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7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应该是你跟顾市长走得太近,他心里不痛快。当初达州是顾市长一手打造起来的,而且你和他配合得这么默契,左书记跟顾市长两个人之间有矛盾,这事,你不也清楚吗?”
  葛书铭道,“那他就太小心眼了,怎么能这样?堂堂的市委一把手,真是的。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他和顾市长之间的矛盾,那也是工作上的矛盾,又不是私人恩怨。”
  齐妃叹了口气,有些事情,是没有道理的,但绝对有他的理由。左安邦上次被宁雪虹和顾秋联手,整得很惨。
  他打造出来的典型,成了一个贪腐份子。
  这件事,影响很大。按理说,他应该有责任,但人家后台大啊。
  最后的结果,是宁雪虹被调走了,他留下主持大局。

  齐妃说,“听说顾市长也是大有来头的人,左书记就更加了,他们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齐妃劝他,“除了工作上的事,你要尽量注意,别卷入这种家族之间的纷争。”
  葛书铭摇头,“我坚持自己的原则,但也不会因为这事,而避嫌。”
  齐妃道,“齐雨现在是宁市长的秘书,只怕你想避嫌都避不了。书铭,这件事情,你要把握好,有分寸。”
  “他可是在警告你,如果你不听他的招呼,他会对你采取行动的。”
  葛书铭站起来,“我去书房了。”
  齐妃看到他的背影,摇头道:这家伙就是犟,要学会圆滑才行,否则要吃亏的。

  葛书铭被左安邦批评的事情,他没有跟顾秋提,这事,只能在心里忍了。
  顾秋,刚刚上任,当这个代市长。
  办公室里,摆着一瓶花,那是宁雪虹最喜欢的兰花。
  顾秋喊了句叶秘书,叶世林走进来问,“书记,哦,市长,找我吗?”
  顾秋道:“你让小江把这盆花送过去。”

  “好的!”叶世林马上给江世恒打电话,江世恒跑上来,顾秋吩咐道,“你把这盆兰花送过去,注意不要搞坏了。”
  江世恒笑了起来,“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
  就在江世恒准备搬花的时候,杜小马打来电话,“顾市长,恭喜啊!”
  顾秋笑,“同喜,同喜。”
  虽然只是小升半级,那可是好大的步,很多人对于个位置十分眼红。杜小马道:“哦,告诉你一个消息,你可能已经知道了。”
  顾秋说什么?
  杜小马道,“宁雪虹去奇州了。”
  “哦?”
  这个消息,顾秋真的不知道。
  宁雪虹去奇州了?那是什么职务?
  顾秋依然记得,自己在省纪委的时候,在奇州查过案子。奇州可是个好地方,经济比较发达。
  于是他就问,“什么职务?”
  “应该还是市长吧!”
  “那就有点亏大了。”
  她在这里也是市长,跑到那边还是市长,没意义啊?这么说来,只是为自己腾了个位置,顾秋心里竟然有些内疚。

  这对宁雪虹不公平啊?
  杜小马,“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不过这也是她争取的,但是以她的背景和能力,只不过是多等一二年的事。”
  “谢谢你,小马,改天喝酒。”
  杜小马笑了起来,“行,你请客。”
  “呵呵--”
  宁雪虹要去奇州,听说是今天上任,顾秋朝江世恒喊,“你等一下,叫世林拿纸笔来。”
  江世恒马上跑过去,叫叶世林拿了纸笔,顾秋铺好纸,大笔从容:雪舞奇州,长虹贯日。旁边一行小白,落款。
  写完之后,他对叶世林说,“你陪小江走一趟,把这个和那盆花送给宁市长。”
  “知道了!”

  两人看着这字,满喜欢的。
  叶世林说,“市长,什么时候给我也写几笔吧,挂在家里挺温馨的,励志啊!”
  顾秋擦了擦手,“以后再说吧!快去快回。”
  两人收拾了东西,匆匆赶往奇州。
  路上,叶世林在嘀咕,“我们是不是也给宁市长送点什么表示一下?”
  江世恒说,“送什么好呢?她可是个清贫的干部,十分廉洁。”
  “那算了,老板让我们去送东西,我们不能画蛇添足。”
  两人朝奇州赶去。
  宁雪虹刚刚到任,来到了一个新环境。
  齐雨正喊人搞卫生,把办公室调整一下。

  办公室必须按宁雪虹的要求来调整,以前是男人办公用的,那些不该要的,通通扔出去。
  宁雪虹本来就极有个性,她的风格是,简洁但又不能随便。看起来清爽,那些看起来附庸风雅的东西,她通通不要。
  他们重新调整完了之后,齐雨还在抹汗,看着办公室里这模样,齐雨说,“好象少了点什么?”
  宁雪虹道,“你说的是那盆花吧?算了,留给他吧。”
  “那可不行,这是你最心爱的东西。我叫司机去取。”

  宁雪虹的确喜欢这花,如果派人去取,就有点太那个了,要是真到了宁德,顺便带过来那也无防。
  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宁雪虹也不例外。
  齐雨一定要把花搬过来,这时,江世恒和叶世林到了。
  “宁市长,我们来了!”

  两人笑笑着,一个人搬着花,一个人拿着顾秋写的字,没有裱好的。
  “你们怎么来了?”
  齐雨惊讶的问,她正要去叫司机搬花呢,花就来了。
  叶世林说,“老板叫我们送过来的,他知道宁市长对兰花情有独钟,看到你们把这盆花落下了,立刻叫我们送过来。”
  齐雨笑了起来,“看来你们老板跟我们宁市长还是心有灵犀的嘛!”
  本是无意中的一句话,宁雪虹就有些不好意思。当然,她没往心里去,只是觉得,这话说得太有歧意了。
  叶世林道,“宁市长,花摆哪里?”
  宁雪虹指了指窗口,“放那边吧!替我谢谢你们顾市长。”
  “不客气,不客气,老板他这人心细,却又大度,他还说要谢谢您呢!这不,还让我们带来了这个。虽然不值钱,却是礼轻情义重。”
  两人打开顾秋写的那幅字,齐雨就念了起来,雪舞奇州,长虹贯日。
  哇,好漂亮的字。
  写得真好!
  叶世林和江世恒都微笑着,“我求他给我写,他都不写。”

  宁雪虹的目光落在这八个大字上,露出一丝欣赏,的确不错。顾秋的字,的确有大家风范。
  齐雨说,“你们两个真不识货,谁说这个不值钱,你们老板的字,那可是值大钱了。他是当代大书法家郑之秋先生的关门弟子。你们这知道了吧?”
  叶世林和江世恒张了张嘴,嘿嘿地笑了。
  宁雪虹道,“替我谢谢他,厚礼我收下了。”
  “齐雨,找个能装裱的地方,把这字裱起来。挂这墙上好了。”
  齐雨点头,“好的,我马上去弄。”
  任务完成,叶世林两人挥手告辞,“我们先回去了,还要跟老板复命。”
  宁雪虹也不留他们,微笑着送两人离开。
  然后,她就看着这字,琢磨着什么?
  顾秋走马上任之后,开始对宁德地区,做全面的规划。
  以前他做达州市长的时候,目光只盯着达州,现在可是一个地区的市长,出发点虽然一样,但眼光肯定是不同的。

  这就是站的位置更高,看的地方更远。
  只是有一点,顾秋倒是低估左安邦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