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下来就为阴阳守界人,阴兵过境家中三个鬼魂陪睡》
第17节

作者: 散人天天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转头望向了李岩,“昨天夜里起风了么?”

  李岩笑笑。
  昨天上半夜我守在宅子里,没听见起风,后半夜随李岩去了坟地,更没觉得有风,怎么村里那么多人集体病倒。
  这情形,简直像流行病一样。
  我小声地问李岩,“道士会看病么?”
  李岩道,“还好,山、医、命、相、卜我都涉猎过一些。”
  那也就是说会了,我问他能不能帮这些人看看。
  李岩嗯了一声道,“当然可以,治病救人本就是在修道,修善道。”
  日期:2017-10-08 07:36:00
  我给给周围的人说李岩是个医生,我爹病倒就是请的他,现在病症已经见轻了。

  这几个人不太相信,因为我们这偶有游方医生,在他们中有很多骗子,我虽然这么说,他们还是求黄灵婆。
  黄灵婆苦笑一下站起,进了里间,过了一会又出来,我们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她突然将一把剪刀猛地刺在了另一只手的手面上了,除了李岩,所有人都吓得后退了几步。
  剪刀刺的很深,血不停地流出来,将她整个手染的血淋淋的,黄灵婆脸上抽搐,显然也极为疼痛,她哑着嗓子道,“以前坑蒙乡亲们,以后决再不敢,现在这手抓不了药、也请不了神,大家就别在难为我了。”
  她都这样了,我们还能说什么,让她赶紧把手包扎了,就退出了她家。
  指望不上黄灵婆,朱三奶奶才决定让李岩先去她家看看。
  她家的老头子僵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在他的背上,还趴着一个老头,死死地搂住他的脖子。
  怪不得老头起不来床,原来是被鬼压住了。
  李岩走上前去,看似给屯爷爷推拿,实际上却把那只鬼拎了起来,直接丢到了院中的阳光下。
  鬼魂见不得光,哇哇大叫,浑身冒烟,连滚带爬地逃掉了,幸好朱三奶奶小院中得光面积不大,不然这鬼魂有可能就完了。
  昨天他还说不能把鬼魂丢到阳光下,今天下手却毫不容情。

  我悄声问他原因,李岩道,“对于害人的鬼魂,我一向是这样。”
  片刻之后,刘屯爷爷就能坐起,觉得李岩是神医,在身后跟着看情况的那些人,赶紧涌上来,求李岩去他们家看。
  无一例外,这些人家全都有人被鬼附身,要么是老人,要么就是身体弱的女人,李岩处理的方法也很简单,掐诀将这些鬼魂丢到阳光下,就像抓一只蛤蟆一样简单。
  直到处理完所有的鬼魂,李岩才道,“有点奇怪,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鬼魂缠着人,中元节早过了啊?”
  日期:2017-10-08 07:37:08
  我也叹了一口气,“邪门,这些人还都是我家的邻居。”
  这句话让李岩猛的一凛,他不太熟悉山村的环境,又问了我一遍。
  然后点头道,“这样看来,问题还是出在你们家。” 
  重回我们家一看,没什么异常,只院墙上有尿花碱一样的东西,好多竟然是人形的尿花碱。
  李岩道,“看来鬼魂想进你家,被我印章挡着进不去,这是它们留下的痕迹,见实在进不去,这才退而求其次,跑到了你们邻居家里。” 
  我家门口是放过骷髅头和招魂幡,可这些东西已经被我丢到深潭里了,我和李岩又住了一夜,老宅也有人气,怎么鬼魂还是想来我家?
  李岩让我先回去,他在四周看看,我们的风水他之前看过,不是埋阴地,更不是鬼魂冢,按说没理由这样的。
  我还没走,就看到爷爷跑了过来,我从来没见过爷爷跑这么快,身体颤颤的,一头大汗,脸色通红,来到我们跟前,气喘吁吁地冲着李岩道,“李师傅,你……你快回去看看,奉天他爹,床头的灯灭了一盏。”
  听说我爹的护魂灯灭了一盏,我都蒙了。
  之前怕灯中途灭掉,曾问过李岩这个,李岩说燃的是罡火,着的是生辰八字,不到时辰,就是有微风也吹不灭的。
  听到这消息李岩也微微皱眉,然后道,“怎么熄灭的?”
  爷爷又喘了几口气,“夜伏子,是夜伏子扑棱灭的。”
  爷爷说的夜伏子就是蝙蝠。

