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219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刑警们也不是吃干饭的,你说韩局就韩局,故意声东击西引人回头,你好给人来个突然袭击!
  “少废话,举手抱头!”领头的周队厉声喝道。
  “干什么!”刑警们身后响起一个威严的声音。

  这声音太熟悉了,刑警们情不自禁身上一震,全部回头一看,可不是吗,果然是局长韩作栋亲自来了。
  韩作栋走上来,先上来跟刘富贵热情地握握手,然后才问:“怎么回事?”
  “那位昏迷着,让这位陈述一下经过吧。”刘富贵一指潘致远,“不过我希望你实话实说,不要掺杂任何一点水分。”
  潘致远?早就吓坏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几个乡巴佬居然跟他们局长这么熟。

  他们这些小交警刚参加工作不久,平日里虽然上路巡查,但是看到衣着光鲜,开着豪车的主儿,就是对方违反交规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敢管,最多冲那些普通老百姓抖抖威风。
  今天这个一身油污开三轮车的人,一看就没有关系没有后门,有关系的话他还能不打电话找关系?
  有关系的话用得着叫一群老乡拉着条幅到交警队门口讨要说法?
  有关系的话一个电话,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也用不着脱了裤子放屁那么多麻烦!
  不过这回完全是意外,对方明明跟局长很熟,这是最大的关系啊,为什么他们一开始不打电话?为什么还要任由他和魏海鸣榨油?

  太反常了,想不明白!
  但这并不妨碍潘致远明明白白把事情的经过叙述一遍。
  暴力执法,把刘大牛打了一顿,还推下沟渠,胳膊都伤了,现在缠着绷带呢,然后还继续吃请,吃干抹净还要求去洗浴,要小姐!
  一条一条摆出来,大概够开除了!
  潘致远现在本着的目的就是坦白从宽,认罪态度良好,他一看那个叫刘富贵的跟局长关系那么好,即使他不想坦白,刘富贵也会给他揭露出来,还不如自己主动交代呢!
  这些交警年纪轻轻,刚参加工作,就吃请受贿,压榨老百姓,时间长了那还了得?韩作栋听完潘致远的交待,他的脸色相当难看。
  “你们怎么回事?”韩作栋看着刑警队那个中队长,“就是有人在酒店打架,为什么出动这么多人?”
  韩作栋军人出身,那是老刑侦了,一看刑警队这个阵势他就知道有猫腻。
  “报案的,说得比较严重。”姓周的中队长心虚地说。
  “谁报的案?”韩作栋厉声喝问。
  姓周的中队长知道再也瞒不住了,只好实话实说:“是王副大队打电话给我,说他外甥在酒店被人打了,他不方便出面,让我出警。”

  韩作栋这个气啊,他让出警你就出警,出警不经过正当途径,就听一个副大队长的?
  “哪个是他外甥?”
  大家往墙角一指。
  “他是怎么回事?”韩作栋一看这位外甥伤得不轻!
  “我踢的。”刘富贵说着,掏出手机让韩局长看视频,这可是他的强项,不管什么事只要占理,他就要用手机录像。
  刚才明明刑警们都已经进来了,魏海鸣还拎着酒瓶子上去砸人,而刑警就那么干看着。
  韩作栋一看更火了,一指姓周的中队长:“今晚回去给我写份报告,我需要了解真实情况!”
  周队长暗暗一咧嘴,他知道要受处分了!
  然后韩作栋上去亲**问了刘大牛一番,并且代表丨警丨察局向他道歉,不管你的三轮什么情况,交警不应该打人,这事局里一定会严肃处理。
  最后韩作栋也善意地劝说刘大牛:“咱们县里流动补胎的不少,大多数无牌无证,这也是安全隐患,你回去以后最好给你的三轮上牌照,再办个驾驶证,这样于人于己都有好处。”
  刘大牛什么时候跟这么大的领导面对面说过话,早就手足无措了,局长说什么他就答应什么,紧张得脸通红。
  韩作栋离开之前,给王文年打了个电话:“你外甥伤得不轻,我亲自过来看望了一下,他在酒店扬言今晚就去扣三轮车,看来他的身体状况不大允许,我看这事还是你这当舅父的亲自处理一趟吧。”
  说完,啪,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王文年当时就傻了,感觉好像冰桶挑战,浑身上下瞬间僵了。
  他就不明白,是谁把局长叫去的?
  这么点小事,怎么可能惊动局长。
  王文年给汇泉的老板打电话,打听情况。
  那个赵总现在还在云里雾里呢!他也想不通,这群乡巴佬有何德何能,居然跟局长关系这么好?
  而且不仅仅是关系好的问题,赵总发现韩局对那个叫刘富贵的似乎还很忌惮,很尊敬,说话比较小心。
  他却不知道的是,前些日子在温泉村,人称“地下组织部长”的戴志腾压制韩作栋,但是想不到刘富贵认识的人三言两语把戴志腾就给吓走了,韩作栋带着丨警丨察队伍撤离的时候给刘富贵留了电话,他是真心想结交刘富贵。
  能不尊敬,说话能不小心吗?
  “王队,我觉得这事你可得慎重处理,那个叫刘富贵的很有来头。”赵总这样跟王队说。
  这回王队不但慎重,效率也够高的,放下电话就带上礼物和钱,亲自赶往刘大牛的汽修厂。
  刘富贵和小驴刚刚把大牛哥送回来,一辆蓝白涂装的警车就停在汽修厂门口。
  刘大牛都有点坐下病了,见了警车就有点心惊胆战,一看又来警车,以为这事又有变故,吓得脸色都变了。
  王文年从警车上下来,手里提着礼物,直奔刘大牛而来,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上来就跟刘大牛握手。
  刘大牛有点懵,刘富贵和小驴却是早就看出怎么回事来了,这不就是今下午出来的领导么,据说他就是魏海鸣的亲舅。
  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亲舅给他外甥擦屁股来了,哼哼,看看你想说什么?
  王文年握着刘大牛的手说了很多好话,递上他带来的慰问礼物,并且把一个信封塞到刘大牛手里:“我知道你为这事请人吃饭花了不少钱,这是两万块,是我私人的钱,算是替魏海鸣赔给你的。”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魏海鸣是我的外甥,这孩子刚进交警队,什么都不懂,还不知道用一个执法者应有的行为规范去约束自己,让你受委屈啦!”
  刘大牛虽然在县城混十来年了,但骨子里还是一个朴实的山里人,但凡倔强的人,都是吃软不吃硬,一看人家这么大的领导干部给自己送礼物送钱,说得这么客气,他立刻就受宠若惊,手足无措。
  甚至觉得一瓶子把领导外甥的脑袋打破也是太过分,感觉很不好意思,很对不起领导。
  刘大牛赚钱虽然辛苦,把钱看得也比较重,但他却是如论如何不肯收这两万块,甚至他在想要不要再包上一万块送给这位领导?
  山里人有山里人的狡黠,他是在想,哪怕再多破费一些,只要能从此攀附上这么大一位领导,那么他在城里也算有后台了。
  日期:2017-09-18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