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7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罗汉武同意后,顾秋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老罗,我们又可以并肩作战了。”
  两个人在书房里,抽了一屋子的烟。
  临走的时候,顾秋塞给他两条烟,“拿去抽吧!”
  罗汉武不要,还是被顾秋硬塞给他了。
  回家后,罗少听说老爸要去政府当秘书长,当时就跳了起来,“不去不去,为什么要去当这个秘书长?爸,那里是龙潭虎穴,那里是一个陷井。你千万不能去,我可是听说,左书记跟他不和,你去做这个政府秘书长,肯定不行。到头来两头不是人。”
  可罗汉武还是执意答应了。

  左安邦走后第二天,顾秋调整了一下政府这边的分工。刘卫国是常务副市长,他的工作基本没动。
  其他的几位副市长,动了一动。
  不过幅度都不大,只是调动了每个人分管工作,傅群英呢,一直以为,左安邦和顾秋商量好的,当然,她这个女同志,顾秋还是按老规矩,让她继续抓那些工作,没有动她。
  这让傅群英心里很不舒报,不是左书记都说好了吗?为什么又没有动?
  自己还和他提了,要加加担子,可顾秋没给她加。
  这事,让傅群英不爽了。
  罗汉武任秘书长,这是最大的变动。
  散了会,傅群英明显就不高兴了。
  顾秋也不知道原因,反正政府这边的分工,就这样定了下来。
  常务副市长刘卫国,表面上和顾秋很要好,说话做事,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但是在重要决择的时候,他就会突然支持左安邦。
  刘卫国和左安邦之间的秘密,顾秋当然不知道的。他更不知道,左安邦又给自己下了一个套,这下把傅群英也得罪了。
  而左安邦在京城,呆了三天才回来。
  左家已经决定默认万小华这个身份,所以,左安邦也就不用顾忌曹慧了。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安抚曹慧,把曹慧的嘴堵严实了/从京城来回,傅群英果然来找他。
  “左书记,这也太欺负人了,怎么会这样?”
  听傅群英把事情说,左安邦惊讶的道,“不可能啊?这个顾秋同志怎么回事?阴一套阳一套,一点信用都不讲,也太过份了吧!群英同志,让你受委屈了,都是我不好,要是我不回京,他估计也不会这样。”

  “这样吧,到时我再找他谈谈。唉,怎么会这样?堂堂的一个市政府一把手,言而无信,令人心寒啊!”
  傅群英心里当然不爽,听左安邦这么说,她也在怪,顾秋这人不讲信用。
  左安邦道,“群英同志,尽管现在的分工还是不变,你可不能消极怠工啊!工作一定要抓好,你是个好同志,我知道的。”
  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傅群英心里也是暖洋洋的,觉得这个书记很贴心,懂得体贴人。
  傅群英完全被他折服了,心里只想着,左安邦书记是个好书记,他比顾秋强。
  而顾秋则成了阳奉阴违的人,心口不一,这让傅群英心里多少有点不满,对顾秋也是颇有微词。

  既然对顾秋有意见,工作上自然就不会太主动,也不会怎么配合。左安邦的这些小动作,顾秋还蒙在鼓里。
  只是几次叫傅群英的时候,她有抱怨情绪,这让顾秋感觉到她这个人有问题,工作上存在抱怨,肯定是干不好工作。
  于是他就想找傅群英谈一下,只是最近没这个时间。
  罗汉武成了秘书长之后,渐渐燃起了斗志,整个人都变了,焕发着第二春。
  男人,天生就是要战斗的,如果哪一天放弃了,心灰意冷了,他就会颓废,低弥。
  一天开完会后,左安邦看到罗汉武,目光足足停留了好几十秒钟。
  罗汉武一直在忙,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他的秘书小谭走过来喊了一句,“罗秘书长,老板叫你到办公室来一下。”
  罗汉武抬头看的时候,左安邦已经走了。背景消失在会议室门口,走得那么从容。
  他就在心里琢磨,左安邦找自己干嘛?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到长德也有一年多了,就不见找过自己。
  罗汉武点点头,“我马上过去。”
  来到左安邦办公室,罗汉武喊了句左书记。
  秘书小谭呢,没有给他泡茶。

  左安邦也没叫他坐,一直在写什么东西,象是没有听到似的。罗汉武又喊了一句,“左书记!”
  左安邦抬头看了眼,“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好。”
  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
  也不知道左安邦在写什么,罗汉武也不便打扰,只能站在那里看着,干巴巴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曾经做过市委一把手的罗汉武,心里非常清楚,左安邦这是在故意试探自己,他毕竟不是官场新手。

  知道对方这么做的用意,要么就是在试探,要么就是对自己有意见,借此发泄不满。
  所以他放宽了心态,站在那里,耐心等待。
  最不爽的是,左安邦根本就没有让他坐,他也不好随便入座。时间,就这样煎熬,一分分过去。
  大概四十分钟不到,左安邦好象这才反应过来,“哎,坐啊,怎么不坐。”

  罗汉武在心里暗笑,这一招用在自己身上,太没意思了,自己又不是没用过。难道他还想用这种小伎俩,来迷惑自己?
  罗汉武不露声色,“没事,天天坐办公室,站站也好。”
  左安邦看着他,“汉武同志,你这个名字可取得真的大啊,看来你老爸心很大,大有一种让你与秦皇汉武比肩的意思。”
  罗汉武冷静地回答,“名字只是一个代名词,方便人叫罢了,谈不上什么理想抱负,或许每个父母都有一种这样的心态,指望自己的儿子成才。”
  左安邦道。“这是当然了,每个名字,自然有他的深意。不过你也算是不错了嘛,正处级干部,很好。”

  罗汉武也不知道他究竟要说什么,只能随着左安邦的话去。
  左安邦看着他,象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哎,这个小谭,怎么回事,茶也不倒。”
  罗汉武道,“不了,不了,左书记不必这么客气。有事您请吩咐。”
  左安邦道,“怎么?那边很忙吗?”
  “也不是太忙,只是工作刚刚上手,我需要调整一下。”
  “哦,那我就不客气了。”
  左安邦道,“我之前一直听说过你的名字,也一直在关注,前段时间还一直在琢磨这事。顾秋同志说,政府秘书长要重新任用,我觉得你不错,你是一位好同志,虽然曾经受过一些委屈,但我相信,你能把政府那边的工作做好。汉武同志,我可是非常看好你的,别让组织失望。”
  罗汉武在心里觉得奇怪,这难道是左安邦书记的意思?琢磨来,琢磨去,觉得总有些怪异。
  然后,左安邦跟他说了许多表示关心的话。
  一直谈了一个多小时,他才看看表,“哟,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好吧,今天就到这里,你去忙。”
  罗汉武这才告辞。
  这一个多小时里,除了说些贴心的话,倒也没什么重要事情。说白了,他就拉自己聊了一下午。
  顾秋在政府那边,叫叶世林去把罗汉武喊过来,叶世林去了,没找到罗汉武。

  问办公室的人,也没有人知道。
  他就准备打电话,罗汉武正上楼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