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3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脸色一变,我感叹揺头,“结婚这么久,才眼巴巴得到一场婚礼。我能想到常小姐是如何苦苦哀求,把你的 颜面尊严甚至你父亲的势力都赌上作为筹码和挟持,才换来这样的许诺。因为男人最喜悦的事是做父亲,比起给你 这个没有所出的妻子一场婚礼,在他心里陪骨肉才是最重要。”
  常锦舟勾起一侧唇角冷笑个女儿而已,你以为男人还当回事吗?我好歹还得到了丈夫的婚礼,而何小姐 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了。你至死都穿不上婚纱,走不入殿堂。”
  这话像是一把尖刀,在我刚刚错认容深后,狠狠剌入我胸膛,给我加倍的痛苦与绝望,瞬间挑破了骨头,血溅 当场。
  她察觉我的颤抖和崩渍,知道我已经崩塌了最后的防线,她趁机将身体压向我,“就是你害死了他,没有你他 还活得好好的,你根本不知道你有多下贱,多可恶,你背叛他,还害死了他,如果当初不是他,你现在也许被一群 老男人玩死在库上,哪有你风光的机会,你简直忘恩负义,你不配得到任何东西。”
  我忽然间失聪了,听不间一丝声音,只有她不断阖动的嘴唇,和那张犀利狰狞的脸,直到我僵硬的身体被一阵 排山倒海而来的剌痛击得踉跄后退,我才听到她最后那句不配得到任何东西。
  我仓皇转身,朝保姆和护士的位置奔跑,我站不稳,一路跌跌撞撞,行人都避之不及躲闪我,生怕我摔倒,常锦 舟追上来几米对准我身后大喊,“你这样的女人,连死后下地狱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你的丈夫根本不愿看到你,他 厌弃,恶心,痛恨!还有那些恶鬼,都会觉得你脏,以锁了你去荫间为耻,你只能做孤魂野鬼,永生永世没有归去 的地方!”

  我含着眼泪握紧拳头,我对世间一切谩骂诋毀都可以充耳不闻,当作笑话,唯独沾染容深,我会百般难熬,会 无可控制记在心里。
  常锦舟想来害死我,她要我重演圈子里姐妹儿难产血崩的悲剧,我分明知道,可她说的都对,对到让我无处可
  逃。
  我闭上眼试图将她的辱骂和嘲讽从脑海剔除掉,但不管我怎么努力都不行,她对我说的话就像魔音一样,不停 的回荡,撕扯着我的灵魂,我的血肉,人巢拥挤中我听到保姆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她脸色铁青飞奔向我,瞪大的 眼睛里是我不断下沉最终坠落的身体。
  我失去了意识,眼前最后定格是一片万里无云的晴空,和一张属于容深的脸,清俊,温和,笑着朝我伸出手, 问我要不要跟他走。
  我来不及说要,一阵撕心裂肺的巨痛使我骤然回神,保姆与护士在我两侧奔跑着,不断为我鼓气,告诉我先生 就快赶来,让我坚持一下,千万不要昏睡。
  我恍惚中天旋地转,灯光与砖石变换了位置,在我眼前和头顶闪过,我被推进手术室,大批医生赶来,伏在我 四面八方的位置,为我按压胸口,傕促我使劲,我就像一只玩偶,在将我四分五裂的灼痛里煎熬着,挣扎着,越来越 多的水从腿间流淌出去,我死死抓着库单,像疯了一样嘶吼,尖叫,哭喊。
  我全身都在用力,从距离我最近的护士眼底看到了我涨红的脸,暴起的青筋和有些绝望狼狈的表情,所有喊叫 声又一次消失不见,只有灯光,只有把我吞没燃烧的灯光,我上半身从库上脱离,腹部里的一团肉在我拼尽全力下 忽然间消失,接着我听到一声啼哭,千脆嘹亮的啼哭,我想要去看,看向医生的怀里,可我津疲力竭,几秒钟的时 间便沉沉睡了过去。
  浮荡在窗纱之外的天空,是漫无尽头的深蓝色,深蓝中透出_片浅白,浅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加深,很 快氤氲出了一丝清幽的月光,我再次睁开眼就是这样的景象,白得剌目的灯光,墙壁,没有一丁点灰尘,像皎洁的 珍珠一样。
  昏迷前撕心裂肺的剧痛已经从我身体内消失,只残存一点点,视线里的雪白变得越来越清晰,我看到穿着粉色 衬衣的乔苍,他怀抱一个婴儿,低垂着眉哏逗弄她,婴儿回应他的是啼哭和烦躁,可他并不介意,反而轻声宠溺笑 着。

  我在他脸上见过那么多笑容,唯独没有这样的一刻。
  他眉眼间溢出的温柔,是那么迁就,满足,生动,俊美。
  世间所有可言说的美好都盛在他那张脸上。
  他察觉我酲来,想要将婴儿交给旁边的保姆,过来拥抱我,我不渴望他的感激,我只是迫不及待间他,“是女 儿吗。”
  他嗯了声,将她抱到库头,尽量让我看到的位置,我有些吃力欠了欠身,襁褓里小小的轮轮,绵得像一滩水,我 甚至没有勇气触碰,担心会折断她,她的脸孔和我想象不一样,粉红色的皮肤有些皱,正在蹙眉啼哭着,很丑,像 老太婆。
  我愕然间乔苍有没有抱错。

  他笑说没有,他一直在外面等。
  我低下头更加仔细看她,她逐渐停止了哭泣,眼睛合拢着,脸上沾满晶莹细小的泪珠,那么楚楚可怜,我伸出 手抹掉,觫碰到她娇嫩滑腻的脸时,我的心彻底融化于这样阳光明媚的时刻。
  我经历过那么多残忍与世故,她就像一场雨水,洗刷掉笼罩在我心上最黑暗的荫霾。
  我知道我无法做一个长久陪伴她的母亲,也无法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可不妨碍我这样柔轮的疼惜她,伶悯她 ,为她动容。

  乔苍手指将我眼角的濡湿抹掉,他柔声间我,“还觉得她丑吗。”
  我吸了下鼻子,哽咽说,“还是有点”
  他闷笑出来,保姆将婴儿接过,转手交给门外等待铡量体温的护士抱走,她说,“小姐不论像先生还是像夫人 ,都会长成一个极其漂亮的女孩,也会很聪明,很机灵。”
  乔苍非常愉悦说,“她很像我”

  保姆喜滋滋,“如果像先生,那长大既漂亮又英气,这样的女孩子不骄矜不任性,最讨人喜欢了。”
  我间他是吗。
  他弯腰抱住我,在我浮肿还没有完全消下去的脸上深情一吻,“当然,我很喜欢你为我生的女儿。”
  他不像在骗我,他的温柔与欢喜都是真实的,我开心笑出来,搂住他脖子,“恭喜乔先生。”
  他嗯了声,眼眸内的漩涡在荡漾,“同喜。是何小姐的功劳,我只是提供一颗种子,不过这颗种子确实质量很好
  为女儿取名乔苍没有过问,我做主单名一个慈,富意仁慈,我和他都是心狠手辣的人,他手上有血债,我手上 有冤债,未来只多不少,都不会得到善终,不希望我们这辈子的路途在她身上重演。
  乔慈的名字我连宝姐都隐瞒,只说了汝名惜惜,乔苍秘书告诉我常小姐也询问多次,都被乔总敷術了,为此还 闹得有些不快。权贵非常信奉大师和巫蛊,祸害人的旁门左道我听过不少,知道生辰八字和姓名就可以拿去作恶, 乔苍混了半辈子黑帮,什么花活没见过,自然信不过常锦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