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6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雨娇姐最近在忙什么?”他看似漫不经心的问,“怎么累成了这个样子?”
  石三想了想,回答说:“薛良骥的一些产业洗不干净,贾总想关掉,下面有一部分人不同意。”
  萧晋目光一寒,“他们想闹事?”
  石三点头:“大家的生意几乎都有联系,没谁身上是真正清白的,所以他们最近私下里联络了不少人,甚至有大股东都开始倾向他们了。”

  “雨娇姐打算怎么做?还是拉拢、安抚和打压那一套?”
  “是。”
  “看来,雨娇姐是被洗白这件事给束缚住了手脚,有点放不开了呀!这哪里还有专属于黑寡妇的霸气?”萧晋冷笑一声,抬头看着石三,说:“回头挑两个蹦跶的最欢的人,把资料给我。”
  “小猴子,你想做什么?”
  能叫、会叫萧晋小猴子的人,自然不可能是石三。
  看着慢慢坐起来的贾雨娇,萧晋柔声问:“怎么了姐?小弟的腿枕着不舒服么?”
  贾雨娇轻蹙娥眉,手背挡着红唇打了个哈欠,扭扭脖子说:“真是奇了怪了,我怎么会睡着呢?”
  “肯定是姐姐你最近休息的质量太差了。”说着,萧晋拉过她的手腕就把起了脉。
  贾雨娇转过脸,见他神情专注,目光就变得温柔起来。

  “小猴子,你别听石三乱说,他就是个天生的暴力狂,看谁都该死,其实事情并不像他形容的那么紧张,放在普通生意里,也就相当于几个经销商联合起来想多争取一点利益而已,动动嘴皮子就能解决,你就别操心了。”
  “姐姐这两天肯定没有怎么睡觉,也没有好好吃饭,身体都虚了。”切完脉,萧晋掏出随身的笔记本和笔,一边写着药方,一边说道,“这个拿回去,每天一服,坚持喝一个星期,好好补补气血。”
  接过他递来的药方,不知怎的,贾雨娇下意识的就撅起了嘴,像个撒娇的少女一般愁眉苦脸道:“这个会不会很苦啊?”
  “药哪有不苦的?”
  “啊?那我不喝,我宁愿去医院输营养液。”
  萧晋好笑的摇摇头,干脆不理她,直接对石三吩咐道:“每天晚上十点之前熬好,熬的时候可以加点橘皮,如果雨娇姐还是嫌苦的话,就再加点蜂蜜,但要注意量,不要加太多。”
  石三微微弯了下腰:“我记住了。”
  “嘿!你们两个,”贾雨娇叉起腰,佯怒道,“还当我是姐姐和老板吗?”
  “我们当你是亲人。”

  贾雨娇闻言身体一颤,仿佛被一支箭射中了心脏一样,有点疼,却很暖,整个人都像是失了魂似的愣在那里。
  待她清醒过来时,眼前已经没有了萧晋的影子。
  “那家伙呢?”她问石三。
  “在那儿。”
  石三伸手指向前方,贾雨娇顺着看过去,见萧晋正在跟一个青年男人交谈着什么,便撇撇嘴,说:“还没回答老娘的问题呢,臭猴子跑的倒是挺快。石三,我不准你给他任何人的资料,明白吗?”
  萧晋的聊天对象是聂逸尘。目的嘛,自然还是为了巩固自己的不在场证明。

  去救沙夏之前,他跟聂逸尘聊过,回来再接触,就会给人“他一直都在附近”的错觉,当年为了泡妞而研究过心理学的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听愔愔说,诗咏之所以能够开启天绣订制,完全都是萧先生的功劳。”
  董雅洁的天绣宣传终于告一段落,辛冰登场,聂逸尘似乎对化妆品并不感兴趣,和萧晋一起端了些吃的,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下,边吃边道。
  “功劳什么的谈不上,都是赚钱,生意而已。”萧晋无所谓道。
  “萧先生太过谦了,”聂逸尘微笑说,“短短几个月,就为一个人均年收入不足一千的贫困小山村带去了近百万的收入,这如果还算不上‘功’,那这世界上百分之七十的所谓慈善家们就都该羞愤欲死了。”
  萧晋挑眉看看他,道:“夏愔愔知道的倒是很清楚嘛,而且还什么都跟你说。”
  聂逸尘一滞,随即脸上便露出了些许的尴尬:“我这算是不小心把愔愔给出卖了么?”
  萧晋笑了起来,说:“很多人都调查过我,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愔愔要是不这么做,那才真是奇怪。我能理解,只是从个人感情上出发,觉得有点不舒服罢了。”
  “是啊。”聂逸尘点点头,感慨一般的说,“现如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太稀有了,拥有的越多的人,就越不会相信人,总觉得所有人接近自己都是有所企图。”
  “穷人认为有钱才能有安全感,殊不知,越有钱,安全感反倒会越难得。”
  “但你就算把富人的不幸福说的再明白,穷人也会义无反顾的拼命想要成为有钱人。”
  “呵呵,没错!同理,有钱人就算再痛苦,也没人会愿意变得一贫如洗。”
  说着,萧晋指指自己的脑袋,接着又道:“只要人还不能脱离这具时刻需要呵护和满足的脆弱身体的桎梏,精神需求就永远不可能取代物质需求。”

  聂逸尘闻言仔细看了看他,端起酒杯,说:“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一位和自己三观相同的朋友,这绝对值得干上一杯。”
  和他碰了一下,萧晋边喝酒边望着对面坐在夏凝海身边朝这边瞪眼的夏愔愔,笑道:“你说,那姑娘这会儿心里在想些什么?”
  聂逸尘挑衅一般的冲夏愔愔举了下酒杯,说:“肯定在骂我们。骂我卑鄙无耻不知对你使了什么手段;骂你意志不坚不讲义气与敌为友。”
  “那我们似乎还应该为被同一个姑娘臭骂而干一杯。”

  杯子再次碰在一起,两人相视大笑。
  笑完,聂逸尘从怀里摸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萧晋,说:“正式认识一下。”
  名片是那种底层推销员最常用的廉价纸名片,上面的格式字体也是最普通的,但字体所表达的内容,却是一点都不普通。
  “兔……兔耳朵公益社?”念出名片上的单位名称,萧晋满脸都是诧异。
  聂逸尘笑笑,说:“鄙人忝为社长,还请萧先生今后多多关照。”
  “不是,愔愔说你……”
  “在我家的企业里任职,是吗?”聂逸尘苦笑道,“也不算错,父母希望我能继承家业,所以被逼无奈,我就在里面挂了个名,但基本不怎么去上班。”
  萧晋愣了愣,然后摇头道:“本以为那种视万贯家财如粪土的二……呃,人物只会存在于文艺创作当中,没想到今天竟然见到了活的,失敬失敬。”
  “你刚刚是想说‘二货’吧?!”聂逸尘无所谓道,“那很抱歉,要让你失望了,我还真没那么二。对于我家的家业,我当然也是垂涎三尺的,而且将来也肯定舍不得散尽家财去做善事,只不过是相对于辛苦工作,我更加享受做慈善所带来的满足感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