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65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听张大雕居然是给蒋证兴打电话,那丨警丨察额头上的汗水就下来了。要知道,蒋证兴可是主管公检法的副县长啊,那是自己顶头上司的上司,而且,听说蒋证兴在培植狗宝这件事上立了大功,马上就高升县长了,这尊大神要是一到,凭自己的所作所为,不扒了自己的皮才怪。
  更让他惊惧的是,蒋证兴居然在电话里陪着笑道:“啊,是大雕啊,您可是大忙人啊,怎么有空给叔叔打电话?”
  周大雕却毫无亲近之意,嘲讽道:“这不是要过年了吗,来城里买点年货,不过,我怕是要是刑警队过年了,哈哈,县城的治安真不错啊,像我这种隐藏得极深的违法分子都被你们发现了,佩服,佩服啊!”
  “啥,啥意思?”蒋证兴立马就懵逼了,周大雕是违法分子,还要在刑警队过年,开特么的什么国际玩笑?可是,当他准备细问缘由时,周大雕却把电话挂了。

  到了这时候,那丨警丨察终于知道自己要倒大霉了,同样,女经理也意识到自己闯大祸了,吓得浑身都在打哆嗦。
  适时,队员们把询问结果详细的汇报了一遍。
  “完了,完蛋了!”那丨警丨察踉跄后退,整个人都好像失了魂一般。他可是很清楚蒋证兴的脾气,更知道蒋证兴马上要当县长也是周大雕的功劳,如今,自己却无意间得罪了周大雕,那就等于断了蒋证兴的晋升之阶,这比杀人父母夺人妻女的仇恨都大,到时候,蒋证兴还不知道怎么弄死自己呢!
  而蒋证兴比想象中来得还快,那警笛声几乎好几里远都能听见,只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眼前,然后,就见蒋证兴踉跄着在下了车,气急败坏冲过来,见着穿制服的人就是一顿凶狠的耳光,打得他们牙齿松动,口角溢血,一边打还一边跳脚怒吼:“瞎了你特么的狗眼,连周大雕也敢抓,你特么这是要断国家的狗宝供应啊,是造反,叛国,老子打死你个狗曰的滚儿子砸肿!”
  他是真的气慌了,也是真的害怕了,得罪了周大雕,自己别说当县长了,能保住副县长的位子就已经是祖上烧高香了,甚至于,马上被双规的可能都有,毕竟,自己嚣张惯了,屁股又不干净,一旦失势,那就是死路一条啊!
  可是,蒋证兴还没来得及向周大雕赔罪,警笛声又一阵接着一阵的响了起来,然后,老爷子来了,县委书记也来了,而公丨安丨分局的局长和刑警队长居然只能跟在后面吃灰,外带满头大汗,神色惊惶。
  一看这阵仗,围观者全傻了眼,心说,我的乖乖,这汽车店到底惹了什么人物啊?
  连张大雕都直抹冷汗,心说这也太小题大做了,阿拉可没叫你们来呀。
  这时候,老爷子用刀锋般的目光盯着蒋证兴,喝问道:“怎么回事?”

  可以说,如今在老爷子眼里,张大雕就是一个无穷的宝藏,先不说狗宝给国家带来了多少好处,单说那还未培植出来的几十种新药材,只要能成功一两种,价值就能超过狗宝的十倍百倍,这样的医学奇人,不但年轻潜力大,而且不贪心,知进退,心系国家,还懂得知恩图报,如果某些人借着执法之名把他给得罪了,让他对国家心存不满,从此不再为国家贡献自己的医学研究,那损失根本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再者说了,老爷子也算比较了解张大雕,知道他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所以,从接到消息那一刻起,这老爷子就认定是刑警队的人执法不公,引起了张大雕的愤怒。
  此刻,眼见老爷子脸色不善,蒋证兴紧张得心肝都抽紧了,结结巴巴道:“我……我也是刚到,还还还……还没来得及调查清楚……”回头,他又凶神恶煞的揪着那丨警丨察怒吼道,“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丨警丨察早就吓傻了,根本就放不出半个屁来,最后,还是对面车店的一个男子抓住时机凑上来把经过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当然,他是个有眼力劲的人,所说的情结自然是偏向张大雕这边的。
  听完经过,老爷子暗中向县委书记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慌忙跑到古碧面前,关切道:“囡囡没事吧,快让我看看……哎呀,这额头都摔破了,简直是岂有此理啊!”
  “可恶啊!”蒋证兴也回过神来了,对刑警队长喝叱道,“你怎么带手下的,连是非曲直都没搞清楚就抓人,你特么还想不想干了?”
  刑警队长也是躺着中枪了,知道现在无论怎么解释都难消蒋证兴的怒火,索性装出一副任凭处置的乖巧模样,半句解释的话都没有,而蒋证兴则一个劲的怒斥所有的办案人员,说要整顿,严惩什么的。

  说了半天,无论是蒋证兴还是老爷子父子,都知道这是一件小事,所以都在演戏,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大张旗鼓的给张大雕出气,同时再把自己置身事外。
  最后,老爷子才陪着笑征询张大雕的意见:“小张啊,事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汽车店的错,而执法人员滥用职权也是证据确凿,所以,你看这事要怎么处理?”
  张大雕暗中翻了个白眼,心说,你这样说,不就是想提醒我不要把事情闹大吗?嘴上却道:“按理说,这就是件小事,实在没必要大动干戈,但是,丨警丨察不问青红皂白就想抓人,往小了说是执法不公,往大了说,那就是拿着国家的钱,给有钱人当打手了,所以,我认为此列不可开,此风不可长,必须杀一儆百,严惩滥用职权的执法人员!”
  “应该的应该的!”蒋证兴急忙表态道,“张主任,你放心吧,回头我会大力整顿刑警队,坚决清除那些滥用职权的人!”
  几个执法人员一听这话,心知自己这下是彻底完蛋了。
  老爷子含笑道:“那汽车店恶主欺客又当如何处理?”
  张大雕看了看双腿打颤的女经理,眼中闪过一丝冷厉:“囡囡是不该在汽车盖上玩耍,所以错在我们这一边。但是,我们也说得很清楚,无论囡囡有没有划伤车辆,我们都会照价付钱。结果呢,汽车店的人依然不依不饶,推搡我嫂子不说,还摔伤了我女儿,当然,我也不是个没气量的人,原本是不打算追究了,但我女儿是培植狗宝的关键人物,如今她受了伤,我怕会影响到培植狗宝的成功率啊!”

  这是吃果果的威胁,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张大雕言外之意是说:你们若不能给我的孩子出气,可别怪我不给你们培植狗宝。
  “这还了得!”县委书记气急败坏道,“狗宝是国家急需的储备资源,现在居然有人打伤了培植狗宝的重要人物,这是犯法呀,是要判刑的!”
  蒋证兴更是大吼道:“来人,立即逮捕这汽车店的所有凶手!”
  女经理顿时萎顿于地,这时候她终于相信张大雕说让自己坐牢不是吹牛了!狗宝啊,那几乎都成为管制药品了,自己居然打伤了培植狗宝的人,这特么不是作死么?
  可惜,女经理明白得太晚了,最终还是连同汽车店的所有人被押上了警车。
  直到一连串的警笛声远去后,看热闹的人们才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惊惧的望着那个冷厉的年轻人——而在这一刻,张大雕的名字深深的刻印在了他们心里,永生难以忘记。
  不过,张大雕还是觉得自己有仗势欺人之嫌,对老爷子道:“算了,吓唬他们一下就是了,真让他们坐牢,我张大雕的恶名只怕就要家喻户晓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