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下来就为阴阳守界人,阴兵过境家中三个鬼魂陪睡》
第15节

作者: 散人天天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赤硝石加朱砂的大印,盖在这里,鬼魂都明白此路不通。好了,等吧,夜里再找上来的,无论是人是鬼,应该就是我们想要找的。”
  日期:2017-10-07 22:54:54
  李岩这么一说,我又激动又紧张,不停的攥拳头。

  李岩看了我一眼,“胆气要充足,阳气才逐渐生发,你这样怕鬼,身体中的阴气只会越来越沉重。”
  他让我先去休息,等来害我的东西自投罗网就是。
  等了许久,院中也没有任何动静,李岩道,“先睡吧,说不定今夜不会来了。”
  我还是担心,“要是我们睡着之后有什么东西过来呢?”
  李岩道,“我感觉很灵,随时会醒的。”
  他这保证,让我不那么踏实。

  他却心中无事天地宽一般,不一会竟然睡着了。
  为了试他感觉是不是灵敏,我轻轻喊了一声“李道长”。
  “睡吧,有我在没事的。”
  我一横心,该睡就睡,要是有什么东西半夜摸过来,那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大概是子夜时分,睡的特别沉的时候,听得耳边有一个声音轻轻地叫我的名字。
  “奉天,醒醒,奉天,醒醒。”
  我睁开了眼睛,转头看了半天,看到一个纤弱的影子立在墙角。
  要不是之前听到她喊我,我准会大叫一声。
  在熟睡中仍觉得这声音很熟悉,就没有特别惊慌。
  “别说话,我是小钰,你听我说就行。”

  还没等我开口询问,那个黑影子又道。
  小钰?
  她的魂魄怎么还没走?
  我估计她应该在屋外守很久了,在等李岩睡熟,这才现身。

  她还是很小心的。
  此时是人睡的最沉的时候,小钰的传来的话语是精神层面的,并没有惊动李岩。
  立在墙角的小钰冲我招了招手。
  “跟我走,你不能在这呆着,快子夜了,有人会过来害你。”我的脑海里又传来了小钰的声音。
  日期:2017-10-07 22:55:34
  走?这大半夜的,上哪儿去?
  见我犹豫,小钰有点着急,走过来拽我起身。
  她还没有将我拉起,黑暗中有一条线突然朝着小钰卷了过来。

  这条线突如其来,速度极快,小钰根本来不及反应,手腕就被这红线缠住。
  我转头再看时,发现李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起来,嘴角微微冷笑,手中抓着线的另一头。
  “胆子不小,还敢过来害人,看你往哪里走?”
  突然被人缠住手腕,小钰大吃一惊,挣脱了一下没有挣开,小钰一纵,挥手朝李岩打去。
  李岩之前好像一直在假睡一般,反应特别迅速,手中的细线急摆,又捆住了小钰的另一只手。
  小钰此时才知道打不过他,就想要从窗户那纵出去。
  在她跃起的时候,李岩将红线一扯,把她带了回来,连她的双脚也捆上了,将她扔在了我的旁边。
  此时我才看清,捆住小钰的只是钉子那么粗的红线,将她勒成了一个大粽子,凸凹有致。
  小钰的脸憋的通红。
  李岩双手往胸前一插,“敢来害人,这下你总该老老实实了吧?”
  虽然被捆住,小钰还是对着我道,“我不想害人。奉天,你不能在这儿呆着的。”
  见鬼魂给我说话,李岩也是一愣,问道,“你认识她?”

  我点了点头,指着小钰有点尴尬地道,“这是我的,我的媳妇。”
  被绑住的小钰却否认,“胡说,谁是你的媳妇!”
  李岩已经明白了她是谁,围着小钰转了一圈,“竟然有生前的记忆?”
  我不明白李岩在说什么,但是这红线将小钰锁的死死,而且越挣扎越紧。

  我不信小钰要害我,就想揭开捆她的绳子。
  这红线虽极,我一下竟然扯之不断,只得求李岩放了她。
  李岩嗯了一声,“我在这,谅你也没法害人。”
  手轻轻一挥,那些红线便断掉了。

  日期:2017-10-07 22:56:07
  “你刚才说奉天不能在这呆着?”李岩收了红绳冲小钰问道。
  小钰一边搓揉被勒疼的双手,一边嗯了一声,说她在这里徘徊了好几夜了,每天到子夜的时分,就有个带斗笠的人进入我们家。
  我想起了那个黑衣人,凛然一惊,这个人又出现了。
  李岩道,“就要子夜了,我等他。”
  小钰想要离开,李岩又不准,她知道走不掉,只得坐在了床边。
  李岩靠窗站着,等那个人过来,我也不敢问小钰什么,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儿。
  可小钰说的黑衣人始终没有出现。
  等李岩转身回来的时候,小钰道,“我没有说谎。”

  李岩嗯了一声,“我进村有人知道,应该是有警觉了。”
  见小钰确实没有害人的意思,李岩便放她离开,临走的时候,小钰又看了看李岩,“你就是奉天请来的道士吧?希望你能帮到他们家。”
  说完她贴墙消失了身形。
  等小钰走后,李岩自言自语道,“这个鬼魂不简单,竟然有生前的记忆。”

  我很疑惑,难道人死之后就没有的生前的记忆?
  李岩微微颔首,“当然,罗汉有驻胎之昏,菩萨有隔阴之迷,更何况是凡人,人死之时,代表记忆的地魂会散失掉,鬼魂要么迷迷瞪瞪地去投胎,要么因痴怨留在这世上。”
  我听不明白罗汉菩萨的话,但明白他说小钰不正常。
  他问小钰是怎么死的。
  我把那天的事情讲了,李岩哼了一声,“不像是被邪法所害,倒像是自己魂魄出窍,自绝的气息。”
  我啊一声,问李岩能不能拿准?
  他道,“邪法诅咒,我见过的成千上万,八九不离十,想要知道真相,开棺便知。”
  小钰嫁入我们家之后,诸多怪事陆续发生,她若不是被人害死,这里面就另有文章了。
  日期:2017-10-07 22:56:44
  事关小钰,我特别想知道怎么回事,对李岩道,“那等天明,找些人来将她的坟挖开。”
  李岩摇了摇头,“不行。你们家现在已经被人盯上了,明面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开棺没有好的理由,容易给村里带来恐慌,要想开棺,只能我们两个人去。”
  我一想也是,才娶媳妇就暴毙,已经让村里议论纷纷了,现在若将棺材挖出来验尸,那还不掀起轩然大波来。
  我甚至能想象出村民围里三层外三层的景象,我家的脊梁骨估计都会被人点断。
  我问李岩,开棺就一定能看出是自杀还是被人害死么?
  李岩点了点头,“别说刚死的人,就算是化成了骷髅,只要我想知道,也能问出来。”
  我心中诸事翻涌,那个乱啊,几天前爹和我将小钰的棺材偷偷的放在坟地里,现在又要偷偷的去开棺,这是从何说起?
  好在我认定了小钰是我们的亲人,要开她的棺也不是那么怕。

  李岩说现在就去,等他做一个白灯笼立马出发。
  我问他做灯笼干啥,他说是照明。
  家里还有殡小钰的孝布,李岩撕了几块,用木条做了一个架子,糊成了一个灯笼的形状,又拿住一支毛笔,用红颜料在四边各写了一个“奠”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