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7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秘书长,老板找你呢!”
  罗汉武道,“我知道了,这就过去。”
  到顾秋办公室,罗汉武也没有谈起左安邦找他的事,这事,他一直在心里奇怪,难道是左安邦的意思?
  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啊,政府这边的事,顾秋会让他插手?下了班,他还在琢磨这事。
  左安邦回到家里,秘书小谭还没有回去,他在左安邦旁边悄悄说,“书记,你说罗汉武这人,会不会听您的招呼?”
  左安邦道,“你认为呢?”
  小谭道,“难说,他这人性格比较犟,不太好说话。再加上又冷落了这么长时间,心里难免不痛快。顾市长突然给他这么一个位置,他应该会很感激。不过现在的宁德市委,全都是您的人,个个对您俯首听命,也不差他一个。”

  左安邦说了句,“目光短浅。”
  小谭吓了一跳,心里琢磨着,老板还是很在意这个罗汉武。于是他就投其所好,“也不是没有办法,他还是有缺点的。”
  左安邦问,“你有什么好办法?”
  小谭道,“据我所知,他的大儿子之前一直在做生意,什么工程都在揽,后来罗汉武从达州市委下来,他的生意就一落千丈。”
  左安邦只是看了他一眼,示意他继续说。
  小谭道:“这个罗少,一直都对顾市长有意见,说当初就是顾市长把他老爸挤下来的。所以,他们之间还是有很多矛盾的。”
  左安邦点了点头,他现在已经学乖了,项目的事,招商的事,经济发展的事,他都不抓了,免得吃不了羊肉满身骚。
  他现在只抓政治,抓人事,抓自己该抓的事。

  小谭看到老板很满意,他就有些得意,继续说,“如果说我们给罗少一点恩惠,在工程上照——”
  咳咳——左安邦咳了几句,小谭马上意识到,自己说过头了。表现过度,有些事,心里清楚就行,不要说破,说破就落下乘了。
  再说,左安邦是什么人了,他的领导。
  这样的话,自己去做就行了,干嘛说穿?当人家弱智啊。

  所以场面有些尴尬,左安邦说了句,“你安排一下,明天派人去把曹慧接回来。”
  “好的,那我就先告辞了,您早点休息。”
  小谭走了,出门之后,就掏出手机,“罗少,我是谭秘书。”
  “哪个谭秘书?”
  “市委左书记的那个谭秘书。”
  “啊?”罗少显然惊讶了,谭秘书可是号称宁德第一大秘,他怎么有自己的电话号码?刚开始,他还有些怀疑,接下来马上就不怀疑了。
  “我在茶楼等你。”
  罗少道,“好的,好的,我马上赶过来。”
  接到这个电话,罗少一直在纳闷,这种人一般情况下是找不动的,他也不会搭理自己。
  今天突然给自己打电话,还这么主动,这又是为了什么?
  赶到茶楼之后,罗少还在耐闷,再看到谭秘书,居然比自己先到,他就有些惊讶了。

  小谭站起来,跟他握手,“对于你这个人物,我可是久仰了。”
  罗少尴尬地笑了,“哪里,哪里,您的大名,我才是久仰了。谭大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效劳的?”
  罗少显得一脸诚意。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左安邦如此密集的频频动作,自然引起了顾秋的注意。
  几次在会议上,他就发现一些端倪,一种很奇怪的现象,慢慢呈现。

  常委会上,左安邦说什么都好,常委们支持他。虽然有几个不怎么表态,但是这已经并不重要了,因为票数过半,其他人表不表态,并没多大意义。
  其次,在市长碰头会上,好几次顾秋主持工作,下面的人心不在焉。一个个看起来没什么斗志。
  顾秋就知道了,事情正朝自己不利的方向发展。
  长此以往,自己就会被架空,变成一个毫无作为的市长。到时,这个代市长可就真成了代市长了,代不了一年,灰溜溜的离开。
  叶世林自然听到一些风声,也有人闲言闲语。他就有些担心的跟顾秋说,“我听到一些人私下里论议,左书记已经牢牢掌握了宁德市的大权,几位副市长,频频往左书记家里跑,这种现象可不正常。”
  然后叶世林又道,“我还听说了一件事,可我不知道该不该跟您讲。”
  顾秋说,“你说吧!”
  叶世林咬咬牙,“谭秘书最近跟秘书长的儿子走得很近,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顾秋明白,人家这是要瓦解自己在宁德市的威信。
  采用包围,孤立的战术,让自己在宁德市没有任何外援。现在的左安邦已经改变了策略,再也不想去证明什么,只是想着要把大权握在手里,牢牢掌握宁德。
  到时他想干嘛就干嘛,自己根本没有发言权。
  经过了这些事,左安邦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

  于是叶世林出了个主意,“是不是找秘书长好好谈谈?”
  顾秋摇头,有些话,说太明白就没意思了。
  这样非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导致两人之间的误会。
  到这个时候,叶世林就有些急了。
  谁都不愿意看到自己老板吃亏,做秘书的,比一般人更亲近,叶世林这种心情可以理解。
  顾秋考虑了很久,才让叶世林把罗汉武叫过来。
  这段时间里,罗汉武也一直在纠结,左安邦频频找自己谈话,这分明就是离间计。
  除了这些,他还听到自己儿子,天天在家里说,谭秘书跟他就象一个人一样,称兄道弟。
  罗汉武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左安邦书记已经布局了,把只要跟顾秋站在一起的人,都要拉过去。
  他也犹豫,要不要跟顾秋讲。
  来到顾秋办公室的时候,顾秋对他说,“你去安排一下,我们明天去达州。”

  罗汉武说好,我这就去。
  办公室把通知发下去,达州班子立刻就召开了会议。
  把明天的接待工作务必做好。
  顾秋出行,一向是轻车简从。
  左安邦听到这个消息,就在心里笑了。达州是顾秋仕途的一大转折点,在整个宁德,他也就剩这个达州了。
  其他地方的干部,多半听从他左安邦的。
  不过他相信,用不了多久,达州班子也会变成自己的人马。想到这里,左安邦就笑了起来。
  出发的时候,顾秋跟罗汉武说,你坐我的车子,咱们说说话。
  罗汉武就上了他的车,顾秋对罗汉武说,“汉武同志,我们两个都是达州出来的干部。现在的达州算是有了起色,你觉得,宁德市应该怎么建设才好?”
  罗汉武沉默了一会,“顾市长,建设宁德的难度,远不止达州的十倍,你有不有发现,最近这些副市长,一个个都焉了似的?”
  顾秋道,“我一直在纳闷,这究竟是怎么了?是不是我工作调整不到位?大家心里有情绪。”
  罗汉武摇了摇头。

  “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对你说,在我心里藏了好多天了。”
  顾秋的目光落在他脸上,你终于肯说了。
  顾秋问,“什么事情让你如此为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