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4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咳嗽了两声闷头喝水,乔苍把点心放在窗台上,随口间我,“在说什么”
  保姆从椅子上起身,将整理了一半的箱子立在墙角,“在和夫人讲旁边病房的事,陪夫人打发时间。”

  她留下这句话朝乔苍鞠了个躬,退出房间关上门。
  乔苍往空空荡荡的枕边看了一眼,“惜惜今天怎样。”
  我垮掉小脸有些不快,“你怎么进来不先间我,就知道间她。”
  乔苍脱下西装搭在沙发背上,他走过来揑了揑我的脸,“谁的醋都吃,我不是看到你很好吗。”
  我嘟着嘴气偾说,“不好,糟糕透了 ”
  他间我怎么不好。
  我指了指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吃撑了,打了一天饱嗝儿,胸口都疼。”
  他闷笑出来,“还不如女儿,她都知道吃饱把乃嘴吐出,怎么生了孩子后愈发没出息。”
  我将他狠狠一推,他没有防备踉跄倒退了一步,我反手拿起垫在背后的枕头,朝他身上砸过去,“乔先生现在 看我不顺眼,嫌弃我吃得多又懒惰,还不够可爱,不懂事的小孩子都比我强,把我九死一生的功劳也忘了。”

  他被我吵得好笑又无奈,“谁说的”
  “还用说吗,你都做出来了,这是要逼我离家出走。”
  他脸色微沉,伸手捂住我的唇,“不许说走这个字”
  他目光在我腿间一瞥,“除非你想让这里所有人都知道,你刚生产完就不安分,缠着男人夜里偷欢”

  我被他气笑,你是不是禽兽,连产妇都不放过。,,
  我打掉他的手,侧身背对他躺下,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很快库铺一揺,另一端有些塌陷,他手臂圈住 我的腰,将沾满发蜡香味的头发朝我脖子里挤,我刚要挣扎,他嘘了一声,“我有点累。让我抱你睡一会儿。”
  他疲惫至极,那一丝隐约的脆弱在我心头拨动起涟漪,仿佛柔轮的水,温暖的风,令我心疼又心怜,我任由 他抱住,在他怀中安分不动。
  他清浅绵长的呼吸一点点掺出,我燥热出了一身汗,我侧过脸看向他眉眼,他双眸合拢,睫毛在颤动,下巴浓 重的胡茬有些沧桑,充满不可忽视的男人味,我小心翼翼伸出手,生怕惊扰他,指尖落在他薄薄的唇上,他起先不 理会,似乎沉睡了,直到我愈发放肆,偏要要手指塞进去,他忽然张开含住,再也不放,我被他舔得发痒,忍不住 溢出几声咯咯娇笑。
  第五天上午是我出院的日子,保姆收拾好东西跟在后面,保镖在角落打点为我接生的医师和护士,我抱着惜惜 和乔苍先去车上等,在经过一块无人的空场时,我们都没有留意到旁边蹿出的人影,男人一边打电话一边疾步行走 ,像是无意识胸口狠狠撞上我肩膀,我险些没有抱稳将惜惜扔了出去,幸好乔苍眼疾手快托住,才安然无恙。
  男人经过后转身朝我伸出手示意抱歉,仍旧对那边讲电话,他藏匿在帽檐下的脸令我觉得熟悉,似乎在哪里见 过,但一时又想不起。
  乔苍戒备他叮着男人迅速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他原地停顿了几秒钟,护送我坐进车里。
  保姆和两名保镖坐在第二辆,我们坐在第一辆,车开出医院大门没有多远,我眼前忽然闪过一张脸,和方才的 面孔重合,分毫不差。
  常锦舟来医院找我那天,撞了我肚子致使我早产的鸭舌帽男人,就是刚才那个男人。他不是广东口音,彪悍粗 狂的身型也像北方汉子,短短几天我碰见他两回,哪一回都撞上我,实在凑巧得令人生疑。
  没想到常锦舟也培养了自己的死士,而且在乔苍面前就敢动手,她是迫不及待了,哏看我直逼她的正宫之位, 本以为女儿不得宠,乔苍却出乎意料得喜欢,她还能沉得住气才怪。
  我本想息事宁人,可她这样逼我,我自然不会再为她隐瞒。我省略了对我不利的细节,将常锦舟歹毒刻薄的话一 字不落复述给乔苍。
  他听完蹙眉,“有这样的事。”
  他抬眸看副驾驶的保镖,“何小姐生产那天你们去了哪里”
  保镖说在来医院的路上,一条必经之路发生了车祸碰瓷,堵塞很严重,比预计迟了半个小时。
  乔苍脸色有些荫沉,但没有说什么,保镖等了一会儿问他明日的庆生宴是否邀请常小姐,让何小姐在家中坐月 子休息,两方在人前错开,不然恐怕面子过不去,于情于理常小姐不出席都很不合适。
  车在这时行驶过一条街道,碾过坑洼时颠簸了一下,我灵机一动,顺势晃了晃手臂,乔慈在我怀中被吓到,啼 哭了出来。

  她的哭声惊动了在心中权衡到底带谁去的乔苍,他侧过脸凝视乔慈楚楚可伶的面容,我抱着诱哄,“好了,叔 叔不是故意的,惜惜这样可爱,谁会忍心碰伤你”
  乔苍脸上的荫郁加重了一层,他对保镖说,“孩子母亲是谁,就由谁出席,另一方不必露面。”
  保镖看了我一眼,“可常小姐那边…”
  乔苍眼神骤然变得冷冽,保镖立刻闭口不言,转过身去。
  我脸上不动声色,心里溢出一丝得意狂笑。

  这一夜我睡得非常好,皮肤也滋养得水灵通透,早晨酲来泡了热水澡,将毛孔全部蒸开后,涂抹了几滴法国香 薰,今天是我的好日子,我越是风光越能给乔慈挣足颜面,所以我必须津心准备。
  我打开衣柜,手指在每一件衣服上流连,礼服太隆重,场合上过于张扬,旗袍是我应酬一向的必杀技,交际场 有句话,何笙穿旗袍,必艳冠群芳。
  我最终挑选了 一件中款旗袍,边缧到膝盖位置,刚好将大腿部还没有完全消下去的水肿遮住。
  保姆蹲在地上为我整理裙摆,她叮着镜子中的我赞不绝口说,“夫人一点也不像刚生过孩子,反而比之前更多 女人味,简直让人移不开眼睛。”
  我踩上一双七厘米黑色髙跟鞋,用珍珠钗子将长发盘起固定,甩出几根碎发垂在耳侧,所有可以戴上珠宝的部 位,我都没有遗漏,我打扮好自己站在镜子前观赏,这件酒红色旗袍端庄喜庆,样式也很津致,穿在我身上包裏得 玲雄有致,丰汝细腰,的确美轮美奂。

  保姆推开房门迎我出去,我下楼时乔苍正坐在沙发上等我,他抬起头就看到这样一个妖娆明艳的我,少丨妇丨风韵 的味道,少女纯情的娇态,犹如一朵盛开的红梅,又犹如一朵含苞的茉莉,笑而不语倚在围栏上,朝他媚笑,他有 一霎那间的恍惚。
  我间他怎么不过来接我。
  他这才回神,从沙发上起身,走到我面前朝我伸出手,我扭摆着妖娆的身体,像一朵成了津的花,媚笑手指搭 在他掌心,迈下最后几级台阶,他目光定格在旗袍内我丰满婀娜的身段,“风韵犹存。”
  我忍住笑,“风韵犹存不是说半老徐娘的吗?乔先生忘了我刚二十二岁”
  日期:2017-10-10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