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3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沉迷于我此时的风情里,他已经三个月没有碰过我,常锦舟那副和我截然不同的美好却缺少了滋味的肉体, 哪里是我千娇百媚的对手,他一定更怀念我的味道。
  乔苍爱极了我的媚笑,我的妖娆,更爱极了我在库上的纯情和风*,在他最渴望吃到我的时候,给他难忘的致 命一击,他会为我彻底倾倒。
  我鼻尖贴着他的唇,“乔先生是不是越来越舍不得失去我。”
  他不语,还在急促喘息着,他试图狂野吻住我,和我唇舌纠缠,被我顽皮躲开,我戳着他心脏。
  “你有没有想过,有朝_日会颠覆在你对我这点不舍和贪婪上。”
  “还想杀我吗
  我说为什么不想,这个念头从没有在我脑海清除过。
  他闷笑一声,我疼得脸色发白,别开生面的剌激令我身体紧紧绷直。
  乔这样持续了片刻,我不再觉得疼痛,而是非常快乐,他含着我嘴唇问我我该怎么惩罚你这么薄情。
  我在多半痛苦少半欢愉的剌激里哼叫出来,乔苍怕伤到我快要临盆的子宫,竟然直接从后面,周容深都没碰过, 我顿时表情都扭曲起来。
  我红着一张脸狠狠咬在他脖子上,咬牙切齿咒骂,“你变态! ”
  他额头落满汗水,隐忍着强烈如巢水的欲望,将动作放得更缓慢更轻柔,他诱哄我说,“是不是第一次给了我

  我被剌激得说不出话,死死抓着他肩膀,将上面皮肉都抓破,泛起一道猩红的血痕,我呼吸时而颤抖时而急促 ,咒骂他的声音也因他的颠簸起起伏伏,我狰狞气偾的小脸儿将他逗笑,他用了下力,问我是不是。我受不了只好 回答是。
  除了他感受到的青湿与我过分强烈的反应,他的确没想到我竟能保到今天。
  有钱有权的男人癖好都多,在库上喜欢玩儿花样,基本女人身上的孔能钻的一个也不放过,之前一个姐妹儿耳 朵眼肚脐眼都被搞了。
  任何人都会觉得我在这圈子待了这么久,一定不能幸免。
  乔苍很满意我的回答,他将我脸上的头发拨弄开,对准我的唇吻下来,我尝到他嘴里香烟的味道,这味道在这 一时刻,让我觉得沉醉。他没有纠缠我太久,在我腿轮倒下去前结束了这场新鲜剌激的战斗,我奄奄一息趴在他怀 里,他炙热的身躯把我最后那点傲气与委屈也融化。
  乔苍给了我太多没有经历过的欢愉,这些欢愉是刻骨铭心的,令我疯狂迷恋的,比起他对我的欲望,应该是我 更痴缠他,如果有一天他不再留恋我,我一定会近乎着魔想念他征服我的时刻。
  拥有过这样声嘶力竭的情爱,不论我是否为了容深而清酲克制,乔苍之后都不会有任何男人再闯入我心里。
  他的坏都是春药,迷得人神魂颠倒,他的好更是无可救药。
  我住进妇产医院待产的第三天,早晨起来发现库上有些血迹,我立刻脱掉裤子检查,还有一些顺着腿根流淌下, 不多,可触目惊心。
  保姆看到吓得不轻,急急忙忙跑出去找护士。
  我走到窗前想要将玻璃合拢,再拉上纱帘遮挡,在不经意看向一棵树时,被树后站立的男人惊住,他仰起头看 向我的窗子,黑色的圆檐帽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冷峻的下巴和薄唇,意识到我发现他,立刻闪身往人巢深处走去 ,我瞳孔猛地一缩,朝他大喊容深!那个急速消失的人影并没有停留,似乎根本不知道我在喊他,反而越走越快,
  直到几乎被人海吞没。
  我转身朝屋外狂奔,近乎疯了一般,在门口撞上来给我检查的护士,她大叫何小姐!试图抓住我,可她没有来 得及抬起手我已经从她面前飞奔而过,我感觉到阵阵腹痛,在逐渐加剧,像极了上一次我流产时的痛苦,但我顾 不得那么多,我想要确定我有没有看错,那会不会真的是他,为什么他的身形与容深那么相似。
  我跑出住院楼冲向那棵树,树下空空荡荡,连叶子都不曽揺晃,我大口呼吸着,围绕着树寻找,没有留下任何 痕迹,也没有嗅到我熟悉的味道,只有泥土和萆的芬芳,甚至一丝烟味都没有。
  他死了。
  所有人都说他死了。
  那样危险重重的虎口,他怎么可能平安无恙,又怎么可能回来不见我,藏匿在角落。
  只是我太想他,在我最脆弱彷徨的时刻,我畏惧着生产即将面对的鬼门关,畏惧着疼痛,我忍不住把陌生人看 成我最想要他回来的人。
  我两条手臂无力垂在身侧,陷入长久的失神和落魄。
  楼上窗口两个女人在此起彼伏喊我回去,我犹如没有听到,迟迟张望着对面人巢滚滚的街道,那么多颜色的衣 服,那么多模样的脸孔,不是他,所有人都不是他。
  我应该彻底记住,这世上再也不会有周容深,也再也不要为一个相似他的人,而疯狂痛苦。
  我扶着腰往回走,**的痛感越来越强烈,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但不是血,而是水。肚子里也好像有 东西在搅拌,时而踢我时而又安静,可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剧烈。

  我艰难行走着,忽然我右侧一辆车后有人喊我,我脚下一顿,透过眼角余光看清是常锦舟,她穿着与汽车一样 颜色的裙子,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她是为了藏匿自己,不让人知道她来过。
  —定没有好事。
  我急于甩掉她,转身离开时没有看清身后跟上来的人,直接撞在了肚子上,男人戴着鸭舌帽,整张脸都看不清 ,他留下一句抱歉,便从我眼前匆忙消失。
  撞击后我痛得更强烈,身体顷刻间被汗水浸透,疼得瑟瑟发抖,我快要支撑不住,保姆和护士从大楼内走出 ,四下焦急寻找我,只是她们距离太远,一时没有发现。
  常锦舟在这时朝我走近两步,她笑着说,“快要临盆了,真是件喜事。其实我很嫉妒,毕竟我才是乔太太,生 儿肓女的事让你抢了先,我难免不会成为笑话,不过我也为自己争取到了东西。”

  我侧过脸看她,她笑容璀燦,“苍哥有没有告诉你,三个月后我们在欧洲举行婚礼。欧洲一家最有名的教堂,
  凡是在那家教堂宣誓过,都不会离婚,因为这是承诺。所以何小姐,不管你怎样千方百计,你这个孩子只会恨你, 恨你给不了她应该给的东西,她得不到名分,永远背负着私生女的头衔,我会永远挡住你的路。”
  我用力抓着衣襟,她眼底的我,在剧痛折磨下脸孔极速变白,苍白,惨白。
  我舔了舔千裂青紫的唇,“所以要等到百日宴后吗。常小姐再如何看不上这个私生女,还是要等她全部得到后, 再带走你的丈夫去举行婚礼,你来炫耀什么”
  常锦舟表情有些不快,她说苍哥根本没有往这方面想,只是需要时间布置教堂,刚好三个月。
  我挤出一丝苍白的笑,意味深长说,“我最佩服常小姐的地方,就是自欺欺人。”

  日期:2017-10-10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