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7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左安邦的女人,哪能让你想离就离?更不可能让你以后再跟别的男人,那是对老子的耻辱。

  左安邦的眼里,喷出火来。
  曹慧道:“就算是你家势再大,你再有能力,我要离婚也是我的自由。我不想这样过了,我要跟你分手,从此以前,各自城涯。你当你的市委书记,我做我的平民百姓。”
  。
  “够了!”
  左安邦火了,哪有象你这样的女人?无理取闹。

  这段时间,他正盘算着,如何针对顾秋来点什么,曹慧这一闹,他的脑子全乱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来想这些问题?
  左安邦看着这个胸脯渐渐变大的女人,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曹慧看到他朝自己发火,心里更加不痛快。
  女人一生气,一哭,二闹,三上吊,四逃跑。
  曹慧选择了后者,委屈的泪水流下来,怔怔地瞪着左安邦半晌,扭头就走。
  自己不玩了还不行吗?

  连放弃的权力都没有了,真是没有天理,曹慧气得要跑出去。左安邦马上反应过来,猛地站起,椅子咚隆倒地。
  追出来的时候,曹慧正准备打开防盗门,被左安邦一把抱起来,拼命往屋里拖。
  “你这是干嘛?”
  “放开我,放开我!”

  曹慧挣扎着,“别管我,让我出去,我不想再呆在这里了。我要离开,永远离开。”
  左安邦很大的力,抱着曹慧的腰,奋力一甩,曹慧就抓不住门框了。砰——左安邦一脚踢过去,把门关死。
  曹慧还在挣扎,他就将曹慧横扛起来,走到客厅的沙发上,扔下去。曹慧的身子在沙发上弹了几下,挣扎着正要起来,左安邦就走过来,双手按住她。
  “你给我老实点,别给我惹事。”
  “我干嘛要听你的话,我又不是你的下属。我要离婚,我不玩了。这是我的权力,你没有权力阻止我。”
  左安邦按住她,“想离婚,门都没有!”
  曹慧一直不断的挣扎,左安邦急了,“我再警告你一次,安份点,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大不了你杀了我,杀了我,你也会身败名裂,哼!”

  一句道破了左安邦的顾虑,左安帮就有些犹豫了。他还真不敢杀了曹慧,这么做的后果,比离婚更严重。
  但是他绝对不能放过曹慧,因为曹慧知道自己和万小华的事。万一她宣扬出去,对自己非常不利。
  现在的左安邦,考虑的问题更深入一些。
  曹慧拼命扭动着身子,“你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乱说,包括你和万小华的事,离婚了就离婚了,两个人各不相欠,从此永为陌路。”
  左安邦听到这句话,心里一颤。曹慧又一次击中了他的要害,和万小华的事情,那是他心里的禁忌。

  看着曹慧,左安邦生气了,这女人是个不安定的因素。
  曹慧挣扎着,想挣脱左安邦的压制,但是左安邦太强大了,两个人在闹吵的时候,左安邦一气之下,解了她的腰带。你不是想出去吗?我看你怎么出去。
  当时两个人吵架,脑子里乱糟糟的,没那么多智谋,只知道当时很气,很气,有时心里都没想,手上就做了。
  于是他强行解了曹慧的腰带。
  曹慧伸手来挡,可她哪有左安邦的力气大?几个来回,就被左安邦给按住,。

  曹慧双手紧紧扯住小丨内丨裤,左安邦原本没有这个意思,可看到她这动作,心里就怒了,用力一扯,噗——破了,破了。颜色很深,很浓。
  曹慧虽然以前身体不好,营养不良,但是这里还是很丰沃,密密麻麻的一片。
  呈倒三角形分布,看到左安邦扯了自己的丨内丨裤,曹慧心里一惊。
  左安邦咬着牙,看你往哪里跑,有本事你就跑出去。
  曹慧当然不会,她还没疯到这地步。被左安邦剥光之后,芳心一颤。还以来左安邦兽性大发,要强迫自己。

  一只手捂着下面,一只手捂着上面。这个动作,极具挑逗性。
  左安邦呢,本来气乎乎的,看到曹慧这模样,心里一急。想到这个女人要跟自己离婚,他就生气。
  人一生气,就失去理智。
  你想跟我离婚是吧?老子的女人怎么可能让别的男人去上?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把心一横,脱了衣服,抓起曹慧的手,强行分开她的大腿。
  曹慧开始还是有些不肯,抵挡了一会,可左安邦的气力太大了,她无法抗衡。
  所以左安邦开始她的两腿之际,她基本上也就放弃了抵抗。不知为什么,在她心里,竟然还有一丝渴望。
  她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男人,还是有些不舍。
  爱情,有时就是这么愚昧,让人分不清是非。
  当左安邦十分野蛮地挺进去的时候,曹慧心里什么念头都没有了。
  其实曹慧的要求很简单,她就象一辆奔驰的汽车,定时给她加油,做保养就行了。
  长期的闲置,她会有小情绪。
  毕竟她知道自己致命的缺陷在哪里。
  可惜,左安邦不知道这一点。还以为曹慧吃醋了。一个吃醋的女人,没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她会闹小情绪,会发疯,会跟你耍脾气,更有可能,给你带来很大的麻烦。
  当左安邦出来的时候,曹慧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就象一团滩了的泥。
  而且,她整个晚上都躺在那里,没有动弹。
  她不是在生气,而是在等左安邦抱她进入房间。
  可惜,左安邦没有这么做,拨出来,看了她一眼,自个儿进了卫生间,把曹慧凉在那里。

  那一刻,曹慧的心又凉了。
  需要你的一点呵护,就这么难吗?
  泪水,再次从眼眶里溢出来,伤感了整个夜晚。
  倦着的身子,显得那么单调,悲凉。
  左安邦洗了澡,回房间睡觉去了。
  客厅里,变得空荡荡的。
  沙发上的曹慧,仿佛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象是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家庭的不和睦,给左安邦带来了最大的困扰。曹慧成了他的心病,说实在的,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对待曹慧。
  坐在办公室里,左安邦的脑海里,全都是那种稀奇古怪的念头。他所能记得的,都是曹慧关于离婚的话题。
  曹慧昨天晚上的那些话,令他苦恼不已。
  其实,他只要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分析一下,就能得到答案。就象昨天晚上,他在最后那一刻,给予曹慧一些关心,一份体贴,他就能挽回曹慧的心。
  可惜,他并不知道这一点。

  一个真正爱你的女人,她跟你闹,跟你吵,只是为了争取自己正当的权益,而不是真正要跟你决绝。
  一旦她彻底死心,不再抱有任何希望时,她会一声不吭,悄悄地离开。又或者,遇上不理智的女人,她会用自己最极端的方式,来报复你。
  左安邦并不是傻,也不是智商,情商低,他只是对曹慧的关心不够。
  并没有真正从曹慧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所以,两个人注定,只能渐行渐远。
  曹慧越是闹,左安邦就越觉得烦,他正在跟顾秋作斗争,曹慧在这个时候扰乱他的心神,他只会变得很反感,渐渐地,对她恨之入骨。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