚摸那只夜伏子,眼角又湿了。

  护魂灯是二伯打熄的,我让他和我一同去见爷爷。
  二伯缓缓摇头,就是不去,我拿他没有办法。
  李岩拍了我一下,“小孩子别那么强势,这样的事让你爷爷自己处理吧。”
  临出二伯家门的时候,李岩突然转头问素华,“你是不是中元节出生的?”
  素华愣了一下,问,“你怎么知道?”
  李岩没回答,拉着我从二伯家走了出去。
  出门之后,我问李岩,“你相信我二伯说的么?”
  李岩唔了一声,“我是道士,这样的事说不好。”
  见他不愿意正面回答,我就问那只红眼的夜伏子是怎么回事,现在夜伏子身上就被压了一张符。

  不过我觉得他未必愿意告诉我,二伯和他私聊,显然就是不想被别人知道。
  李岩瞥了我一眼,似乎看懂了我再想什么,“你二伯之所以要单独告诉我,主要是避开他那个小老婆,至于这个夜伏子,我可以告诉你,它是特殊的魅,既然我遇到了,就一定要超度掉的。”
  虽听人说过鬼魅,但从不知道魅是什么。
  日期:2017-10-08 07:42:34
  李岩解释道,“鬼魂有痴念就会留在阳间,这我跟你说过,但鬼魂是阴灵体,不能出现在阳光下,但有一种可能不惧阳光,就是鬼魂在极端巧合的情况下,和小动物的魂魄归为一体,而这种东西,就是魅!”

  虽然心中的气愤还没消去,李岩对于魅的解释还是震撼到了我。
  这么说这只夜伏子的体内其实有一个鬼魂,二伯对它很上心,应该还是一个很重要的鬼魂。
  当我这么推测的时候李岩点了点头,让我猜猜这魅是谁的鬼魂化成的。
  二伯原配的媳妇死的很早,娶了这个小媳妇之后一直没有子女,难不成这个魅,就是二伯原来的妻子?
  李岩点头证实了我的猜想,此时我才明白,在青云观的时候,李岩说二伯被鬼附身过,他能为什么露出羞赧的神色。

  一定是他原配妻子的魂魄守着他终年不走,这才偶然和梁下的夜伏子撞成了一体,化为了魅。
  李岩说二伯不懂,魅是会吸食人的精气的,若不超度掉,还容易凶性大发,到时候比鬼厉害。
  李岩不让我乱说,连爷爷也不要告诉。
  回到爷爷家之后,将夜伏子拿给爷爷看,爷爷一眼就认了出来,颤抖着手指着它,说就是它打翻的油灯,问李岩是哪里捉来的?
  李岩告诉爷爷这夜伏子是二伯驯养的,至于为什么要来害我爹,原因没有隐瞒。
  我原以为爷爷会暴跳如雷,大骂二伯逆子,大骂素华胡说八道。
  没想到爷爷出奇的平静,闭眼点了点头,“我是让奉天的爹跟踪过素华。”
  本来我心中极为气愤的,爷爷的这句话让我突然有些害怕,害怕爹真的做过什么事情,若是真的,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爹。
  至于让我爹跟踪素华的原因,很简单,爷爷说是因为村里其他人都娶不上媳妇,而这个素华是自己找上门来的,指名道姓要嫁给二伯,爷爷觉得有些奇怪,就让我爹跟踪过她几次,至于我爹是不是做过令人不齿的事,爷爷不敢保证。
  日期:2017-10-08 07:42:59
  说完了这些,爷爷又道,“这东西绝不是老二驯养的,老二没那个本事,也不会害远图,我看肯定都是那个女人干的,也都是她唆使的,掐在这个节骨眼上给老二说这事,这女人的心好毒!”
  开始我不懂爷爷为什么要这么说,后来才明白他是为自己找个台阶下,过了一会他又道,“唉,报应,报应。”

  李岩神色尴尬,对这样的事不做点评,进去看了看我爹,对爷爷道,“奉天爹的情况不太好,魂魄出现了溃散之相,应该挺不过今夜了。”
  爷爷泪如雨下。
  我也跟着哭,哭了一阵,觉得李岩的本事很大,一定还有办法的,就不哭了,转头给他跪下,求他一定要救我爹。
  李岩没说不行,也没说行,在那儿愣着。
  这让我觉得肯定有办法,就继续磕头,磕的蹦蹦山响。
  李岩赶紧将我拉了起来,叹了口气道,“好吧,那我就勉强一次,试试问地借寿!”
  见我们都不明白,李岩解释说这问地借寿,其实就是问大地借些许寿元来,人们常说天生地养,死后也埋入土中,有很多人遇见大山则叩头,这是很有道理的,因为有地气,可以给人运势,李岩要做的,就是求这一片土地在供养我爹一段时间。
  若这一片土地能答应,我爹的魂魄就不会散,若这一片土地不答应,那他也没有办法了。
  我没想到还能管土地借寿命,含泪道,“你给这脚下的土地好好说说,多个人少个人,不就给吃流水席一样,又没什么区别的。”
  李岩微微一笑,“你比喻的不错,不过这可不是吃流水席,这是逆天行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