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下来就为阴阳守界人,阴兵过境家中三个鬼魂陪睡》
第18节

作者: 散人天天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指着我爹眉间给我们看,那里似乎真有一团淡淡的黑气。
  李岩说要用爹身上的怨气,去寻找被夜伏子带走的怨气。
  从身后包里摸索了两下,拿出来的竟然是一只纸鹤。
  这纸鹤浑身雪白,只爪子漆黑,做的惟妙惟肖,头顶还点了朱砂。
  李岩将那纸鹤擎在手上,他双手抱住了纸鹤,嘴里念叨了几声,用那纸鹤的喙对准了我爹的眉间,那一团黑气像是一团被风吹动的蒲公英种子,挂在了纸鹤的喙上。
  好像鹤真的衔住了一样。
  日期:2017-10-08 07:39:07
  随后李岩来到了院中,又对那纸鹤拜了几拜,喊了一声“起!”
  那只纸鹤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着它,竟然缓缓飞了起来。
  我还在惊讶,就听见李岩对我喊道。
  “跟上它,最后它落在谁家,就是谁害的你爹。”
  我和李岩跟了出去,此时再看那纸鹤的时候,已经飞的很高,就算山村中有人看到,还以为头顶有一只大鸟飞过。
  它飞了一会,终于坠在了一家的门前。

  就是这家人害的我爹?
  我愤怒之极,想要一脚将门踹开的时候,忽然发现不对,这家怎么那么熟悉?
  刚才唯恐失去纸鹤的踪影,一直抬头看天上,猛的低头,竟然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山村哪个地方。
  李岩随后赶到,“愣什么,敲门!”
  此时我才反应过来,这,这不是我二伯家么?
  我对李岩道,“这是我二伯家,我们是不是找错了?”
  李岩的神色并没有太大的波动,想了一下,才嗯了一声,“进去看看再说。”
  见我依然犹豫,李岩道,“若真是他做的,那也符合逻辑,刚才我还在纳闷,昨天晚上才点燃的护魂灯,今天早上就被人扑灭,实在是太过于巧合。只有他知道我们点燃了护魂灯,也只有他,以为我们昨天晚上会住在你爷爷家。”
  李岩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昨天的情景,点护魂灯的时候二伯确实又来过,当时他站的远远的,我并没有注意,灯点上不久,他就离开了。

  可我爹是他的亲兄弟啊,怎么会过来害我爹?
  李岩突然道,“你忘了他被鬼附身过么?”
  李岩没有多做解释,收了纸鹤,让去我敲门,进去不要说话,看他眼色行事。
  李岩是我见过的本事最大的人,我心中对他很是敬佩,就答应了,“梆梆梆”敲二伯家的门。
  日期:2017-10-08 07:39:42

  过了一会,听到二伯过来,他将门开了半扇,露出头,见我们两个站在门口,吓了一跳,说话都有些结巴。
  在我心中,二伯一直是一个善良而且老实的人,从来没想过他会去害我爹,好几次我差点忍不住想问他,但想起李岩不让我说话,就强行忍住了。
  话虽然能忍住,脸色上还是表现了出来。
  可能发现我的神色不对,二伯说话更加紧张。
  但李岩喜怒不形于色,连声调都是一如往常,指着我说,“我们走到了这儿,奉天说是你家,就过来看看。怎样,今天有没有对着清晨的太阳呼吸吐纳?”
  二伯脸色僵硬,说做过了,此时他小老婆走了过来,二伯对着那女人介绍道,“这个是李道长,是请来给奉天的爹看病的。”

  那女人冲着李岩点了个头,说师傅好,就去厨房张罗早饭去了。
  等那女人走远,李岩似乎无意的问我二伯一句,“你为什么告诉她我是个道士,之前来的时候不是说谁都别说么?”
  二伯拍了一下头,“哎呦,我给忘了。”
  眼看二伯破绽越来越多,我几乎已经能认定就是他所为了,心里难过的很,恨不能跳起来就去训斥他。
  李岩冲着我使了个眼色,让我老老实实地坐着,他在院中继续踱步,大半时间都在顾左右而言他。

  二伯如坐针毡般紧张,想让我们离开,但又不知怎么开口。
  走了几圈之后,李岩打量清了二伯家的形式,站在屋檐下的他忽然道,“你家的阴气很重,是不是还有在邪物作祟?”
  二伯说没有的事,现在家里安详的很。
  李岩哦了一声,说“是么?”
  突然朝屋檐上掷了一把红色的朱砂粉。
  粉末未散去,只见从屋檐下掉下来黑乎乎的一物来。
  李岩眼疾手快,将那东西抓在了手里,“吱吱”乱叫,我跑过去一看,正是一只硕大的夜伏子!
  日期:2017-10-08 07:40:16
  这只夜伏子不但比一般的夜伏子大,而且眼睛也是红色的,李岩哼了一声,“这只夜伏子眼睛都是红的,看来成精了,躲在你们家中,是要吸食你们精气的,待我帮你除了它!”
  被李岩拿住,那夜伏子就想咬他的手,可李岩微一使劲,它便不敢乱动了。
  二伯慌忙拉住了李岩,说这只夜伏子在这住了好久了,没有吸食过人的精气,求李岩别伤害它。
  李岩故意哦了一声,“或许它不吸人精气,可奉天的爷爷却看到它撞翻了护魂灯,我们是一路跟过来的。这东西作孽,不能让它再活着!”
  李岩将它的一只翅膀展开,只见上面确有血痕,这是被爷爷用扫帚给它留下的记号,他指给二伯看。
  李岩作势要将它贯死。
  二伯脸若死灰,“唰”的一下跪了下来,这次抱住的是李岩的腿,大声恳求饶这夜伏子一命。
  见效果达到,李岩收了气势,缓缓地问道,“说吧,这只夜伏子怎么回事?我想它不可能知道护魂灯的事,是你让它过去的吧?为什么要遣它去害你的亲兄弟?”

  到了这个地步,二伯就是想要抵赖也不可得,但要他说自己去害他的亲兄弟,他又说不出口。
  他放开了李岩的腿,垂头丧气的在地上跪着。
  此时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走到二伯的面前,大声吼道,“你,你为什么想要害死我爹?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二伯也流泪了,他趴在地上不停的磕头,撞的蹦蹦有声,“我也后悔了,我也后悔了啊。”
  场面陷入了僵局。
  这时候突然听旁边一个冷冷的声音道,“有什么后悔的,像刘远图那样的人,就该死!”
  二伯的小媳妇不知什么时候走了出来,将半个身子靠在墙上,脸色怪怪的,向我们说话。
  日期:2017-10-08 07:41:07
  我怒不可遏,知道她是长辈,但还是指着她骂了一句,“放屁!你才该死!”
  李岩制止了我,温声道,“好好说话,你的身上的东西忘了吗?别给自己再增业障。”
  那个叫素华的女人微微冷笑,轻轻走了过来。

  二伯让我出去。
  我的倔劲上来,“我就不出去,有什么不能听得。”
  素华走过来将二伯扶起,咬着牙道,“你想听也随你,反正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儿子!我说你爹该死,是因为他为长不尊,曾三番两次的欺负我!”
  素华说我爹为长不尊,净干欺负她的事,这简直是胡说八道。

  要是放到别人身上我信,可说我爹也干这样的事,我坚决不信。
  我太了解我爹的性格了,懦弱、老实,他不会干出这样与伦理不合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