  爷爷说自从爹出事之后,他都是睡在爹的身旁,这天早上醒来不久,就注意到门口有一只大夜伏子飞来飞去,开始的时候他也没太留心,因为山村里有三种鸟类是和人混居的,这三种鸟就是燕子、麻雀和夜伏子。
  日期:2017-10-08 07:37:52
  燕子在梁下筑巢,麻雀在钻屋檐的瓦缝里藏身,而夜伏子则倒挂在屋檐下的。
  谁知道在他离开我爹去倒茶的间隙,这只大夜伏子就飞了过来,绕着爹头顶的护魂灯乱飞,爷爷挥手驱逐的时候,那只夜伏子将油灯打翻了。
  “那夜伏子是去喝油去了?”我问道。

  我想起了小老鼠灯上灯台的儿歌了,严格的说,夜伏子并不是鸟,村里的人都说夜伏子是老鼠成精,所以我觉得肯定是去偷油喝。
  爷爷摇摇头,说是不是偷油喝他没看清楚,护魂灯倒了一盏,爷爷很担心,连连问李岩,“这怎么办?要紧么?”
  李岩说先回去看看。
  刚忙回到我爹的床前,只见他床头柜子上铜碗还在,灯油却撒的到处都是。
  好在脚那头的护魂灯还好好的亮着。
  爷爷说那夜伏子打翻了一盏灯后,他就顺手拿起了门后的扫帚,盖了那夜伏子一下,将它打翻在了地上,它才惊慌失措的飞走的。
  李岩说两盏灯灭了一盏,其实和两盏灯全灭没有多大的区别,这护魂灯从头顶到脚跟是一气的,现在就等于破了这个能量场。
  爷爷懊悔不已,“啪”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看到门口有夜伏子飞,我还去倒茶,我真是老糊涂了。”
  爷爷在深深地责怪自己,可谁也想不到夜伏子会将护魂灯给撞倒啊。

  我眼中含泪,对着李岩道,“你不是说天意也会照料人的想法么,怎么会这样?”
  李岩脸色冷峻,嗯了一声道,“因为这不是天意,而是有人在作怪!”
  我和爷爷都转头向他看了过去,爷爷惊讶地问道,“有人在作怪?”
  日期:2017-10-08 07:38:19
  李岩负手在屋内走来走去,“嗯,夜伏子这东西一般都是傍晚出现吗,以飞虫为食,白天的时候全部都会假寐,哪有大白天乱飞的夜伏子?我生怕老鼠什么的会将灯打熄,燃的是罡火,像夜伏子这种阴气重的东西,看到之后退避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跑过来啄饮灯油?我看是有人不想让奉天的爹被救过来。”

  若真有人作怪的话,为什么选在早上?
  李岩道,“我想他应该是怕我,以为我在这留宿,夜里不敢擅动。天亮看到我们的行踪,这才放心。”
  说完李岩吁了一口气,“我正愁找他有些难度,这是他自己要跳出来,这就怪不得别人了。”
  我不明白李岩说这话什么意思,还跳出来?现在连人家的影子都没看到一个。
  李岩说我爹虽然睁不开眼睛,但是能听见我们说话,护魂灯被打熄,也就是要他的命。在灯灭的那一刻,我爹身上就会有怨气形成,一部分在身上,另一部分附在了那夜伏子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