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18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娜道:“这个月工资一分没剩全还账了,距离下个月开资还要二十多天,我个人开销其实不大,买学习材料,护肤品,偶尔吃点零食,逛街买个小物件什么的,七七八八算起来有三千块钱足够了,前提是没遇到意外情况。”

  李牧野看了一眼手里的钱,道:“这些你先拿着,一会儿让老崔带你去提款机取一些。”随口问道:“你在这上班算医疗合作项目还是医院正式聘用的?一个月给你多少工资,怎么都不够花呀?”
  “当然是正式聘用啦。”张娜掰着手指算道:“标准月薪一万多,七七八八的补助全算上大概两三万,要说花销是足够了,可我现在主要在急诊值班,动不动就给昏迷病人垫付抢救诊查费用什么的,有的能还,有的不能还,一个月遇上几个赖账的就入不敷出了。”
  果然是人生何处不江湖?这种事情也就张娜这个从米国回来的干得出来,估计现在整个医院里她都已经善良耿直的没朋友了。李牧野微微一笑,宠溺的抬手轻轻抚了抚她额头的短发,道:“没事,不是还有哥在这呢,缺钱就来家里拿。”说着吩咐老崔这就陪张娜去取钱。
  四个人收拾停当先后离开,李牧野和鲁少芬并肩往回走。

  午夜的街头,黑暗中闪烁着霓虹的光芒,宁静又透着神秘的色彩。
  “这个江湖没有我想的那么光明,但依然很浪漫。”鲁少芬看着长街尽头仿佛在舞动的霓虹灯光线感慨的说道。
  “但要比你想象的危险的多。”李牧野看着暗夜无光的苍穹,悠然说道:“也要复杂的多。”
  鲁少芬道:“今天算是见识到危险了,你可不可以跟我说说复杂在哪里了?”
  李牧野道:“就拿今晚的事情做个例子吧。”
  “那仨人是奉命来替别人出气的,还算不得生死敌手。”李牧野行至路边的长椅旁,先细心的帮鲁少芬擦出一个位置,然后坐在旁边,示意她也坐下。脱掉身上的外套地给她。
  再强悍的女孩子也渴望更强者的温柔对待。鲁少芬双手交叉放在身前,动作略显拘谨的让李牧野为自己披上外套,道了一声谢谢李大哥。
  李牧野续道:“不同级别的敌手有不同的对待原则,既然没结下生死之仇,就没必要把事情做绝了,我留下那父子两个的右手,的确有让他们短时间内失去报复能力的意思,但更深层次的意思是要让他们知道我李牧野不是心慈手软之辈,还有就是给天道留一线,防的是人在江湖,谁都有走窄的一天。”
  “给天道留一线?”鲁少芬歪头沉思着,摇头道:“好深奥啊。”

  李牧野道:“他们登门的时候气势汹汹,但你可想过那爷俩回到自己亲人身边后会是什么样子?一个肯为了儿子牺牲自己一双手的人,在自家人面前,多半坏不到哪去,他们干这一行是因为别无选择,找到我只是为了工作,我为了自我保护做了该做的,这就够了,至于他们以后会不会再来报复我,那就看老天的意思了,我对老天已经有了交代。”
  曲少锋爷俩虽丢下两只手,走的时候却还丢下一个谢字。也许那就是天道的回报?
  鲁少芬不说话了,她完全被身边这个学历有限的男人给震撼到了。
  这是生动又深刻的一课。
  这一课比她以往在学校里上过的任何一课都要精彩百倍。这一课的内容不能叫江湖,也不能叫天道,她绞尽脑汁想要给这一课规划个名头。最后全部思路却都迷失在身旁男人唇角撇起的一丝微笑中。有些东西,果然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一个男人,不用一下怎么能知道好与坏?
  鲁少芬痴痴凝视着,忽然冒出个她自己都害怕的大胆念头,李大哥,如果你是楚留香,我愿意做你的宋甜儿。
  洪文学最近的日子可谓是苦乐参半。仕途上,调任国土资源厅以后,一直顶着个代理的帽子。直到最近才摘掉,本该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刻,却偏偏乐呵不起来了。身上背了数千万的巨债,每天都要偿还巨额利息,只要对方愿意,随时随地都能让他当下拥有的风光化作乌有。

  这种巨压之下的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
  在人前,他依然极力维系着伟光正的好领导形象,但在人后,他却活的像个鬼,几乎每晚都要靠着酒精的麻丨醉丨才能睡去,并且睡着了还会噩梦不断。
  当他接到张承志的通知,说如果办好了这件事,不但可以把债务一笔勾销,还可以拿到全部受骗事件的录像材料时,这家伙登时便什么都不顾了,管他什么龙达集团,他全豁出去了,只要能摆脱这种不人不鬼的日子,还有什么情况能比这更糟糕的呢?
  洪文学遵照命令给龙达集团的港建项目设置障碍的时候,李牧野正在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后厨大厅里同粤菜大师范振海比拼厨艺。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较量,一个是名垂业界五十年的厨艺大师,一个是半路出家的业余爱好者,如果不是周静一力促成,两个人根本不可能同台较量。
  厨艺讲究色香味意形,李牧野不过得了个最初级的形和味,并且还远不能算地道。三个月的准备期全都用来给太岁村的青壮们洗脑了,因为小野哥自己心里很清楚,指望短短仨月努力所得的皮毛对抗人家老师傅数十年的浸淫的技艺大道,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这场斗厨大戏对李牧野而言完全是带着重在参与的心情参加的。
  斗厨是小,李牧野其实还怀着更深层的用意。
  老头子使出浑身解数,大勺翻的火光冲天,搞得满屋子都是香气,小片刀耍的雪花飞舞,生鲜刺身切的跟雕刻大师的艺术品似的,小野哥看得如痴如醉,早就忘记了自己是参赛选手之一。
  林翔宇陪着个中年男人坐在下面,忍不住大声提醒:“老大,你参赛呢!”
  李牧野如梦初醒,自嘲笑道:“早听说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只要登峰造极便各得其道,今儿算是见到真正的艺近乎道这句话是怎么来的了。”说罢,依照原本计划继续炮制起自己的菜肴来。

  周静强颜欢笑陪在林志庸身边看着。林翔宇的老子出现这事儿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这位林科长小官不大,但对于周家的餐饮事业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放在过去就是御膳房的大总管。几乎可以算是天下间最会吃的主儿了。以他在餐饮业的身份,大老远跑来给李牧野站脚助威,就这么一个举动就够耐人寻味了。周静察言观色,上看下看,怎么看都觉得不像是冲着林翔宇这张脸来的。
  鲁少芬也得了一张邀请函在下面观战,发现旧江湖不但有超乎想象的残忍,还有超乎想象的趣味。
  特级厨艺技师张贤贵亲自客串主持人,此刻正在介绍范振海手底下精心炮制的一道南粤菜中的小菜系福州菜里的经典:佛跳墙!正说道:酝启荤香飘四邻,佛闻弃禅跳墙来!
  说起这佛跳墙那是大大有名,据说,唐朝的高僧玄荃,在往福建少林寺途中,传经路过"闽都"福州,夜宿旅店,正好隔墙贵官家以"满坛香"宴奉宾客,高僧嗅之垂涎三尺,顿弃佛门多年修行,跳墙而入一享"满坛香"。"佛跳墙"即因此而得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