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叫他“叶哥”》
第70节

作者: 蚂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等等。”秋若雨正在会议室和一个部门开会,听得叶宁少有的慎重口吻,她想了想后,走出了会议室,才道:“你说。”
  叶宁道:“在你心目,是更信任方澜,还是更信任我?”
  秋若雨简直无语,整个公司下,怕也只有叶宁会向她提出这么稚气且敏感的问题。
  这个男人的脑子里都装着些什么?

  “方澜进公司一年九个月,我和她不光是工作的合作关系,还是私下里的朋友,你才进公司不到一个月,我们在工作的合作默契都有待磨合,你觉得我更信任谁?”
  “好,我知道了,先这样。”
  得到了确定答案,叶宁挂了电话,轻轻吐出一口气,眼多了一抹坚定之色。
  方澜的内伤虽然十分严重,但也没到真无法挽回的地步,只不过,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这份代价之,还蕴藏了不小的风险,也只有为了秋若雨才能让叶宁下定决心。

  方澜是秋若雨的绝对亲信,自己帮方澜一把,变相地等于帮秋若雨一把。
  有了决断,叶宁转回了病房,这一回连门都没敲,刚踏入几步,一抬头,登时脸色一僵,只见得方澜直挺挺地坐在床,半身只剩了一对黑色蕾丝,艳光四射。
  “啊!”正在换睡衣的方澜瞧见忽然闯入的男人,先是微微怔愣,随即惊呼一声,如游鱼般缩进了毛毯里,这个楼面全是单人套间,走动的又全是女护士,她没有想到叶宁会去而复返,还省略了敲门的环节。
  “方队长,我再去门外待会儿,五分钟后回来。”这种意外的尴尬,叶宁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急忙退了出去。

  五分钟之后,他老老实实敲了七八下门,没听里头答应,轻轻推开半扇门,向床位的方向扫去一眼,见到方澜恢复了坐躺的姿势,身也是穿好了睡衣,正神情冷冽地候着自己。
  挖了挖耳朵,他不由一声苦笑,而后硬着头皮一直来到床边,不等方澜向自己发难,抢先说道:“方队长,我只问你一句话,如果我说,我能治好你的内伤,你是否会信任我,放心让我试试?”
  方澜原本酝酿了一肚子火气,等着叶宁这个炮灰呢,可后者的这一问,却是成功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狐疑的目光在叶宁的脸转悠了几圈,方澜将信将疑地问道:“你确定能治好我的内伤?”
  即便有着叶宁治愈陆家少爷的先列,可从方澜的本心而言,依然无法尽信这个散漫成性的男人。这与她曾经的军旅生涯无不关系,军人最看重的是组织性纪律性,尤其是医者,更应是一丝不苟的严谨,思维形成定式,很难改变。
  当年,她在执行任务受了重伤,事后被送往军区医院,由两名最资深的老医先后会诊,却都是束手无策,只能开出延缓恶化的调理型药方,等于是宣告她入选华夏两大特种部队的梦想破灭,这才早早退役。

  叶宁的年纪自己都要小几岁,医术再了得还能超越部队医院的专家?
  叶宁又想了想,认真地道:“五成把握,不过,我用的方法较特殊,除了对应药材内服外用之外,治疗我会以膻穴对你心俞穴,将我体内真气输入,护你经八脉,一旦出现偏差,对你对我都存在极大的风险,所以,整个过程,我必须处于完全的主导地位,这需要你的信任与配合。”
  方澜悚然动容,作为一个武修,她当然明白谭穴和心俞穴乃是练武之人六大命穴之二,以此**纳入或输出真气,其风险不亚于后天期任何一个小层次的突破,更何况,还是**相抵,彼此真气相互沟通,稍有偏差,会引起对冲或反噬,最严重的后果,会导致双方全都会变成废人。
  “还是不要了。”心挣扎了一番,方澜神情微微一黯,还是拒绝了,倒不是觉得叶宁在忽悠,而是觉得不值得,算能治好此次的内伤,只不过是多争取些时间罢了,正如叶宁之前所言,再过一两年,自己的境界依旧会降退,而且之后降退的速度会越来越快,估计五年之后,她体内的最后一次真气便会消失得干干净净。
  冒那么大的风险,何苦来哉?
  叶宁却没有放弃,循循善诱地道:“不光是这次新的内伤,还包括困扰你多年的顽疾,还你一个健康的身体,以你的年纪和原本的天赋,算耽搁了几年,未来还是会有很大的机会攀先天期...”
  方澜轰然一震,刹那间,无神的双目爆发出惊人的神光:“你,你,你没骗我?”
  “不然也没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说完这句,叶宁便坐了下来,也不顾男士风度,点起了一支烟,没再怂恿与说服,他很清楚,这会儿方澜没有太过动容的表面,绝非是内心真实写照,这个女人也绝对无法抗拒伤势痊愈这份巨大诱惑。
  实力境界于武修来说,如同金钱对商人而言,拥有了一亿资产,谁会愿意倒退回千万,百万,又有谁不希望未来拥有十亿,百亿?

  “为什么?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险帮我?或者说,你有什么条件先说出来。”半响后,方澜才按捺住心绪的澎湃与激动,凝望着叶宁问道。
  “你是我的领导,下属拍领导马屁是天经地义的事,再说,你平时也挺维护我的,当我给你的一份报答,对了,治疗的一切费用得你自己承担,我估摸着五十万肯定打不倒。”叶宁自不可能告诉方澜,自己是因为秋若雨的缘故才以身犯险地帮她,半真半假地含糊应道。
  方澜知道自己的那点维护与对方的报答根本不成正,但此时,她也没法计较这些,哪怕是死马当活马医,也总彻底放弃的好,沉吟了一下,道:“好,如果你真能治好我,我方澜这辈子都不会忘了你的恩情。”
  叶宁讶异地看看她,没想到她竟然会许下如此重的承诺,至于靠谱不靠谱哪那得有待时间去验证。
  没有纠结于此,叶宁向方澜要了纸笔,“刷刷”地写下十多种药材,都是内服外用所需,品级不算太高:“按我列的清单抓药,一个星期能配齐吧。”

  方澜结过纸条,来回扫动了几眼,应下,生病不可怕,怕得是没有希望,现在她的状态如之前截然不同,脸的惆怅与失落消失的无影无踪。
  “治疗放在下下周周末,我也得准备一下,最近你按医生开的药方服用,补补元气把状态尽可能地调到最佳。”叶宁吩咐道。
  “我今天下午办出院手续,医院这种地方,多待一刻都是受罪,医生的药方还不如我自己原本的药方呢,再说,目前公司里只有几个人知道我受了伤,我不想请长假引起无端猜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