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6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交警同志很好说话,“放心吧,这里交给我们。这样吧,我帮你叫个车,送你回去?”
  顾秋摆摆手,“不要管我,不要管我。你们忙。”
  受伤的少女趾高气扬的,“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我叫你们把他抓起来,怎么?使唤不了你们?”
  几名交警劝道,“人家好意提醒你,你干嘛胡搅蛮缠呢?他是看到路中间的钉子,才喊你的,你非但不感谢人家,还怪人家。什么道理吗?”
  少丨妇丨捂着头,“那我这不是白撞了?”
  交警劝了很好,“先上车吧,送你到医院再说!”
  少丨妇丨横了一眼,“不要碰我!”然后她自己上了救护车。
  顾秋坐着人家的车回宁德的,也没有跟人家表明身份,给人家递了支烟,这才告辞。
  远远停着的一辆悍马车上,传来一阵大笑,有人说,“走吧,走吧!”

  “这小子命真大。居然没事。”
  “别管他,不死也吓死他。”
  悍马车走了,顾秋也回到了宁德市。
  从彤听说他差点车祸,就吓了一跳,“你怎么不叫小江去?自己开车有多危险。”
  顾秋说去找人办事,去多了不好。
  从彤马上给他倒茶,压压惊。“这谁也太缺德了,往路上撒钉子,存心害人嘛。”
  顾秋只记得是一辆悍马车,没看清楚牌照。
  左安邦正准备去吃饭,有人打电话过来了,“哥,我们来看你了。”
  又是左定国。
  左安邦问,“你们什么时候到了?”
  “就刚才!”
  “那你们过来吧。市委餐厅。”
  左安邦挂了电话,吩咐小谭去定餐。
  车上的左定国道:“你们不要提刚才的事,知道吗?”
  “嗯,知道了。”
  有人就笑,“要是把那小子玩死了,就有意思了。”
  左定国道,“走吧,走吧,吃饭去。”
  四个人三男一女,都是左家的堂兄弟妹。
  来到市委餐厅,左安邦正在那里等,小谭将四人引进去。“哥,我们来了。”
  左安邦最后精神状态不好,他看着四人,“怎么又跑出来玩了?”
  “没有,哥,我们听说顾秋那小子和宁雪虹联手,为难你,所以过来看看。”
  “这事你们少插手,你们一插手就坏事。”左安邦看着这帮堂兄弟妹们。
  四个人笑得很诡异,左定国瞪了三人一眼,“你们正经点,成天嘻里哈啦的。”
  左安邦叫小谭上菜,一个堂弟说,“哥,要不要我们帮你治治这两个家伙?”

  左安邦道,“你有什么办法?”
  对方得意地笑,“玩死他,还不是死小鸡似的。”
  左安邦就拉下脸来,“别给我添乱。我们如果只是来玩就玩,不许乱来。”
  左定国道,“那是,他们就知道胡来,我会管住他们的。”
  这时,左安邦想起一件事,“你们有没有看到左冰?”
  “左冰?她来干嘛?”
  左冰是左安邦的表妹,本来人家要姓李的,可左安邦家势大,他姑姑很强势,所有的儿女必须跟她家姓左,李冰也就成了左冰。

  四个人摇头,“根本就没碰到她。”
  左安邦说,“她打电话过来,说中午会到。”
  话还没说完,电话响了。左安邦看了眼,“左冰,你到了吗?”
  “到了医院!”
  左冰气死了,在电话里骂骂咧咧。

  “怎么回事?”
  “别提了,在高速上碰上一个神经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车子爆胎了。撞得我头破血流。”
  “你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来?”
  由于省城方向堵车,救护车将她送进了宁德市医院。
  左冰在电话里说,“就是你们宁德市医院,头破了,得缝针。我非得找到那个王八蛋,将他碎尸万段不可。害本小姐破相。”
  左定国在问,“怎么啦?怎么啦?”

  “她在高速发生车祸,头撞破了?”
  “什么?”
  有人立刻惊叫,“肯定是那钉——”
  左定国一听,马上就捂住他的嘴,“你他MD别乱说话。”
  左安邦听了,脸色一寒,“怎么回事?”
  左定国说,“没事,没事!”

  肯定有事,左安邦盯着弟弟,“定国。你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左定国不说话,旁边那堂妹说,“我们从省城回来的时候,看到顾秋那小子了。坚子哥就朝窗外撒了把钉子,结果那小子差点翻车。可没想到左冰,左冰也——”
  “胡闹!我怎么说你们几个好,简直就是胡闹。”
  左安邦站起来,“去医院!”
  五个人赶到医院,左冰正在那里止血,她说这里的医疗设备不好,要马上回京,否则会落下疤痕。

  看到左安邦,她就大喊,“你马上给我打电话,把那个王八蛋抓起来,本小姐要扒他的皮。”
  左定国讪讪地道:“算了吧,左冰。”
  左坚看到左冰这模样,吓得不敢说话了,悄悄地退出去。钉子是他撒的,可他怎么知道左冰要过来?
  我不是想害顾秋嘛,这么巧!
  左坚嘀咕着。
  左冰一听,什么?钉子是你撒的?
  这下她火大了,“左坚,你妈****,”她开口就骂人了,你赔我的脸。
  她扑过来,拖着左坚就要打。
  左定国连忙劝道,“好了,好了,他又不是针对你的,是你刚好碰上。”
  左冰看着两人,“好啊,你们干这种好事。”
  左安邦生气了,“够了,你们是来吵架的?还是来气我的?”

  大家都不说话了,左坚也退到一边。
  左安邦看过左冰,没什么大碍,只是需要缝几针,女人嘛,最担心的还是个伤疤问题,所以左冰决定,立刻回京城。
  左安邦回到餐厅里吃饭,左定国道:“哥,真不需要我们帮忙?”
  左安邦看着他,“你们只会坏事!还能帮什么忙。”
  左定国不说话了,左安邦冷静下来,“省委已经答应按我的布署走,所以,你们不要乱来。”
  “放心吧,这个倒不会。我们就是过来看看,要不要帮忙。听说你在这里,被他们两个联手架空,我们就坐不住了。”
  “架空?”左安邦不屑地冷笑了下,“就凭他们?”明明是被人家架空了,他却不承认。

  左安邦比较好强,他的脸色,也随之变得阴郁。
  省委,他都跑了很多次了,阳书记答应给他一个说法。
  左安邦有信心,能够重新掌控大局。
  就在两人谈话的时候,左坚跑进来,“哥,有交警过来,要扣我们的车。”

  “什么?他什么眼神?没看到我这车是什么牌照吗?”
  左定国站起来,朝外面走去。
  交警已经查到这辆车,正是路上撒铁钉的那辆。左定国走出来,“谁敢扣老子的车?”
  一名交警看着他,“你是车主?”
  左定国二话不说,伸手就是一巴掌,“MD,你瞎眼了,连老子的车都敢扣。”
  年轻的交警被打了一巴掌,当下也恼火了,“今天你就是天皇老子,我也要把车扣了。”
  “有种你再说一次!”左定国一肚子火呢,一个小小的交警敢跟自己横?

  “打电话,把他们队长叫过来,今天我要扒了他的皮。”
  齐雨从外面过来,看到这边吵架,就走过来了。“这是干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