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8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有一点,这种说法,无法解释天空为何有星无月。
  我未开口质疑,藏锋也未再感慨,沉默片刻之后,终于问起了正事。
  “行了,废话不提,小子,我问你,你记起来那个种子是在哪里得到的了么?”
  “当然。”我点点头,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而说道,“不过,我有个问题想知道。”
  “问题?”藏锋转过身,抬头看着我,目光之带着些许玩味,“好心太重,可未必是什么好事……什么问题,你说说看。”
  他似乎在警告我什么,但我心早有定计,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不瞒前辈,这颗种子是我从一个古旧花瓶之所得。我想知道那花瓶的来历,前辈你拿去又有何用处。”
  藏锋听到我说“花瓶”二字之时,双眼明显缩了一下,不过神色很快便又恢复淡然,对我答道,“你放心,那种子和花瓶都非什么珍异宝,不会对你的修为有什么帮助。至于用途,老夫年少之时,有一故人,与这花瓶有关,老夫不过是放不下陈年旧事,想拿到那花瓶,睹物思人罢了。”
  他这话显然没有说明白,但我依旧得到了两个有用信息。
  一是他知道这颗种子和阴阳如意瓶的关系,二是他的目的,显然不止是这颗种子,问我种子来历,目标正是那花瓶。

  他越是遮掩,我心好心越重,也越证明那花瓶的非凡。我本来已经打算将花瓶的线索告知于他,但此时却又改了主意。
  思索片刻之后,我开口道,“这颗种子,是我在港岛所得,当时我亲眼所见,种子被人从一个瓶身有古树彩绘的瓶子取出。”
  这是我之前想好的托词,之所以借口香港,是因为那里远离大陆,藏锋想要求证也不容易。
  听到我的话,藏锋目光一凝,呼吸略带着几分急促,忙又问道,“你可知那人是谁?”

  我点点头,嘴角微挑,出声答道,“港岛养鬼派太长老,梁天心。”
  梁天心这老家伙,当初把我害的极惨,如今又在蚩尤墓里失踪,大小长短,正适合拿来背黑锅。
  藏锋若去港岛搜寻,梁天心他铁定是找不到的,但他那些养鬼派的徒子徒孙们,想来必要遭殃。
  当然,我也不是一心欺瞒藏锋。一来我还未见到他许诺给我的法器,不能判断其价值;二来,那花瓶既然不凡,我起码也得仔细研究过后,再做定夺。若他许诺给我的法器果真不凡,那花瓶也的确对我无用的话,大不了这次罗天大醮之后,我回到港岛,布置一番,将那阴阳如意瓶暗放到养鬼派总部便是。
  藏锋显然相信了我的说法,但还是反问了一句,“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点点头,“自然。”
  “你应该明白,我既然能给你一件足以和赵昊抗衡的法器,便也能轻易的把你从这个世界抹去。”藏锋不咸不淡的敲打了我一句,然后便伸出了手,“好了,现在把那颗种子交给我,我给你法器。”
  拿到那颗种子之后,藏锋脸色似是有些唏嘘,怔怔看了几秒钟,脸才终于露出释然表情,然后将其纳入袖。
  做完一切之后,他忽又抬头对我说道,“小子,你会用剑么?”

  剑为百兵之首,不管俗世修武之人,还是玄学界修道之士,谁人不会用剑?虽不如阿莫那些剑修,但修行路,我也多次用剑,便是此时,我身还有轩辕剑在。
  我点点头,“不算精通,但可一用。”
  藏锋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而是伸出小手,凌空画了个圆,接着,我便感觉到一股沛然道炁旋转着向他手指的方向汇聚而去。
  王灿不是说这小老头修为全失吗?怎么此刻还能调动道炁?看来王灿对他的底细也不是那么了解啊……
  不一会儿,藏锋手指之处,道炁已然凝重如实质,看到火候差不多了,他停下手动作,轻喝一声,“开!”
  随着他的声音,那道炁凝聚之处,似是双面起了一个涟漪,露出一个黑洞。然后便有一把断了一节的长剑缓缓从内浮现。
  “这柄剑便送与你……你须好好待它,切勿辜负!”藏锋眼似是带着怀念,一弹手,那断剑便凌空向我飞来。
  我伸手接住,下意识问道,“此剑何名?”

  藏锋此时已经转过了身,抬脚往远处走去,听到我的问话,并未立刻回答。等他走远之后,才有声音遥遥从暮色之传来,似是带着些唏嘘。
  “此剑……名……卸甲!”
  第一百二十七章 威力
  卸甲?
  听到这个名字,我一愣,马便反应了过来,这不是王灿所说藏锋同胞哥哥所用之剑吗?藏锋、卸甲两剑,他们兄弟当年便可凭其威力,于天师修为之时,越阶战胜阳神天师,也怪不得藏锋敢对我许诺凭此法器能与赵昊交手。
  只是我有些想不明白,如此贵重之物,他为何这么随便送给了我?
  在刚才,我还在怀疑他的动机,连那阴阳如意瓶的消息都刻意隐瞒了,谁知他却出手如此大方,一时让我颇觉羞愧。
  略作思索之后,我有心想将阴阳如意瓶的消息如实告诉他,但方才已经说了假话,只能回港岛之后再做弥补了。罗天大醮之间,藏锋也不太可能离开,到时我第一时间回去将阴阳如意瓶送到养鬼派里,也不算欺瞒。
  念头通达之后,我也不再纠结,拿起手卸甲剑,低头仔细看去。
  只看了一眼,我便微微皱起眉头。这剑不光断折,通体还布满铁锈,卖相着实有些不敢恭维。而且面的铁锈并非只是表面一层,锈迹最深之处,剑体几乎彻底腐朽,似乎略一用力,能将其折成两段。而且面带着诸多斧劈刀削的痕迹,一眼看去,便觉历经沧桑。
  当然,这把剑乃是法器道剑,并非凡俗武器,与人交手之时,也无须劈砸砍斗,真实威力与卖相关系并不大。不过话说回来,法器之物,一般都有道韵内敛,经常关注道炁,本身也会形成特有的光晕,使得法器本身神采不俗,这把剑着实是个异类,要么本身有什么特殊之处,要么便是经历过一些异之事。

  我一边思索,一边往剑柄出看去。
  剑柄一侧,铭刻着两个篆体大字,正是“卸甲”。王灿说当年这两柄剑乃是昆仑山地龙翻涌,裂土而出之物,得名显然并非别人臆取,而是剑体本身便篆刻有名字。
  除了“卸甲”二字之外,剑柄的另一侧,却还铭刻着另外一行小字。
  “执此剑者,当灭情欲。一切精怪之物,执吾一剑斩之!”
  这行小字与另一侧的“卸甲”二字不同,“卸甲”二字为篆体,古朴老旧,看不出半丝雕刻痕迹,与剑柄早融为一体,仿佛天然存在一般。而这行小字,却只是寻常行书,能明显看到雕刻痕迹,这痕迹虽不算簇新,但跟那“卸甲”二字相,能明显看出是后来铭刻去的。
  莫非是藏锋刻的?如果是他,为何要刻这么一行字?他与精怪之物有仇?
  我有些想不明白,但也并未将其放在心。
  道家《清静经》,有言老君曾道,“大道无情,运行日月。”
  日期:2017-09-18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