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6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这一点来讲,我应该算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毫无高尚可言。”

  萧晋听得连连点头:“还好还好,这说明你还是一个标准的人,要是你真像文艺创作或者dang员宣传中所描述的那样,老子绝对扭头就走,以后但凡有你在的场合,都会退避三舍。”
  “为什么?”聂逸尘好奇的问。
  “因为那样的人不是大圣,就是大奸,离得太近,容易被雷劈。”
  “大奸会被雷劈,我理解,为什么接近圣人也会被劈?”
  “你想啊!万一哪天老天爷随手降下一道雷,正巧要落在那圣人的头上,老天爷一看,哎呀!这是个千年都不出一个的好人啊,可不能死在我手里。于是,把雷一歪,附近的人不就倒霉了吗?”

  聂逸尘听完一呆,随即哈哈大笑。
  “我现在有点明白萧先生为什么能被董家二小姐和愔愔都接受了,光是这一手说俏皮话的功夫,就让人望尘莫及,羡慕都羡慕不来啊!”
  萧晋耸耸肩,厚着脸皮默认下来,手里翻转着那张名片,问:“你的这个公益社主要方向是什么?”
  “资助贫困儿童的教育和医疗。”聂逸尘回答道,“我没有萧先生你那样授人以渔的本事,所以只能授人以鱼,尽量解决掉有需要的孩子们的刚需。”
  “现在你手下有多少员工?”萧晋又问。
  “固定员工不多,只有十几个,有什么活动的时候,都是临时跟各高校和社会上的志愿者组织合作。”
  萧晋想了想,从怀里掏出支票本填了一张撕下来递过去,说:“如果聂先生不怀疑我是来摘果子的,算我一份,怎么样?”
  聂逸尘接过支票一看,随即便吹了声口哨,说:“什么都不知道、光听我介绍了两句就掏出一百万的人,要真是为了抢我的公益社,那我也认了,现在把社长职位给你都行。”

  萧晋呵呵一笑,说:“算了吧!我是个懒人,从来信奉的都是‘能用钱解决就绝不动手’的原则,社长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职位,你还是自己留着吧!给我挂个只出钱不出力的名就行。”
  身为富家子,一百万在聂逸尘的眼里,并不算什么巨资,但对于他的公益社而言,却是开办以来最大的单笔捐献,所以他在收起来之前,还是犹豫了一会儿。
  “萧先生方便留个通信地址吗?”他将支票郑重的收进票夹,然后道,“回头我让人把这笔钱的捐赠证明给你快递过去。要不然,这没凭没据的,还没有第三者见证,我怕自己会经不住诱惑。”
  萧晋想了想,说:“寄到立十传媒公司吧,捐赠人的名字写秋语儿。”
  聂逸尘眉头一挑,随即便点头说:“明白了。另外,我还认识几个不错的记者朋友,‘天后伤愈复出,无私爱心先行’的故事,想必他们会非常感兴趣。”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这么轻松。萧晋笑起来,再次举杯与聂逸尘一碰,说:“有时间一起吃饭。”
  其实,聂逸尘今天来参加这个发布会,真正的目的就是为自己的公益社筹集善款,萧晋给了一大笔钱,顺带提了个无伤大雅的要求,双方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两人也就没有再继续聊下去的必要了。
  聂逸尘告罪离开继续自己的游说之旅,萧晋在原地坐着,一边喝酒一边打量着在大厅中央侃侃而谈的辛冰,心里却在梳理着自己几个月来的成果。
  虽然天绣和玉颜金肌霜今晚才算是真正的开始,天石县的饮用水厂、以及青山镇的开发更是还没有开工建设,但以平易风险投资为干,海雅生物、沁美房产和贺兰鲛他们注册的鲛龙安保信息咨询为枝,看上去东一榔头西一铁锤的,谁跟谁都没啥联系,可若再加上野生养殖和未来还会出现的顶级养生会所,他的产业将基本涵盖中高档人群的方方面面。
  衣、食、住、行、药,这五样是人一辈子都离不开的东西,只要他看中的人不出什么差错,他未来所能掌握的商业帝国,必然会成为华夏商界最庞大的势力之一。

  就像他曾跟董雅洁所说的那样,到那时,他才算是真真正正有了站在太阳底下、堂堂正正与易家一战的资格。
  目前来看,一切顺利,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今晚作为自己人生大戏的正式开场,似乎再合适不过了。
  微微举起酒杯,萧晋抬头望向天花板,难得中二的轻声说:“京城,等着吧!我萧大少总有一天会大摇大摆的回去的!”
  这个世界上永远不乏煞风景的人,他刚刚才发完中二宣言,身后就有一个声音响起。
  “萧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萧晋眉头一皱,回过头,待看清那人的脸,嘴角就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来。
  “裴先生,你好你好!来,请坐!”
  裴子默被他莫名的热情整的有点懵,呆怔了片刻,才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萧先生怎么独自坐在这里,瑶瑶呢?”
  听他喊“瑶瑶”喊的这么自然,萧晋的眼睛就微微眯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她有事在忙,脱不开身。”
  关于董家并不同意董初瑶和萧晋的交往、以至于要送闺女出国的事情,裴子默已经了解的很清楚了,所以,萧晋的回答在他看来,就是两人关系已经开始出现裂痕的明证。
  “那真是太可惜了!”他用毫不掩饰幸灾乐祸的口气说,“今天可是跨年夜,是一年当中最应该和心上人一起度过的日子,零点时的亲吻更是代表了对来年甜蜜的期盼,这么重要的时刻,萧先生竟然孤身一人,实在是太可怜了呀!”
  萧晋呵呵一笑,问:“裴先生的时差还没倒过来吧?!”
  裴子默被他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给问愣了,“怎么会?我回国都已经快一年了。”
  “那裴先生怎么说话还一口洋屎味儿呢?”萧晋亲热的态度一变,口气嘲讽道,“什么狗屁跨年夜、零点亲吻,那是华人的节日和传统吗?要不是会放假,你看华夏有几个会在乎今天的?
  俺们的年还有一个多月呢,除夕才是华人阖家团圆的日子,今天算什么鬼?无非就是公历增加了一个数字而已。

  裴先生,出国留学是好事儿,学成归来更是好事儿,可在洋人那儿生活了一段时间,并不代表你这身皮就被漂白了,老子特么最看不起的就是你们这帮回来张嘴闭嘴就是国外怎样怎样的假洋鬼子,要放在旧时候,这特么的就叫汉奸!”
  裴子默傻了。刚刚还跟见到了亲人一样的萧晋,突然就像个地痞一样对他破口大骂,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好一会儿才瞪着眼道:“你……你什么意思?”
  日期:2017-09-18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