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7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达州二天,肖副书记看到达州的工作,抓得比较扎实,他就高度赞扬了这事。

  崔书记看在眼里,老大不悦。
  晚上,他说陪肖副书记去洗澡,蒸桑拿。结果被肖副书记又批评了一顿。做为一个纪检干部,不能廉洁自律,老想着这些事情,你的工作怎么能抓好?”
  这一天,崔书记算是出丑大了。
  在达州检查完了,回到市里。
  顾秋和左安邦都出席了接风宴。肖副书记说,“我认为达州这次的宣传很到位,这是很多纪检单位,值得借鉴的。我看你们市纪委也可以带着头,开展一下工作,把廉政知识普及到家庭,这样对你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肖副书记说,“很多好干部,就是因为没有管好自己的家属,他们就倒在这些家属上。所以你们一定要注意,要引起重视。小心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从他们身上打开突破口,让你们变得很被动。”
  顾秋说,“肖书记的意见挺好的,我也觉得我们市委应该普及一下这方面的知识,纪委那边努把力吧,把这工作抓起来。”
  崔书记这两天可郁闷了,跟下去两天,被批评了二天。
  今天又被顾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担子压下来。实际上,这是在怪自己,工作不主动。
  左安邦当然不便反对,只好说,“达州可是我们宁德的样板,这次他们又走在前头,的确值得我们借鉴,肖书记的意见非常好,我们宁德的纪检工作,一定也会走在其他地方的前头,这个请肖书记放心。”

  肖副书记道,“有些同志的思想就是太保守了,工作被动,没有一点主动性。总是认为纪检工作,要等到出了事才去查处,难道就不能防患于未然?把工作做在前头?”
  肖副书记说,“不但你们宁德市要搞,我看其他地方都要搞起来,要把这事情,当一件大事来办。”
  顾秋笑了,“那是,没有良好的纪律性,权力没有监督,工作就抓不好,往往容易出偏差。肖书记批评得是,我们宁德应该加强这方面的注意。”
  其实他知道,肖书记这么做,绝对不是在帮自己,而是他看到了另一个契机。做为省纪委书记,他要做一番成绩。
  正如他说的一样,不能总是被动,要主动。那怎样才能主动?达州班子对科处级以上的干部家属进行廉政知识普及,这就是主动。
  所以,他看到了希望。

  如果顾秋没有猜测,他肯定要借这股风,在全省范围内进行一场运动。
  在整个吃饭的过程中,唯有顾秋的思想,与肖副书记走得近,他说出来的话,很符合领导的心意,因此,肖副书记跟顾秋说话较多。
  反把左安邦凉在一边了,左安邦看在眼里,气在心里。
  其实,左安邦急的,并不是顾秋和肖副书记讲几句话,而是顾秋在旁边吹风,要搞廉政知识普及。
  这个用意很明显啊,现在自己掌控大局,这些人都听命于他左安邦。管的人多了,罩的盘子大了,需要你保护的人也就多了。
  这么多人,就没有几个出问题的?

  如果他烧火烧火,烧着烧着,就由廉政知识普及,扯到其他方面,问题岂不是很麻烦?
  可肖副书记的意思,也非常明显,他很需要这么一场运动,来支撑他的脸面。
  一个人要想脱颖而出,你就必须与众不同。
  怎么样才能与众不同?
  左安邦看到顾秋,如此煞费苦心跟肖副书记说这些,他心里就开始犯愁了/自己一直在整整顾秋,现在顾秋呢,开始反击。
  这一招也挺毒辣的,他就不相信,你左安邦下面这些人,个个都干净。

  到时你护不住他们,万先进就是他们的下场。
  只要撕开了这口子,左安邦怕是防不胜防了吧?
  两人的心思,都变得微妙起来。
  晚宴过后,左安邦在回去的路上,听到小谭说,“书记,肖副书记好象跟顾市长关系不错。”
  左安邦在心里冷哼,什么关系不错,只不过是尿到一个壶里罢了。而他正要考虑的,就是如何防止顾秋利用这个机会,拿其他的人开刀。
  真到那时,他左安邦可是护不了这么大的盘子。
  回到家里,他就闷闷不乐。

  曹慧被接回来了,她看到左安邦不高兴,就问他发生什么事了?左安邦也不理她,进门就去了书房,半天都没有出来。
  “我想跟你谈一下!”
  曹慧推开门进来,看着坐在好里的左安邦。
  做为一个男人,左安邦最大的优点就是不抽烟,因此他房间里,从来都没有这股烟味,一般想抽烟的人,知道他不抽烟,到他办公室,也不敢随便抽了。
  曹慧进来,左安邦望了她一眼,“什么事?”
  曹慧道:“我们离婚吧!”

  听到这句话,左安邦的目光,马上变得犀利起来。
  盯着曹慧,“你什么意思?”
  曹慧说,“我已经想了好久了,勉强来的幸福不快乐,而且我们在一起,你不幸福。你需要的不是我这样的女子,我想清楚了。在你眼里,我没有家势,没有地位。一个小小处级干部的女儿当然无法跟你们京城大家族相提并论。而且我又不漂亮,年幼多病,不会做饭,不懂得关心体贴人,还不能给你生孩子。这么多缺点,相信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接受的,更不要说你堂堂一个市委一把手。我跟你相比,我们的差距太大了。真的,我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跟你在一起,所以我决定了,分手吧!”

  曹慧说的都是事实,也是她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心里反复纠结的。有人说,爱情就象沙子,你抓得越紧,它漏得越快。
  尽管曹慧真的很喜欢左安邦,但是随着这几年的生活,让她真正感受到了,勉强来的幸福,并不快乐。
  左安邦在她面前,是一个极为强势的人,她说不上话。在家里,她并不象一个女主人般的存在。
  左安邦有时觉得她很烦,当初娶曹慧,本就是一种无奈,但后来,发现曹慧不能生育的时候,左安邦心里就彻底巅覆了。
  男人,不能一生无子。

  尤其是他们这种大家族,封建观念较强。
  当然,女人的一生,也必须有个自己的孩子,否则这是一种多么的遗憾。
  按理说,曹慧主动提出离婚,左安邦应该感到很高兴才对,可是他冷着脸,“你说完了吗?”
  在这个时候,提出跟他离婚,这不是解放他,而是给他增加负面新闻。左安邦在这方面,比较理智。
  他自然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出现任何负面新闻,这对他来说,都是十分不利的。

  曹慧听到他这句话,心里一堵。马上就流泪了,“你什么意思?人家有委屈,难道你连话都不让人家说了吗?你把人家当什么了?我要离婚,这是我的自由。你不是曾经威胁我,不要把我们两个人的关系说出去,现在我如你所愿,我自己选择退出,这都不行吗?”
  左安邦看着她,心里一阵恼火。
  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有一个默默相助,无私奉献的好女人,可没想到自己的背后,竟然是这么一个麻烦。
  你想离婚?老子偏不让你离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