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叫他“叶哥”》
第68节

作者: 蚂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了?采购出了状况?”叶宁不明所以,但见秋若雨神情严厉,他还是认真地回想了一下,给了肯定的回答:“没有,我绝对没有和任何人提过。”
  秋若雨再度发问:“你昨晚在哪里?”
  叶宁深深锁眉,心头也是升起了不好的预感:“我昨晚在浴室过夜,秋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哪家浴室?我现在让人去查。”秋若雨不理他,只顾继续逼问。
  叶宁也火了,这个女人分明是怀疑自己,至于怀疑自己什么,又不肯说出来,真是让人好不憋屈。
  “秋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见叶宁同样是沉下了脸,颇有与自己争分相对的意思,秋若雨轻吸了一口气,贝齿重重咬了下润唇:”昨晚,押运车在通过洛市郊区的时候遇了拦车,方澜,王超和对方交了手,结果方澜受了不轻的内伤,凌晨三点回到海市去了医院,现在还在病房里观察,王超还好,只是受了点皮外伤,放在驾驶室里的一箱凡品四级的药材被抢了,价值三百万左右。”
  叶宁闻言脸色一变,倒是没急着发表意见,揉着太阳穴沉思了好长时间,随后直视秋若雨的眼睛说道:“秋总,你怀疑和我有关?”
  秋若雨没有躲避他的眼神:“临时换作方澜领队,没来得及走系统程序,只有我,你,方澜,王超,司机老李五个人知道,以方澜所说,对方和她交手的过程,并不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同伴得手,目的是要重伤她,被抢的那一箱药材反而是因为放在驾驶室才被顺手牵羊。”
  叶宁想了片刻:“还不是怀疑我。”

  “我最大的怀疑,这是一次报复行动,萧氏,保健堂各有一名后天期高手伤在你手里。”秋若雨看着叶宁,直言不讳地道:“但消息的源头肯定来至我们内部。”
  叶宁嘴角闪过一丝苦涩,这消息的源头不是指自己?他发现眼前的女人真的好不可爱...
  “我需要你的解释,能够说服我的解释。”见叶宁沉默,秋若雨又道。
  “凡事有因才有果,我和方队长无怨无仇,我有什么理由要害她?”叶宁沉吟道:“那晚我重伤了两名后天小成高手,与方队长的实力境界相当,换句话说,他们对于萧家,葛家的重要性,与方队长对于华远的重要性相当,这足以说明,我不可能与萧家,葛家之间有串联。”

  杀敌一千,自损一千,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正常人都不会那么干,更何况萧家,葛家这样无利不起早的商业家族,应该说,叶宁的自清完全站得住脚。
  秋若雨却是摇头,眯眼道:“我没有怀疑过你和萧葛两家有私底的串联,即便你刚和葛幽然私下接触过,我依然不会怀疑,但有个事实无法回避,方澜受了短时间无法痊愈的重伤,华远剩下你一名后天期高手,你也将成为华远不可或缺的存在。”
  “萧家,葛家各有一名后天小成高手伤在你的手,从实际意义来说,此消彼长,等于是大幅提升了华远的竞争力,你只需将消息通过某个渠道透露给这两方,那报复自然转嫁到了方澜的头。”
  听得对方这番自以为是的“精辟”推敲,叶宁只觉得肺快要炸了,这是直指自己借刀杀人...
  “秋若雨,你简直不可理喻。”“砰”一巴掌重重拍在办公桌,叶宁从座位一跳三尺高,微颤着手指指着秋若雨,宣泄般地怒声喝道。

  自己做得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女人,到头来反被这个女人认定为心思阴险之辈,当真是窦娥还冤。
  这是秋若雨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着相,其实,她的心也很纠结,她当然不希望自己的推测是真的,但她又没法以合理的解释推翻自己的推测。
  自从叶宁来公司面试的第一天起,到现在差不多半月时间,这个男人几乎是以一己之力,不仅将华远从困境拉了出来,还推了一个全新的高度,有了俯视两大竞争对手的资格。
  按理说,得到这样一个妖孽般的人才,该是华远的幸运,也是她秋若雨的幸运,可偏偏,这个男人屡立大功,却不思索取的作为太过反常—明明有十分的价值,却只拿着三分的报酬,还心满意足,甘之任之。
  秋若雨不信叶宁会糊涂到自己被严重低估却浑然不晓,她也不信叶宁是个淡泊名利只求衣食果腹的圣人,经过她反复思量,能想到的解释只有一种,无视小利,所图甚大。

  所图甚大不可怕,关键是大到什么程度,会不会脱离掌控,原本秋若雨只当是叶宁对自己抱有某种想法,毕竟这个世不乏为了女人而飞蛾扑火的男人,对于男人的原始本能,她无法阻止,唯一能做的,是把预防针打在前头,仅此而已。
  可昨夜,方澜重伤的消息传来,经她彻夜不眠的琢磨与推敲,脑海却形成了一个让她心悸不已的念头。
  方澜的重伤谁会是最大受益者?不是萧家,也是葛家,而是叶宁,从今之后,或许很长的一段时间,华远要想在药材业保持竞争力并持续发展,叶宁将会是定海神针般的人物,从分量来说,与自己这个一手掌控海外渠道的总裁不相伯仲,足以左右公司的命运。
  而随着市时间的逐渐临近,要是到了关键时刻,叶宁突然展露出野心,提出一些非分的要求,如要成为华远的一名董事,亦或要求她秋若雨下嫁于他,那到时,真会养虎为患,悔之晚矣。
  正是有了这份浓郁的担忧,秋若雨才会在现在这个极不恰当的时候与叶宁开诚布公,她甚至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哪怕冒着让叶宁心怀芥蒂之下挑桃子走人的风险,她也必须要得到一个心想要的答案。
  这是对自己的挑战,也是对叶宁的考验。
  “叶宁,你别激动,这只是我的怀疑和推断,虽然从情感你或许有点难以接受,但总好过我隐瞒心真实的想法,却在背后调查你,提放你。”秋若雨冷静地说道:“当然,从我本心而言,我希望自己是多疑多虑了,但,这需要事实来证明,假如能通过这一次的误会,让我们彼此之间建立更深的信任,我觉得是值得的。”
  听得这些话,叶宁脸的怒气缓缓收敛,纵然心明白,这不过是秋若雨的一种安抚手段,对自己的怀疑之心并没有少半分,可总归算得入情入理,不管事实真相如何,方澜被重伤,还是被针对性的重伤,自己确实存在着理论的间接得利,被列入嫌疑也是无可厚非。
  嫌疑嫌疑吧,谁叫自己拿这个女人没辙呢?要是面前换个人,他才懒得伺候。
  从新坐下,他无奈道:“好吧,秋总,那你说说,接下来怎么办,我现在是嫌疑犯,要不我先放一段时间的大假?等什么时候有了结果,证明我是清白的,再通知我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