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80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大雕见她清纯美丽,又好心提醒自己,顿时好感大生,点头道:“没事,你尽管请他过来!”
  “哦……”小护士拿眼睛看高乔。
  高乔瞪眼道:“还不去!”
  小护士立马小跑步去了,没过多久,就带着一个山羊胡老头赶了过来,还对他介绍道:“周医生,这位就是石老的高足,是他要找您。”
  “哦,久仰!”周老自视甚高的点了点头,对张大雕并没有多少尊敬的表情。在他看来,石老是很有名,但未必比自己的医术高明,至于他的徒弟嘛,呵呵,给自己提鞋都不配。
  张大雕也没和他客套,直截了当道:“周老,根据你的诊断,这病人是不是湿热下注?”
  周老翻着白眼道:“这不是很明显吗?”他还以为张大雕要向自己请教医术,那是摆足了架子,心里还想:想向我请教医术,那得看你的诚意够不够,悟性高不高。
  张大雕又问:“如果我所料不差,你是以清热解毒,除湿利水为主,也就是说,你以白藓皮、生薏仁、大豆黄卷、木通、滑石块、生甘草清热除湿,散风止痒;土茯苓、山栀、金银花、连翘、地丁、丹皮解毒清热凉血,对吗?”
  周医生目光一凝,不由自主的点头道:“不错,本方利中有清,利清相辅相成,难道有错吗?”
  张大雕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接着道:“你是不是以为他脉滑数?”
  周医生又惊又疑,同时还有些恼火,沉声道:“是又怎样?”
  张大雕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他的毒疮为什么治不好,甚至治来治去还溃疡了?”
  周医生恼怒道:“我的方子没错,肯定是他自己不听医嘱,吃了什么辛辣之物!”
  “我说过,我没有!”病人似乎看出张大雕有些本事了,大叫道,“明明是你开错了方子才把我搞成这样的,你还想把责任推到我身上,简直岂有此理!”
  “你说的什么话!”周医生大怒道,“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周一方行医三十年,什么时候开错过方子……”
  他还想继续往下吹,张大雕却沉声道:“你就是开错了方子!”
  “什么?”周医生脸色大变,“姓张的,你算什么东西,别以为你是石老的徒弟就可以在这里装大蒜,告诉你,老子不吃那一套!”
  医生开错方,就和文人用错典是一个道理,那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严重一点甚至身败名裂,这就难怪周医生要大发雷霆了。
  俗话说庸医害死人,对于周医生这种人,张大雕是绝对不会姑息的,沉声道:“你不但开错了方,而且耳聋眼花,不懂脉象,居然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说自己行医三十年,我看你这三十年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一听这话,周医生顿时就炸毛了,挑起脚来破口大骂道:“你个乳臭未干的龟儿子砸肿,你特么有什么资格侮辱老子,真以为你是石老的徒弟就了不起了吗,我告诉你……”
  “来人!”张大雕直接打断他的话头,“给我把院长请来!”
  高乔浑身一震,他对张大雕一点都不熟悉,更不知道张大雕还有这等威势,但不管怎么说,张大雕刚才的话已经显示出了不凡的医学造诣,而且又是石老的徒弟,所以没有任何迟疑,立马就给院长打了电话。
  “什么,小张和周医生起冲突了?”接到电话后,院长和石径斜等人火速赶了过来,石径斜当先问道,“小张,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收的好徒弟啊!”周医生气愤填膺的嚷嚷起来,说张大雕怎么怎么侮辱他,又怎么怎么败坏他的名声。

  奇怪的是,无论的谁,都没有动容,甚至没有人搭理他,而是用询问的眼神看张大雕。甚至,院长还对周医生喝叱道:“住嘴!”
  周医生神情一僵。
  张大雕冷笑一声,对高乔道:“把刚才的经过说一遍,要一字不漏!”
  “哦,好的!”高乔本就是讲师,口才和记忆力自然是很好的,三言两语就把经过叙述了一遍。

  石径斜恍然大悟,立马给男病人号脉问诊,最后问张大雕:“小张,那你的意思是?”
  张大雕冷笑道:“根据周医生的诊断,病人是湿热下注,当清热解毒,除湿利水。”
  “对呀!”大家都是学医的人,闻言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周医生立马就得意了,心说,这次石老的徒弟要栽跟头了,石老的徒弟栽跟头,那就等于石老栽跟头,哈哈,想不到老子今天还能把石老比下去,也算是扬名立万了。
  谁知,张大雕却石破天惊道:“脾虚湿困诊断成湿热下注,脉细数诊断成脉滑数,苔薄质淡诊断成苔薄黄腻,这样的庸医居然还能行医三十年,这是医院用人不当呢,还是想坑病人的钱?”
  此话一出,全场人如被五雷轰顶!
  周医生更是急吼吼的扑到病人面前,重新号脉问诊,结果,他一跤跌坐在地,双目无神,冷汗狂飙。
  石老心中一动,又仔细想了想号脉问诊的经过,顿时恍然大悟。就问道:“那么,小张啊,我来考考你,这方子又要怎么开?”
  他毕竟是张大雕名义上的老师,不好用求教的语气。
  张大雕不紧不慢道:“以生薏仁、生扁豆、山药、芡实、白术、茯苓健脾利湿;黄柏、萆薢清热利湿;大黄豆卷健脾除湿。因为脾被湿困则湿盛,脾健湿运则病自去,旨在治本抉正祛邪。”
  “高!实在是高啊!”众人齐声称赞道,“当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名师之下出高徒!”
  石老讪讪的笑着,说老实话,他先前也差点和周医生的诊断一样,不过,他之所以搞错,不是医术不行,而是先入为主,脑子里已经输灌了周医生的诊断结果,如果这病人真要他来治的话,即使开错了方子,也很快能纠正过来。

  这个时候,张大雕又摇头道:“可惜,这病人已经被周医生医坏了,也就是说,他现在的病情已经加重了,用我的方子短时间内也未必能见效,因此,还得外敷狗宝粉,方能立竿见影!”
  狗宝不但是治疗消化系统癌症的主药,还是一切恶疮的特效药,不过,像这种病用狗宝实在太浪费了。
  “好!”院长大声道,“就按张医生的方子开药,病人的一切费全免,同时,我们医院会赔偿病人的一切损失!至于周医生嘛,让他卷铺盖滚蛋!”
  周医生眼睛一翻白,当场晕倒在地。

  “这……太好了!”男病人感激涕零的望着张大雕,激动异常道,“感谢你,真的感谢你,你是个好医生,一个了不起的好医生啊,等我这病治好了,我一定敲锣打鼓给你送锦旗!”
  “呵呵,那些就免了。”张大雕正色道,“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以治病救人为目的,不是为了骗钱,也不是为了姑息养奸。当然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像周医生这种人,无论在哪个医院里都有,所以还请你多多谅解,不要因为周医生这种人而把我们江阳医学院看成藏污纳垢之所。”
  “不会的不会的,绝对不会!”男病人认真道,“若江阳医学院是藏污纳垢之所,就不会维护我们病人的利益,也不会有您这样的好医生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