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69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大雕激动道:“什么都想给我看吗?”

  对方还是“嗯”。
  张大雕实在忍不住了,又动用千里眼看了一下,发现对方居然在做一些羞人的事。
  张大雕感觉身体都要爆炸了,火速问道:“你是不是在做羞人的事啊?”
  对方依然“嗯”了一声。
  张大雕又问:“是在想着我么?”
  对方回复道:“嗯……几乎做梦都想,而且,一想到你,我就感觉身体好羞耻……你想看我有多羞耻吗,要是想,我现在就开视频给你看。”
  张大雕感觉胚胎的跳动越来越快,急忙道:“想。”
  对方回复道:“那你得答应了一个要求。”
  张大雕道:“什么要求?”
  对方道:“无论你有多忙,当我想你的时候,你都要和我视频。只要你答应这个要求,除了脸外,你想看哪儿都行,而且,我会按照你的要求做一些羞人的事。”
  张大雕气息粗重的回复道:“好,我答应你!”
  对方道:“那我把灯调亮一些,好让你看得更清楚。”
  没等多久,对方就发来视频请求,张大雕慌忙接受视频,画面立马一亮,闪出一具活涩生香的身体,而聚焦处正是见不得人的地方。

  张大雕脑子一晕,感觉胚胎中的先天之气在飞速增长,似乎只是一瞬间,先天之气就呈现出一种饱和状态,并不断压缩,又不断膨胀,反反复复,周而复始。
  而且,随着胚胎的异常变化,原本已经凝固的先天之气居然变成了柔软的面团,在胚胎中不断的搅拌、翻滚……
  “这是?”张大雕心肝一跳,难道先天之种要诞生了吗?
  只可惜,浓稠的先天液体只是不停的翻滚搅拌,而期待的先天之种却始终不出现。
  张大雕以为是刺激的力度不够,又变着花样让美妇做出各种动作,结果,美妇受不住强烈的刺激,没几下就山洪爆发了。
  “功亏一篑呀!”张大雕懊恼的叹息着,不忍心再让她劳累,关了视频调息起来。
  眨眼到了天亮,张大雕吃了早饭,就换上笔直的高档西服,召集自己的亲友团来到赌狗乐园。
  时间还不到八点,但赌狗乐园已经像沸水般翻腾起来了,张大雕等人一到,立马牵动了所有人的目光。
  原定盛会开幕在中午11点,接纳客商入村的时间则从九点开始,趁现在还有一点时间,张大雕带着各级领导再次检查了一下各项事宜,以确保盛会不会出任何纰漏。

  不觉间到了上午九点整,随着张大雕的一个电话,出入口的关卡开始放行。
  之后,就见长龙似的车队从乡村公路的两头缓缓“游来”。
  张大雕对车辆不熟,但那明晃晃的外壳却告诉他,这些都是豪车,价钱最低的只怕都在百万以上,尤其是领头的那几辆,居然是领导人专用的红旗轿车。
  “你个仙人板板,这是那个牛人啊?”不但张大雕被惊到了,连老爷子也惊到了,后者慌忙道,“小张,不得了啊,是某领导人到了,快,随我去迎接。”
  张大雕心里打了个突,小心翼翼的跟在老爷子身后疾步来到新开辟出来的停车入口,眼巴巴的望着车队缓缓驶来。
  不多时,红旗轿车在防弹车的前后护卫下进了停车场,紧接着,防弹车里呼啦啦下来一群身穿便装的冷峻男子,他们训练有素的分站在红旗轿车的车门口,请出里面的领导人。
  事实上,领导人有三位,不过,其中两位是秘书或者助手,而真正的领导人是个面目随和的女人,看上去六十开外,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上位者的滔天气势。

  奇怪的是,老爷子等人居然没有急着上前,而是老老实实的靠边站着,好像是在等后面车辆上的人物。
  等待中,后面的车辆鱼贯而入,然后又下来一大群领导,其中包括大爷二爷和三姑,以及江小满和她的四个学生妹弟子。他们疾步来到领导人身边,等级分明的簇拥着领导人,林林总总,人数居然不下于五六十位。
  适时,大爷向领导人请示了几句,就疾步走了过来,对老爷子和张大雕说道:“你们真是走鸿运了,刘副总这次正好来江阳医学院考察,听说你们要举办赌狗盛会,就改变了行程,大驾光临到这里来了。”
  老爷子和张大雕吃了一惊,刘副总不但是副总,还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的组长啊,她居然跑到狗宝村来了!

  大爷接着提醒道:“等下你们说话小心点,尤其是你张大雕,该说的少说,不该说的别说,明白我的意思吗?”
  张大雕惶恐的点了点头。
  大爷还是不放心,但时间紧迫,也只能这样了,就道:“好了,快跟我去见刘副总吧!”
  众人都诚惶诚恐的样子,跟他来到刘副总面前。

  “刘副总,这位就是狗宝奇人张大雕!”大爷指着张大雕恭声介绍道。
  张大雕慌忙上前一步,语气结巴道:“见……见过刘副总!”
  “噢,这么年轻啊?”刘副总气势滔天,但说话却细声细气的,而且态度越发随和。
  “是的是的!”大爷代张大雕回答道,同时又介绍了老爷子等人。
  “了不起,了不起啊!”刘副总大加称赞道,“狗宝历来是中医行业紧缺的药材资源,从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提到狗宝的药物价值后,数百年来都无人能培植成功,想不到却被你们培植出来了,而且成功率达到了99%,这是中医行业的里程碑啊。毫不夸张的说,是功在千秋,利在万代的壮举啊!”

  张大雕一听这话就蹙了下眉头,什么是“你们”,难道是看我年轻,不相信培植狗宝的人是我,甚至以为我是被“你们”树立起来的一个典型吗?
  要说,张大雕还是太年轻了,还无法隐藏自己的表情,而他更没有意识到,在这种场合会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自己的表情变化。
  倒是老爷子不敢居功,急忙道:“感谢刘副总的夸奖和肯定,不过,培植狗宝是张大雕一个人的功劳,我们只是协助一下他而已,哪敢居功啊!”
  “噢,是这样吗?”刘副总好像还是不相信,又再次打量张大雕。

  这时候,江小满身边的一个英伟青年皮笑肉不笑的对老爷子道:“老爷子,你们这样捧一个年轻人,就不怕把他摔坏吗,呵呵呵。”
  这特么是谁呀,这样的场合也敢擅自开口,说话还这么难听。
  连刘副总都眼角一抽,含笑训斥道:“小史,说话要有分寸。”
  “是!”英伟青年急忙退了一步,但嘴角依然挂着嘲讽的笑意。
  事实上,他叫华西年,他的老爸和刘副总关系很近,私下里,他还亲昵的称呼刘副总阿姨,看样子还是江小满的追求者。
  这时候,刘副总的贴身秘书看了下行程表,小声对刘副总道:“副总,我们该视察养狗户了!”
  “好!”刘副总对老爷子道,“那就带我们去看看去那些养狗户吧!”
  “恭敬不如从命!”老爷子回头向张大雕使了个谨言慎行的眼色,说道,“小张,副总要看看养狗户的养狗过程,快带路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