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下来就为阴阳守界人,阴兵过境家中三个鬼魂陪睡》
第12节

作者: 散人天天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全熄灭了?

  日期:2017-10-06 12:42:58
  他肩头的火炎本就是借来的假火,熄了不奇怪,可头顶的怎么也没了?
  怪不得刘长生拽爹一起走,原来是把他当成了死人。
  之前黄灵婆说火炎的时候,说头为六阳之首,头顶的火炎是最为重要的,一旦头顶的火炎熄灭,就代表这个人生命之火已经燃尽,时日无多了。
  我赶紧跑去找爷爷。
  听到我爹不省人事,爷爷同样慌了神,他小跑着过来,颤抖着触摸着爹的脸庞,眼睛一闭,两大颗眼泪滚落了下来,过了一会,问我家最近都出了什么怪事。
  我这才从我哥被色鬼上身,说到昨天夜里门口的骷髅头。

  爷爷唉了一声,“出了这么多事情,怎么之前也不告诉我!”
  我说道,“奶奶死后,你在家和出家差不多,什么都不问,告诉你也没用!”
  爷爷被我顶撞的一愣。
  他皱眉想了一会,说我们家不能再住了,让我喊二伯来,将我爹背到他的住处去,先诵经为他祈福。
  看到我爹的样子,二伯也吓了一跳,按爷爷的吩咐背着我爹,将他挪到了爷爷那里。
  然后爷爷看了看我们两个,“有人想对我们家不利,这是铁定无疑的了。你们两个也别在家了,我听说在这百里外有个道观,那里的道士很有名,是专门捉鬼驱邪的,你们赶快去,请一个有本事的道士回来,看还能不能把奉天爹的命救回来!”

  日期:2017-10-07 22:47:20
  爷爷还拿出了一个大的黄金镯子,说是奶奶的遗物,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要用这个东西请一个道士来。
  二伯向爷爷下了保证,“你放心爹,说什么我也会把道士请过来的。”
  爷爷让我们简单的收拾一下,尽快去,他不知道我爹还能撑多久。
  二伯回去给他的小老婆告辞,我则跑回家看小钰的鬼魂还在不在,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想来她去寻自己丢失的东西去了。
  本想求她尽可能护住我爹,谁知她竟然离开了。
  我也没什么东西要收拾的,要出门的时候,听见我哥在屋里和谁在说话,好像还很开心的样子。
  从我记事起,我哥的脑筋就是坏的,大家都知道他是傻子,村里人一般都是趁我们不再寻他开心,从来没有人敢到我家里来逗他,我非常奇怪,就轻轻地推开了我哥的门。
  只见我哥坐在地上,在他前面坐了一个男娃娃,大概四五岁的样子,两个人正在玩一个玻璃球,你推给我,我推给你。
  虽然四五岁了,但这娃娃还是穿着一个红肚兜,扎着一个朝天辫,我在村里从来没见过这个孩子。
  就在他将玻璃球推向我哥的时候,我猛然发现了他的眼睛是白的,白的就像是羊脂玉一样,和他猛一对视的时候,都会感觉慎得慌。
  鬼婴?
  可我哥丝毫未觉这个孩子和其他的孩子有什么分别,依旧在你一下我一下的推着玻璃珠。
  怎么我家白天也有鬼魂了?

  我大喊一声就去拽我哥,见来了生人,那鬼婴马上跳了起来,朝着我呲牙咧嘴了一下,转身钻墙而走了。
  现在看来,我哥也不能在这个宅子里呆着了,我领着他一并去了我爷爷那里。
  在爷爷那等了一会,二伯也过来了,他别的没带,就带了一包干粮,爷爷将那个金镯子带在了我的手腕上,让我一定好好恳求人家,不可使小性子。
  现在是求人家救爹的命,我哪里敢使什么小性子。

  我记得走了一天一夜,中间累了就找农户休息,沿途问了好多人,终于来到了爷爷说的这座山。
  爬的腿脚酸软,在一棵人字形的老松下看到了一座道观,上面写着“青云观”三个大字。
  寻摸进去之后,见大殿里有一个留着又长又白胡须的老道士,正在闭目诵经。
  待那老道士睁开眼睛,我和二伯才走上前去,听我们说了来意,那老道士并不愿随我们离开道观,我和二伯好话说尽,他只愿画张符给我们。
  日期:2017-10-07 22:47:51
  我心中着急,想要将金镯子脱下来给他的时候,殿外走来了一个年轻的道士。
  这道士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一字浓眉,面如冠玉,穿着一件紫色的道袍,来到我们面前站定,对着那个老道士说,“刚才我在殿外听了他们家的情况,恐怕不是几张符篆能解决的。”
  他转头又对着我们道,“这样吧,我随着你们下山好不好?”
  爷爷让我找大本事的道士,蒲团上坐的这个老道士看起来修为很深,我和二伯还是想让那老道士下山。

  可那老道士不但不愿下山,也不愿年轻道士去,站了起来道,“你怎么能下山处理这样的小事呢?”
  年轻道士微微一笑,“阴阳错乱怎么能是小事?我决意跟他们下山看看。”
  我不知道道士是不是论辈分,如果是的话,这年轻道士的辈分一定很高,因为老道士和他说话都客客气气的。
  两道士的对话让二伯有些疑心,怀疑他们都没有什么本事,是合起伙来骗我们的。
  年轻道士似乎看穿了我们的想法,将我们领到了院中,突然对着二伯道,“你被鬼附身的时间有多长了?”
  年轻道士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吃了一惊,这次来,是要求道士救我爹的,谁知道他突然说二伯鬼附身?

  我本以为他看错了,谁知道二伯脸色变得煞白,结结巴巴地道,“那鬼魂已经不再缠着我了。”
  二伯好像不想在人前说这件事情,年轻道士嗯了一声,“你现在阳气是旺了一些,以后日出的时候多对着太阳呼吸,鬼魂便不会附到你身上了。”
  二伯连连点头,脸上竟然出现了羞愧的神色,我十分想知道是什么鬼魂附身过他身上,但知道二伯不会说。
  日期:2017-10-07 22:48:44
  看来这个年轻道士有点本事,一眼就看出二伯被鬼魂附身过。

  说了二伯之后,年轻道士看向了我,苦笑一下,“你就比较麻烦了,你身上阴气充盈,印堂发黑,身上肯定被人埋了什么东西,要将你弄成活尸人!”
  我听着活尸人不是好话,立时道,“你胡说吧?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道士也不生气,说道,“你现在虽然感觉不出来,可现在你身体里有阴邪气,一经激发,就会要了你的小命。”
  他一边说,一边从身上抽出一张黄符纸来,对着那黄符纸吹了一口气,走近了院中的一口大水缸,让我们过去。
  然后他松开了手,那黄符纸飘在了水面上,“我的阳气重,所以纸张会漂浮。”
  然后他又拿了一张给二伯,二伯吹了一口,又丢在了水里,那纸张在水面悬停了一下就被浸透,然后慢慢沉没。
  最后他将一张黄符纸举到了我的面前,待吹气之后,往水缸里一丢,令我惊诧的画面出现,那纸张竟然直直地坠入了其中,好像是一张铝片。
  年轻道士望了我一眼,“看到没有,你身体里的阴气可以将符纸坠入水中。”
  见我还是半信半疑,年轻道士倒了一些酒水放到了他的手心中,然后点着了火,之后弄到我手心的时候,烧的我手面发烫,都没有火燃烧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