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7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说,“现在搞改革开放,所有的地方,所有的城市,一窝蜂似的上了,不管什么项目,不管是不是有利于发展,他们就帮你上。留下的后遗症一大堆,结果每个城市之间,相互竞争,相互抢客户,大家把政策一压再压,搞得大家都不痛快,投资商呢,赚了钱就跑。所以我们就是要避免这种现象发生,各做各的,突出自己的优势,以免兄弟县市之间的竞争。”
  顾秋的话,令很多人都在心里佩服。
  而且这种事情,大家又不是没经历过,他们心里清楚,要是早一点实行这个方案,就不会闹得大家都不痛快了。
  顾秋说完之后,很多人在心里认同了这一方案。
  可左安邦一直没有表态,他一直在本子上写什么。
  等顾秋说完,他才说了,“顾秋同志的话,听起来不错。但是也不能规定那么死,我们不能用条条框框来限制各级市县的发展。现在这样定下来,无疑是制约了其他地方的发展。虽然有利于个别地方,但是你们也不想想。就拿竹昌来说,你准备搞旅游,那人家凤仪市也有旅游景点,你不许他搞,这对他不公平吧!还有,人家都在搞工业,你又不让方城搞工业。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工业发展比农业发展要快。他们的工业上不去,经济也就上不去,经济上不去,排名就要靠后,你说他们会不会同意?肯定不行。”

  左安邦看着大家,“我们抓工作,不只能务虚。政府的工作,关键还是要务实。我们更加不可以,坐在办公室,拍拍脑袋做决定,一定要亲临每个地方,看过它们的实际情况,只有理论结合实际,才能把经济真正搞上去。”
  左安邦说,“以前,很多地方都是这样。每次换届,上来一批领导,换一种思想。走一批领导,又换一种口号。我不赞同喊口号似的抓工作,不务实,这是不行的。”
  大家明白了,左安邦还是坚持自己的风格,不准备给顾秋任何机会。也就是说,他盯死你,不让你表现自己。
  不管你提出的建议是好还是不好,他都否决。
  顾秋看到他这么说,心里自然明白,“左书记可能没有完全理解我的意思,我不是说,打造宜居达州,工业宁德,农业方城,旅游竹昌,就是禁止他们做其他事,我们只果突出他们的风格。我们突出的重点,好比是红花,红花还有绿叶来扶持不是?所以,每个地方,都有它的特色。这也好比写文章,有重点,有要点。有主角,也有配角。左书记不知是否理解我的意思?”
  左安邦气得一脸铁青,我的理解能力有问题?你这话也太伤人了吧!哪有这样说话的?

  他看了眼大家,扬声道,“我只是希望,不要喊口号,要务实,毕竟我们不能靠喊口号发展经济。”
  顾秋道,“这个自然,政府的工作,必须落到实处。我们的出发点,就是为人民服务,急人民群众之所急,解决他们需要解决的问题。当然,这也是我们政府存在的必要和根本。”
  左安邦看了眼刘卫国,刘卫国道:“我看这事还是缓缓吧,好好考虑一下再做决定,怎么发展地方经济,要顺其自然。我们要是把它们都规划死了,反而失去了原有的活力。所以我说,还是由下面的班子自由发挥,毕竟我们不是大锅饭,不能平均分配。只有让他们自由发挥,才能知道谁才是真正有本事的人,我们才知道什么样的干部可以栽培,可以提拨。”
  组织部长颜学全道,“虽然我不是管经济的,但是我也觉得我们不能搞平均主义,不能给搞命题作文。他们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我们只要看到他们写出亮点就行了。如果人家本来擅长写人物,你非得让他写其他的,这也是为难他们不是?”
  方素芬看到大家都开始表态了,心里就明白,这些人的观点,并不一定从真正有意义的角度出发,他们维护的只是左书记的尊严。
  所以,是是非非,并没有什么具体,明显的界线。
  有时你说是,他就是,你说不是,他就不是。

  方素芬没有表态,她知道左安邦不需要她表态,所以她不说话。
  顾秋看到他们都这么说,再争下去也没什么意义,所以他就决定缓缓,找个好的机会,把方案定下来。
  左安邦看到顾秋不说话了,在心里在冷笑一下,“那就先到这里吧,散会!”
  散会的时候,大家三三两两,交头接耳。
  顾秋自顾儿走了,也不管这些人。
  回到家里,顾秋就去了书房。
  从彤最近总是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而且最近来家里走动的人也少了。她倒是知道,这中间的道道。
  顾秋前段时间,拂了左安邦的面子,所以左安邦要处处针对他。
  看到顾秋进了书房,从彤也不去打扰他。
  从彤妈问,“他这是怎么啦?”
  从彤道,“没事,不要管他。”

  从彤妈就觉得有些奇怪,这回来了,也不作声,一个人进了书房。不过她也是在这个圈子里呆了这么久,心里明白一些道理。
  肯定是他碰到什么事了。
  从彤给顾秋泡了杯参茶,轻轻推开书房的门。
  看到顾秋在看书,从彤就奇怪了,“你没事啊?”

  顾秋问,“能有什么事?”
  从彤道,“我以为你有事呢,原来在这里看书。”
  看什么书呢?她瞟了一眼,居然是三国志。
  家里的书柜里,有很多史书,还有什么论语,包括孙子兵法,对于我国历史,顾秋倒是熟知一二。
  从彤把茶放下,笑盈盈的道,“是不是左安邦又给你出难题了?”
  顾秋一笑,“他能出什么难题?无非就是满足一下他的心理罢了。”
  从彤道:“左安邦可是有些小气,你不要跟他计较,否则给上面留下不好的印象。”
  顾秋放下书,“别担心,当初达州这么乱,我都挺过来了,区区一个左安邦,打不垮我。”

  从彤说,“那我出去了,等下叫你吃饭。”
  顾秋合上书,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目前的形势,并不是最恶劣的。左安邦真要想钳制自己,把自己搞毛了,不管不顾,十分强势的展开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只不过这样,容易伤及无辜。
  顾秋并不想把其他人误伤,因为他知道,这些人之所以听命于左安邦,那完全是左安邦运用了各种手段。
  目前,左家在南阳还是很强势。老左以前的部下,都在南阳,那是一股相当不容忽视的力量。

  顾秋在心里琢磨了一番,渐渐有了计较。
  从达州回来后不久,达州班子展开了廉洁自律科级,处级干部家属坐谈会。宣传廉政知识。
  这件事情,由达州市纪委书记王为杰在办。
  顾秋把这事,传达到了省纪委。省纪委肖副书记听说达州搞廉政建设,还把家属也搞起了座谈会,他就要下来看看。
  肖副书记到了宁德后,由市纪委崔书记随他一起下去。
  肖副书记说,“达州这个工作抓得不错,我觉得你们可以,宁德其他地方,为什么不效仿一下?”
  崔书记说,“这其实没什么高明的地方,有哗众取宠的味道,我们市纪委一向强调,要把工作做到实处。他们开这种座谈会,意义不大。”
  肖副书记就不悦了,“为什么意义不大?你这种想法就不对。这起码也是在宣传廉政知识嘛,宣传比不宣传要好,难道你不这么认为?”
  崔书记被肖副书记批评了,心里老大不痛快。
  肖副书记说,他思想不对,这种想法就是个错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