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3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神情严肃拿包要走,我一把按住他,小声警告,“你还想不想干了?省厅现在对我惟命是从,我让他们找个 由头开会把你撸了,你告都没地方告去,你信不信?”
  马局长被我逼得龇牙咧嘴,“这是犯法!我怎么找军械库要枪?”
  “容深有一把备用64式,放在市局办公室,他办公室一直锁着,你带我进去找”
  马局长重新坐回椅子上,他犹豫很久,“可是您用来干什么?周部长的枪和子丨弹丨都有市局标识,您只要使用, —定会查到我头上,您是看我取代了周部长的职务不痛快,想找个方式把我撸下去吗? ”
  我将杯子推开,朝前倾身,他见状也迎上我,我叮着他哏睛一字一顿说,“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我的权势一天 不倒,我保你这个局长位置不动,只会高升。”
  马局长微微一怔,官职权力的诱惑对仕途上的每一个官员来说吸引力都巨大,他担优自己不如前一任局长出色, 早晚会让贤,如果我肯保他,省厅多少也买我一点面子。
  他舔了下嘴唇,“好,但是您必须告诉我,您到底要做什么”

  “我要做的事用不上枪,但我担心还没有达到结果就疏忽败露,用它防身”
  马局长沉吟良久,“这事千万不要谢露给第三人知道”
  我和他从茶楼出来,我告诉司机先回去,晚些时候我朋友送我。
  他隔着玻璃看了马局长半响,似乎要记下他的样貌,我立刻挡住,将司机甩在身后,坐上马局长的吉昔。

  到达市局后,我们走偏门进入办公大楼,他找档案部取来钥匙,打开已经尘封十个月之久的办公室。
  门推开的霎那,我嗅到一股发霍呛鼻的气息,窗子紧闭,屋内漆黑一片,没有人烟没有阳光,就像一座坟墓。
  马局长打开壁灯,白色灯泡在巢湿的灰尘里闪了闪,非常吃力亮起,有些昏暗。
  我之前来过几次,他的办公室显然没有人动过,周容深不是喜欢更改的人,他很念旧,所以这里的每一处,都 还是老样子。

  我走进去,脚步无声无息。
  我甚至不敢喘气,我怕惊扰了这里的沉寂,也怕惊扰了我自己。
  十个月。
  我已经十个月没有真正进入过属于他的地方。
  我们那栋房子,我无时无刻不在逃避,躲闪,抗拒。
  甚至多少次我已经快要靠近,又咬牙隐忍转身离去。
  我没有胃气,没有胆量,也没有脸面。
  我怕我会哭,我会崩溃,我会控制不住抽打自己。
  我站在一处空旷的砖石上,仰起头凝视墙壁上的功勋徽章,满满一墙,每一枚都是他用热血与生命换来,捍卫 的公丨安丨尊严,我幻想着他在战场英姿飒爽气宇勃发的模样,我这辈子能嫁给这样伟大的男人,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马局长翻找过所有抽屉,最终在一个盒子内找到了那把64式手枪,枪膛里有五颗子丨弹丨,还有两只各十枚的弹夹 ,他全部交给我。

  我接过后说,“我不会乱用,不论五年后,还是十年后,甚至更久,我所射出的每一颗子丨弹丨,一定是为了容深
  马局长沉默,我离开那块砖石,走向办公桌,桌上落了一层厚重的尘埃,我弯腰吹了口气,它们如数扬起, 将2气变得翻。
  桌角倒着一只相框,照片上的女子是我,站在长长的街道,尽头的樱花树下,看着遥远的港口,遥远的钟鼓, 笑得温柔纯粹。
  这是他为我拍过的唯一一张。
  我记得之后问他洗出来了吗,他总说没有,后来干脆说找不到了,我来这里几次,从没有看到过这张相片,原 来自始至终都被他完好保存。
  我脸上那样的纯粹,那样的明媚,被周容深视若瑰宝,他爱极了妖娆美好纯情顺从的我,只有我自己清楚,那 是装的,是虚假的,真实的我丝毫不纯粹。
  甚至我跟他最初的时光,我每一次说爱他,都是在骗他,我爱的只有他的权势,他的权势为我带来的一切。
  我骗了他那么久,我骗了他一辈子。
  我心口被一只手狠狠揪住,哏前泛起大片模糊的#气,我伸手拿起他曽用过的茶杯,在上面有些掉了漆的花纹抚 摸,好像可以摸到他的手,他的掌纹。
  杯子很冷,我拼尽全力也投有找回属于他的味道,温热和气息。
  我转过身,拉开落满灰尘的窗帘,对面是审讯大楼,每一扇窗口都亮着灯,像白色的海洋。
  他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是在这里度过,此后又有多少个日日夜夜,再也等不来他。
  不只是我,这个世界也等不来他。
  我不知自己失神了多久,直到马局长在身后喊我,告诉我该走了。我将茶杯放进自己包里,举起闪着着寒光的 手枪,迎向窗外剌目的灯火。
  容深,一定不会很久。
  我拿着枪从市局出来,四面八方的楼宇树木已经彻底涯没于夜色中,哨岗执勤的警卫立正朝我敬礼,我停下脚步 ,仰起头看那张年轻陌生的脸孔,“你也认识我。”
  “市局都认识周太太”
  我疑惑间他我们见过吗。
  他语调铿锵有力,“我做过周部长的临时司机,在他车上见过您相片,悬挂在挡风玻璃前。”
  我心脏突如其来一疼,仓皇震撼之中急忙伸手捂住,缓了很久才从那样的剌痛里挣脱出来。
  像做了一场浑浑噩噩的梦。
  这三年我到底错过了什么,他从不为我所知的一面。

  我根本不清楚他随身每一处都有我的照片,对我如此割舍不下。
  在拥有我之后,他只和我**。
  他给了我与他髙髙在上的身份毫不对等的忠贞,宠爱与纵容。他深埋心底的长情,比我感受到的还要更深刻。
  可惜我终究没有留住。
  人世间的诱惑那么多,那么美,人总是忘乎所以争抢没有得到的,忘记了手里的会随时间流逝消失,就像一 把沙子,一杯尘埃。
  多少男人对女人的永恒仅仅是一句戏言。
  而周容深从未骗过我。
  马局长吩咐一名换岗的警员开车送我回别墅,他在我弯腰进入准备关门的前一刻,忽然伸手拦住,“周太太,以 您的手腕不管做什么都有资本打嬴,可您想对付的人,早已不受法律所控制,他们势力之庞大,城府之歹毒,与他 们博弈后果不堪设想。恕我只能帮您到此了。”
  我说不会让你们的人去送死,我丈夫的仇怨,是我的事,与你们无关。
  马局长蹙眉试图劝我放弃,“周部长生前那么疼惜您,想尽一切办法将您推出是非,他一定不愿看到您为了他涉 险,您只是一个女子,颠覆男人的江山,您知道那是多么艰难的事吗”
  我凝视他身后烕严肃穆的市局大楼,此时更深露重,楼顶笼罩于一片霎气,我看不清砖瓦的颜色,看不清昏黄 的窗口,就像我此后预料不到尽头或喜悲的人生。
  我嫁的男子,他是这世上最雄伟,睿智,英勇的男子,他什么都好,唯一不好就是娶了我,毀掉自己一辈子清

  我贪婪,虚荣,歹毒,可我不是逃避的懦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