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6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竹昌视察回来,杜省长脸色非常不好,饭都没有吃。大家也跟着饿肚子。
  最后是回到宁德市吃的饭,吃完了饭,杜省长做了指示,“竹昌高速的问题,宁德班子必须在一个星期之内解决。至于之前的招标,一律作废,重新开始招标。一切,以国家招标法为准,谁要是弄虚作假,谁就没好果子吃。”
  杜省长说,“从现在开始,这个项目,由省交通厅主管,宁德市协管。我们务必在今年年底,把公路修通。”
  交通厅厅长在此发表了讲话,阐明了自己的观点。也就是说,从现在起,这条高速公路级别变了,由省交通厅来管。

  杜省长下了指示,竹昌的问题,必须马上解决。其中也包括万先进的问题。这事,由省纪委牵头,市纪委经办,一定要把案子落实清楚。
  杜省长这样安排,大家都没什么话可说了。
  当天晚上,杜省长把宁雪虹和左安邦叫到房间里,长谈了整整二个小时。
  顾秋倒是撇在一边,明眼的人心里清楚,这对顾秋来说,完全是件好事。但是顾秋一直在关注事态的发展。
  不管怎么说,万先进的案子,还得由市纪委经办。省纪委只是多了一个头衔。

  杜省长在宁德呆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回程。
  省委阳书记一直在等他的结果,看到杜省长回来,他又急于派人把杜省长喊过来。
  还是叫上副书记,三个人在办公室里磋商。
  阳书记道,“老杜,你的意见呢?”

  杜省长说明了自己在宁德的处理结果,然后大家就沉默了。阳书记看着省委副书记,副书记道:“我认为他们两个还是调走一个为好,这样安排,也不利于班子团结嘛。宁雪虹同志,本来就不适合搞经济建设,她还是呆在纪委比较妥当。”
  阳书记问杜省长,“你觉得呢?”
  杜省长心里非常清楚,副书记的话,应该就是阳书记的话,他只不过是叫副书记说出来,看看自己的反应。
  杜省长道:“既然副书记这么认为,我也赞同这个说法。只是宁雪虹同志调到哪里比较恰当?”
  这也是一个头痛的问题,既然让她管纪检工作,总不能降级使用吧?
  杜省长心里清楚,也不说明白了/副书记就看着阳书记,“肯定不能往下走,要不进省纪委?”

  这似乎是唯一的出路,让宁雪虹进省纪委,当副书记。
  阳书记呢,好象又有些顾虑。
  他可是听说,宁雪虹这个人太有原则,刚正不阿,只怕不好驾驭。
  杜省长见他犹豫不决,就说了一句,“省纪委不是还缺个副书记嘛?我看她去了正好。”
  “好吧!既然你们都这么说,就这样定下来。”
  宁雪虹调走,谁来当市长?
  这一次,杜省长可当仁不让。
  “顾秋同志其实放在纪委,也不合适,达州样板,就是他的政绩。现在的达州,一直沿袭他的风格。既然宁雪虹同志调出来,那么就让顾秋同志顶上,我相信他的能力,能把宁德打造成达州这样的城市。用不了几年,宁德三市二县,就变成了五个达州了。”
  阳书记道,“这样的班子,还是太年轻,是否换一位经验丰富的同志过去?”
  杜省长说,“我只是建议,阳书记可以了解一下达州的现状,如果觉得还行,你就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三人商量了好久,阳书记说。“那就常委会议上议议这事。”
  还议什么?三个人定下来,基本上就定了。
  不过阳书记这么说,肯定是心里还有想法。
  接下来,左安邦被叫去省委谈话。
  至于具体谈了什么?顾秋毫不知情。
  左安邦回来之后,宁雪虹又被叫去谈话。
  他们两个在省委跑了几天,有些人已经敏锐的感觉到,宁德班子可能有调整。至于谁调离此地,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他们的两个跑了几趟之后,一些传言就出来了。有人说左安邦要调走。也要人说,宁雪虹要调走。

  还有人说,左安邦要回京了,不在南阳圈子里混。可上面究竟怎么决定?顾秋也不知道。
  这段时间,他一直和省纪委的同志,把万先进的案子给办了。案子进行得很顺利,很快就移交了检察院。
  既然班子内部不和,调动在所难免。
  可究竟动谁?

  这是阳书记十分头痛的问题。副书记呢,在旁边建议,“还是只能调宁雪虹比较好。”
  阳书记心里明白,调宁雪虹的意思,一则可以成全左安邦,二来嘛,两人相争,调走那个自然有点灰溜溜的味道。
  可这样一来,人家宁雪虹又岂能答应?
  这不是偏袒左安邦吗?
  所以,副书记想出一个方案,让宁雪虹到省纪委来。如果调往它处,面子上不好过,如果上调到省纪委,看起来好象是升了半级?
  就算是没升,那也是进了省里嘛。

  人家说,京官下乡,见官大一级。
  省里的官比下面市县的官,当然也要大一级。而且给她一个副书记的职务,对她也不亏。
  这应该是权衡之法,确保两人面子上都能过得去。
  阳书记点头,“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宁雪虹一走,再从其他地方调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干部去宁德任职,担这个代市长的位置。

  但是接下来的谈话,似乎不是太顺利。
  宁雪虹当然心里清楚,自己这一走,有点被人赶走的味道。为什么要自己走?要走也是他左安邦走,他在这次事件中,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今天你这板子落下来,没打有错的人,反而把旁边的人给打了。这是什么道理啊?
  宁雪虹知道,上面不能跟你凡事都讲道理。
  道理这东西,是跟平常百姓说的。

  在你还理智,看起来安份的情况下,他才会跟你讲道理。
  可以这种情况下,如果他们有心要维护某些人的权益,他们就会放弃讲道理的原则,拼命安抚你,让你自愿接受他们的意愿。
  谈了几次话,宁雪虹郑重地道:“我有一个要求!”
  跟领导谈条件,提要求,这种现象可不多见。阳书记盯着她足足看了三秒多钟。

  当然,如果宁雪虹没有实力和背景,她也不配跟领导谈条件,对于宁雪虹的背景,阳书记还是有些顾虑的。
  顾秋呢,在宁德似乎被人遗忘了。
  上面的目光,只盯着宁雪虹和左安邦。
  这次的调整,对自己的影响也是相当大的,这一点顾秋看得很透切,但是他不能去跑。

  在这个时候跑动,可能会导致别人怀疑。
  顾秋打电话给杜小马,请他出来泡温泉。
  杜小马当然知道顾秋的心理,做为多年的朋友,他对顾秋还是有些了解。
  这次没有叫外人,两人泡在得月山庄的VIP池子里,谈起了这些事。
  杜小马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倒是听说左安邦多次去省委,到底他在阳书记那里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不过照目前的形势来看,事情有点麻烦。宁雪虹也不是吃素的,她据理力争,说实话,她可能反感阳书记这种做法。”
  “其实这次应该调走的,是左安邦才对,但是省委的意见,却是要调走宁雪虹,这让宁雪虹十分不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